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上市后突遭审查 强势地位背后存在信息不对称

7 月 2 日晚,国家网信办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发布消息:为防范国家数据安全风险,维护国家安全,保障公共利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网络安全审查办公室按照《网络安全审查办法》,对“滴滴出行”实施网络安全审查。为配合网络安全审查工作,防范风险扩大,审查期间“滴滴出行”停止新用户注册。

上市仅两日,滴滴突然受到网络安全审查,股价大跌。

美国东部时间 6 月 30 日,滴滴正式在纽交所挂牌上市。没有其他公司敲钟鸣锣的热闹仪式,滴滴上市显得格外低调。此前,滴滴递交招股书后,对内发了一封 CEO 程维和总裁柳青的联名信,内部员工才确定公司上市的消息。滴滴开盘价 18 美元,市值一度超过 800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5165.76 亿元)。但在国家网信办发布消息后,滴滴在美股盘前突然跳水,股价一度跌去 10%。

平台抽成受质疑

今年 5 月 14 日,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曾约谈滴滴等 10 家平台。约谈指出,近期社会各界集中反映网约车平台公司抽成比例高、分配机制不公开透明、随意调整计价规则,以及互联网货运平台垄断货运信息、恶意压低运价、随意上涨会员费等问题,涉嫌侵害从业人员合法权益,引发社会广泛关注。

杭州出租车司机徐师傅注意到,认识的网约车司机、出租车同行都对滴滴平台有诸多不满,其中最大的争议便是平台抽成。

今年 5 月,针对媒体的调查和质疑,滴滴发布了关于“抽成”的说明。滴滴网约车公司 CEO、 司机生态发展委员会主任孙枢介绍 ,2020 年,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总额的 79.1%。 剩下 20.9% 中 ,10.9% 为乘客补贴优惠 ,6.9% 为企业经营成本(技术研发、服务器、安全保障、客服、人力、线下运营等)及纳税和支付手续费等,网约车业务净利润仅为 3.1%。

“我们也发现,确实存在一部分司机收入占比较低的订单,如顺路单;其中,抽成高于 30% 的订单占总订单的 2.7%, 类似极端情况下的订单虽然占比不高。”孙枢说。

但众多司机对滴滴的回应并不满意。平台到底该如何分成?浙江工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吴伟强认为,遇到这样的争议,平台往往有一套内部规则,但是对于大众而言,很难评价其公布的规则和数据系统,以及其财务状况的真实性。“因为这只是末端的数据和分析结果,看上去非常有逻辑性,但是其中存在严重的信息不对等。基于这样的一种信息不对称,外界去评价这个规则到底合理不合理,很难评价。”

5 月份的联合约谈,要求各家平台合理确定抽成比例和信息服务费水平。“网约车平台公司要保障驾驶员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公开抽成比例,确保清晰透明易懂,通知司机乘客支付金额、司机劳动报酬、平台抽成比例等信息;平台公司要主动降低抽成比例,保障驾驶员劳动报酬。网络货运平台要合理设定并主动降低信息服务费、会员费水平,不得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严禁以回程货价格竞价。”

简单调低抽成比例,在一些学者看来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主任、研究员程世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司机的收入水平是司机的劳动力市场决定的,甚至是整个社会的劳动力市场决定的。网约车司机的进入门槛很低,劳动力市场又是开放的,这个群体的收入水平是相对稳定的。

这背后则是一个更深层的命题:行业收益的分配,是按劳动力去分配,还是按资本去分配。在网约车领域,平台代表资本,司机代表劳动力。程世东认为,目前要去思考如何去提高劳动力的收入分配。

“很多网约车司机都很清楚每天的收入大概是固定的,一天赚多少钱,出车时间多少,所以每小时赚多少钱基本上固定的。在此基础上,保证网约车司机的利益,政府能做到是,确定一个网约车司机的最低收入标准,在此要求下,平台方自然会调整收入分配。这是需要政府通过这种手段来去核算和监督。”程世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并不是没有操作的可能性,但相对比较费劲。“但如果只是简单确定抽成比例,未必能够起到大家想要的效果。”

体量巨大但持续亏损

交通运输部 2020 年 11 月披露的全国各网约车平台的订单量数据显示 ,2020 年 10 月,共有 8 个平台月订单总量超过 100 万,分别是滴滴出行、曹操专车 、T3 出行、万顺叫车、美团打车、首汽约车、享道出行、花小猪出行,总订单量达到了 6.24 亿单。其中,滴滴出行月订单量为 5.62 亿,其新推出的平台花小猪出行月订单量 320 万,两者订单量合计占总订单量的 90.58%。 易观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 ,2020 年 5 月份,滴滴打车的月活用户数为 5439.48 万,市场占有率为 88.71%。 滴滴已经处于绝对的“领导者地位”。

2012 年,程维从阿里巴巴辞职创业,推出嘀嘀打车 App, 起初是出租车打车软件,后来业务涵盖快车、专车、顺风车、大巴等领域,经过 9 年的发展,成为了中国移动出行的头部企业。

杭州的出租车司机徐师傅从 2014 年起就加入了滴滴平台,见证了当时补贴的疯狂。“当时做一个起步价的生意,腾讯和支付宝都有 10 块钱补贴,乘客也付 10 块,收入有 30 元。我们扬招生意都不做了。”徐师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程维曾对媒体提到,滴滴可能是有史以来世界上竞争最惨烈的公司。滴滴成立不久,国内打车软件泛滥,各平台开启补贴大战,不断加码,整个行业陷入了无序的竞争 。2015 年 2 月,补贴大战最终以滴滴和快的战略合并收尾。不过 ,2014 年 2 月,国际打车企业优步进入中国市场,并成立优步中国,成为滴滴的又一大劲敌 。2015 年 3 月起,优步中国也开始对司机进行高补贴政策。经过新一轮厮杀后 ,2016 年 8 月,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

吴伟强一直关注滴滴和网约车的发展,在他看来,滴滴的发展以交通为载体,但更像是一个资本运作平台。滴滴在出行领域站稳脚跟后,开始在各个领域扩张业务。公开资料梳理 ,2016 年以来,滴滴推出共享单车、外卖、货车、人工智能、无人驾驶等业务,将市场拓展到巴西、墨西哥、日本、澳洲等国家,在四五线城市推出花小猪打车等服务。

“滴滴本来是希望通过各种各样的增值领域,比如说通过数据,提供其他的服务来实现盈利,但是最终不能实现目标。后来盈利方向开始转向两个方面:第一、做大它的市场份额,通过顺风车这种方式做大以后,是可以盈利的。第二、顺风车受到约束暂停一段时间后,单量不能继续扩大的情况下,滴滴开始回过头向司机端收管理费,(平台抽成)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提出来的。”吴伟强说。

2018 年初,滴滴出行总裁公开表示,滴滴从单一业务迅速成长到多元业务,人数从 700 人增长到 8000 多人。滴滴在 2017 年运送的乘客超过 100 亿人次,是中国民航的 20 倍,是中国铁路系统的 3 倍,“进一步巩固了全世界最大的出行平台的地位”。当时有媒体报道,滴滴计划 2018 年 IPO, 计划募资金额约数十亿美元,寻求估值至少 700-800 亿美元。

但是这一年,两起恶性安全事件,将“独角兽”滴滴推向深渊 。2018 年 5 月 5 日晚,空姐李明珠在郑州航空港区通过滴滴平台叫车赶往市区,结果惨遭司机杀害。同年 8 月 24 日,浙江省乐清市一名 20 岁女孩赵培辰乘坐滴滴顺风车后失联,后来经警方调查,滴滴司机钟元对受害者实施强奸并将其杀害。

2018 年 8 月 26 日,交通运输部联合公安部以及北京市、天津市交通运输、公安部门,对滴滴公司开展联合约谈,责令其立即对顺风车业务进行全面整改。吴伟强认为,当时滴滴将顺风车做成社交属性,直到乐清事件后,滴滴才开始改变其内部架构和经营模式。

经过 2 年的调整 ,2020 年 5 月,滴滴出行总裁柳青首次对外宣称,公司的核心网约车业务“已经盈利或者小幅盈利”。

但整体上看,滴滴体量巨大,但一直在持续亏损。滴滴此次 IPO 的招股书显示 ,2018 年至 2020 年,滴滴出行年收入分别为 1352.88 亿元 、1547.86 亿元和 1417.36 亿元 ,2021 年第一季度,滴滴出行收入为 421.63 亿元。利润方面,过去三年内,滴滴出行持续处于运营亏损状态。招股书显示 ,2018 年 、2019 年和 2020 年滴滴运营亏损 124.43 亿元 、80.13 亿元及 137.88 亿元,今年一季度滴滴运营亏损 66.54 亿元。

强势地位背后有太多信息不对称

2020 年,复旦大学管理学院教授孙金云带领研究团队,在 5 个城市、不同距离、以及工作日早高峰、晚高峰、日间非高峰、晚间非高峰 4 个时间段进行了分层抽样调查,发布了 “2020 打车报告”。

调研中,孙金云也验证了“苹果税”的存在。“数据表明,与非苹果手机用户相比,苹果手机用户的确更容易“被舒适”车辆(比如专车、优享等)司机接单,这一比例是非苹果手机用户的 3 倍。”孙金云公开表示,所谓“被舒适”的程度,即用“一键呼叫经济型+舒适型两档后被舒适型车辆接走的订单比”来判断衡量。此外,“苹果税”还体现在打车优惠上。数据表明,苹果手机用户平均只能获得 2.07 元的优惠,显着低于非苹果用户的 4.12 元。除绝对金额外,优惠折扣比依然支持上述结论。

早在 2018 年,滴滴也曾遭受诟病 ,CTO 张博当时做出回应,称“滴滴从未有‘大数据’杀熟,以前没有,以后也永远不会有”。

此次“大数据杀熟”争议重现,吴伟强认为,这属于明显的价格歧视,《反不正当竞争法》等政府法律法规都明确对此有要求。但为何事件一再发生,“因为这其中存在着太多信息不对称,政府怎么去掌控这些互联网平台的数据?”

7 月 2 日,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修订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也提到了对“大数据杀熟”的处罚标准。文件提到,“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利用大数据分析、算法等技术手段,根据消费者或者其他经营者的偏好、交易习惯等特征,基于成本或正当营销策略之外的因素,对同一商品或服务在同等交易条件下设置不同价格的,……给予警告,可以并处上一年度销售总额 1‰ 以上 5‰ 以下的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吊销营业执照。”

在专家看来,滴滴平台涉嫌抽成高、大数据杀熟,也跟平台的行业垄断地位有一定关系。吴伟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上市后的滴滴需要更加关注。“公司必须有更好的收益,支持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以及给股东的回报,可能比以前更要放得开手脚。”

在吴伟强看来,防止头部企业垄断市场,需要更加开放的市场竞争。他建议要“打开天空”,让更多的竞争主体进入到网约车市场。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