外媒独家专访微软CEO:为何选在46年后牵手安卓?

文/徐珊

来源:智东西(ID:zhidxcom)

智东西 7 月 5 日消息,近日,外媒 The Verge 的尼莱·帕特尔(Nilay Patel)与美国微软公司 CEO 兼董事长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在 Decoder 播客节目中展开了一场深入对话。

在此次对话中,他们重点谈到了微软在 Windows 11 上选择与安卓合作的原因、微软与苹果、亚马逊、英特尔之间展开的合作与竞争状况,同时也提到了新冠疫情对微软的影响、微软目前的基本情况以及未来计划等。

6 月 16 日,微软正式宣布 CEO 纳德拉将接替独立董事约翰·汤普森(John Thompso)担任董事长。纳德拉在 1992 年加入微软,一直与微软前 CEO 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和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合作紧密。

在公司业务方面,纳德拉曾在 Windows、Office 等多个业务部门工作,先后领导微软的必应(Bing)搜索引擎、SQL Server 数据库和 Azure 云计算等业务。据悉,他所负责的微软 Azure 云服务被业内称为亚马逊云服务的替代者。

此外,纳德拉还是是微软多项重要技术的开发者之一,这其中包括数据库、Windows 服务器和开发者工具等。他还协助微软推出了云计算版 Office 软件,即 Office 365。

2014 年 2 月 4 日晚,微软宣布,比尔·盖茨不再担任微软董事长,汤普森接任董事长一职,同时纳德拉为下任 CEO。

微软为什么选择让安卓软件“入驻”Windows?微软会允许软件绕开商店运营吗?微软为什么抽取 15% 软件费用,它将为软件开发者带来什么?

这些问题我们都能在这次对话中找到答案。

Windows 是 Azure 的业务延伸,新冠疫情助推 Windows 11

问题1:几年前你曾谈道,“我们可以将 Windows 重命名为 Azure Edge,它只是我们大业务 Azure 的延伸。我们正处于一个移动优先、云优先的世界。”您也曾在 2019 年对《Wired(连线)》说过:“操作系统不再是我们最重要的业务”。但是,Windows 11 发布了。

纳德拉:我认为我说过的话仍然是正确的,因为 Windows 并不是孤立存在的,它生活在一个有很多云计算的世界里。它有多个云提供商和很多云计算,任何客户端操作系统最终都会与云计算相结合。因此,从技术和业务模型、分布式计算架构、用户使用和体验等方面来看,Windows 确实是“云”和“(Azure 的)边缘”。

我认为操作系统也很重要,因为它们会与我们生活中其他的东西组合在一起,无论是搭载其他设备,或者是通过云提供更多的软件服务或用户体验。

我们假设任何 Windows 用户都有一部手机,而这部手机可能是安卓和 iOS,我们必须根据这个情况对 Windows 重新设计。我们要满足 Windows 用户当前的需求、未被满足的需求、或未明确表达的需求。

问题2:您曾谈到新冠疫情让您重新关注 Windows 并探索它的新可能。请告诉我这个过程,因为 Windows 11 确实发生了一个巨大的转变。您认为新冠疫情影响了 Windows 的发展方向吗?

纳德拉:当然,毫无疑问。即使对我来说也是如此——我没有家庭办公室。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不仅自己需要一个家庭办公室,而且我所有的女儿都需要自己的独立电脑。没有电脑,我们将无法开展远程教育、远程工作、远程医疗访问等业务。现在,电脑成为了必不可少的设备。

我从新冠疫情中再次明白,我们需要为微软用户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也是我考虑改进 Windows Update 的原因。这些更新的功能对我们的用户来说都很重要,他们每天都在我的收件箱中“大声”而清晰地告诉我,我需要更新 Windows 的哪些方面。同时,我也意识到 Windows 系统需要能在更大的屏幕上运行,因为并非所有任务都可以在移动设备上完成。

Windows 搭配安卓软件,打造“双赢”的软件开发环境

问题3:Windows 系统现在和安卓系统的关系更紧密。Windows 11 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安卓软件可以直接在 Windows 上运行。您认为,这个决定的利弊是什么?

纳德拉:其实 Windows 系统一直都存在这个功能,安卓系统只是其中一个子系统。Windows 拥有很多特性,它可以支持不同的事物。安卓系统会给我们 Windows 引入大量用户,而 Windows 也为开发安卓软件的人们创造了更多的机会。我认为双方都会从这个决定中受益。

我们做出这个决定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如果我们的用户希望可以使用更多软件,解决这个问题的最佳方案是什么?

我们需要更关注是,这个方案将由采用什么(方式实现)、有哪些案例、用户更想要使用哪些安卓软件,这些软件是在安卓、PWA(渐进式 Web 应用程序)、UWP(通用 Windows 平台应用),又或者是什么其他系统那里。事实上,我们欢迎所有软件。

▲Windows 11 应用商店可下载安卓软件
▲Windows 11 应用商店可下载安卓软件

问题4:你听到的反对它的最好的论点是什么?

纳德拉:我认为争论总是聚焦于这个问题上——“我们是否必须拥有一致的应用模式?”微软为 iOS、Android、Windows 等操作系统搭建了一个共同平台。我们正在努力确保,开发人员们可以使用尽可能多的公共代码库,尽可能多的云,但同时,在每个平台上都是原生(native)应用。

对标苹果和安卓,微软打造独特的商业模式

问题5:此次 Windows 11 发生了许多重要变化。比如,我看到这次有一个新的用户界面,“开始”按键位于屏幕中央;您通过亚马逊商店打通与安卓应用商店的“壁垒”;您还调整了应用商店的抽成费用,将应用商店的抽成费用减少到 15%;你还对开发商说,“你可以在我们的商店里,如果你想使用你自己的支付模式,你可以不支付给我们任何费用。”

这些改变中有多少是根据市场变化做出的决定——你看到了现在的一些争议吗?你是否会感觉到这其中暗含市场机遇?而这些改变里又有多少是合理拓展微软业务的方式?

纳德拉:我认为这其中(的改变)是竞争促成的。微软应该如何管理平台和制定平台规则,才能在这个(平台管理者)角色中茁壮成长?

我对平台的理解是:他们必须为在该平台上的人们创造机会。这是维持软件开发者与平台关系紧密的方法。微软为软件开发者创造了一个绝佳的机会。软件开发者不但可以在 Windows 上开发软件,还可以在 Windows 上拓展用户。

无论是 Adobe 人员创建他们的 Creative Cloud、还是 SAP 建立他们的 ERP 企业资源规划业务,又或是 Discord 为游戏玩家建立社区。这些都是 Windows 为其提供的平台服务。

问题6:苹果表示由于维护应用等成本,他们会从软件的盈利中进行抽成,这就是苹果的商业模式。那么微软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纳德拉:我们有不同的商业模式。我们会有订阅和 OEM 版税。苹果显然是因设备毛利率而盈利。每个公司最终都会选择一个商业模式,为他们所做的事情收费。我认为这其实只是一个问题,你在哪个地方(将平台服务)货币化以及其他人可以从货币化(的平台服务里)获得什么?这些问题的答案要固定不变。

在微软,我一直认为平台的定义是:如果不能(在平台上)诞生比平台更具创造力的事物,那么它就不是平台。

比如说,Web 就是在 Windows 上成长起来的。如果我们说,“所有的交易都只能通过我们进行”,亚马逊就不可能存在。所以说,“我们将拥有自己的商业模式。”

在微软,我们同样希望解决(与苹果)相同的软件安全问题以及其他问题。同时,我们希望不同操作系统的软件开发者都可以入驻我们的软件商店。我们希望(商店的)灵活性也可以成为一种差异化竞争。

问题7:在两个系统兼容时,您是如何平衡操作系统之间的内部压力?当 Windows 成为一个开放平台时,您如何让微软自己的产品与其他产品在竞争时取得成功?

纳德拉:以浏览器为例,它在这个问题上表现的很明显。Windows 有默认浏览器,但你也可以下载谷歌或是火狐的浏览器。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就是微软为其他代理机构提供直接让消费者自主选择的能力,同时保留我们和他人的商品策展权。

我们希望为软件创造者提供一个新的平台,而不仅仅是为他们的软件提供一个平台。这就是我们想要强调的细微差别,即:我希望我们拥有一个很好的平台,有一个自己的商店,并且我们会定期更新系统。但是,如果其他人进入我们的平台并创造了大量价值,并且我们的用户将这些产品用作基础设施,那么我们同样欢迎这些产品的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我们运行云的方式,这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本质上区别。我们的云使用范围涵盖了从应用程序到基础设施。但不同的软件供应商和公司也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使用云服务。

问题8:你将微软的应用商店抽成费用削减到 15%。你认为那 15% 的费用为软件开发人员提供了什么?您认为为什么开发人员应该向微软支付费用而不是推出他们自己的支付系统?

纳德拉:这是市场的验证。如今,人们对应用商店的软件都很放心,这是因为有人会管理软件,检查软件的安全性,然后让您轻松找到所需的软件。但所有这一切都涉及实际成本。

我们不认为应用商店是一项独立的业务,因为它很难增加操作系统的实际价值,应用商店只是操作系统的一部分。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应用商店是否应该有竞争和灵活性?我们认为我们的商店有自己的规则,其他平台可能会有其他规则,用户会自行选择。

打造大规模竞争市场,微软期待英特尔等产品创新

问题9:您也是亚马逊的合作伙伴,负责分发亚马逊软件。你会期待亚马逊会变得更好吗?你觉得亚马逊现在够好吗?告诉我,你们之间的伙伴关系是怎么样的。

纳德拉:我希望更多的软件开发者可以将亚马逊应用商店视为一种可以接触更多用户的方式。我希望这是双赢。正如我所说的,如果他们可以通过亚马逊商店增加了更多安卓软件,我认为即使是谷歌也会考虑一下(这个机会)。我们也同样欢迎任何其他应用程序商店。

当然,世界上有已经有许多安卓应用商店的替代品,它们甚至比谷歌自带的商店规模还要大。所以我们也会持续关注在应用商店市场会发生什么(变化)。

问题 10:您通过了亚马逊商店的应用条款,您不会放弃与他们的合作。但是如果谷歌商店也想入驻 Windows,他们将有自己的商店和自己的经济优势。那么您是否希望这些不同的应用商店之间展开竞争?他们会为各自的软件开发者而战吗?

纳德拉:全世界都没有关注到这一点,在 Windows 上,你会有 Steam、Epic、还有我们自带的商店。这里存在多个市场,而市场之间应该存在竞争。

如果在某个给定的操作系统上拥有多个充满活力的竞争市场,它会是什么样子?您可以在搭载 Windows 系统的游戏市场中寻找答案。现在,我希望我们将在所有类别中看到这些大规模地竞争。

问题 11:我很好奇你在哪里看到英特尔(产品)的创新路线图。

纳德拉:首先,对我们来说,与英特尔的关系非常重要。我们对帕特·基辛格(Pat Gelsinger)——英特尔的新 CEO 和他的团队以及他们的(产品)创新路线图十分感兴趣,我们肯定会与他们深入合作,当然,AMD 和高通也是。

举个例子,PC 端一直代表着非常广泛的设计领域,无论是芯片创新(silicon innovation)、商业模式创新(board-level innovation)、ASIC、组装方式,还是英伟达在 GPU 做出的一系列创新。这些创新都是我们打造出了优秀的游戏本、笔记本电脑、台式机以及其他产品的原因。

我很感兴趣,未来十年,Pat 喜欢谈论的封装系统是什么?操作系统将要出现突破式创新会是什么?我们首先需要对这些问题有所思考,然后才会充满活力的开始竞争和创新。当我看到英特尔、高通、AMD 和英伟达的创新,我会说:“我希望这些不同的创新都可以通过 Windows 呈现给每一位开发人员。”你带着你的 UWP、PWA、安卓的创新在 Windows 上来展现你的优秀之处。

我们在戴尔、惠普和联想的原始设备制造商都对此感到兴奋。

新任 CEO 走马上任,以三个问题为决策框架

问题 12:您最近才成为微软的董事长兼 CEO。成为董事长究竟意味着什么?

纳德拉:在美国的公司制度方面,独立董事是拥有治理权的人,首席独立董事拥有对所有管理层人员的全部权力,包括我和我的薪酬,他们可以雇用和解雇我。事实上,这也是一个选择。我们该如何围绕微软的目的和战略建立管理团队和董事会?

我认为成为 CEO 是对我过去七年所做工作获得的回报。而谁成为董事长、谁获得了对 CEO 的聘用和解雇权对公司治理并没有真正的变化。

问题 13:你的决策框架是什么?微软是一个庞大的企业。你有许多条十亿美元以上的业务线。你是如何做决定?

纳德拉:自从我成为 CEO 以来,我一直有这个决策框架。这个决策框架以使命开始,以文化结束,要在两者中贯彻微软的世界观和战略。我认为在这个决策框架里永恒不变的事物是目标、使命感和文化,而暂时不变的事物是世界观和战略。

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必须思考接下来的问题,即:考虑我们作为一家公司,这样做是否有意义?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这样做,它会在世界上具有特殊的价值吗?这是否让我们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又是否对人们提供帮助?对我来说,回答这些问题是帮助我们所从事的业务做出决策最有用的方式。

▲微软发布的 Surface Duo
▲微软发布的 Surface Duo

问题 14:您目前生产一款安卓设备 Surface Duo。你想要获得更多盈利吗?

纳德拉:尽管 Surface Duo 确实具有通话功能,但是我不认为它可以替代手机。如果我们想做的是一部手机,我们就不会构建它。让我们期待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喜欢它,因为它绝对是我的笔记本。我确实会使用 Surface Duo 的通话功能,因为这是独一无二的。我喜欢在同一个屏幕上阅读 Kindle 并做 OneNote 笔记,我们为此建造了 Surface Duo。我想未来我们会在这方面不断创新。无论是 HoloLens 还是 Duo,我都希望我们能够瞄准产品目标,对其形式和功能做出变化。

结语:打通软件“壁垒”,微软建立更广阔的软件生态

微软公司在 2015 年 7 月 29 日发布了 Windows 10 正式版。6 年后,Windows 11 的诞生不但受到新冠疫情的外部影响,而且还受到微软“改朝换代”的内部影响。同时,它还面临着不同操作系统之间的激励竞争。

此次,微软选择与安卓操作系统打通“软件壁垒”,为更多软件开发者提供一个范围广阔的新平台,正是在复杂的竞争环境中率先做出突破式的革新。

Windows 正在成为一个平台型的“桥梁”,希望将各大操作系统的软件都纳入其中,建立一个更广泛的软件生态系统。

此次微软与安卓系统携手,究竟会为软件生态带来什么样实质性的变化,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