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公开拒绝华为自动驾驶的车企出现!上汽董事长:我怕失去灵魂

文/贾浩楠

来源:智能车参考 (ID:AI4Auto)

车圈曝出罕见狠人狠话!

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是不能接受的。

来自造车国家队上汽的董事长陈虹。

这样的话从何而起?

这个昔日的汽车行业龙头称,用了华为自动驾驶,就是把“灵魂”拱手相让,成了“么得感情”的躯壳。

那问题也就来了,上汽在自动驾驶上,有多大的自主性?说这话到底是有勇有谋,还只是空有无畏?

上汽怕当“工具人”

6 月 30 日的上汽股东大会上,有投资者提问,上汽是否能接受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

董事长陈虹立刻明确拒绝。

他说,与华为这样的第三方公司合作自动驾驶,上汽是不能接受的。

华为是哪样的公司?

上汽认为,这种公司提供整体的解决方案,如此一来,合作中它成了灵魂,车厂成了躯体。

对于这样的结果,上汽不能接受,陈虹强调上汽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

看来,上汽认定只要跟华为合作,就一定会被“喧宾夺主”。

不知北汽听到这话会作何感想。

是不是“无能狂怒”?

上汽的股东大会,尖锐的问题不只华为。

股东的准备,显然比高管更充分。

大会上,一位股东在提问环节冲到了台上。他质问管理层,为啥上汽的股价就这么低,还不到比亚迪的 40%,长城的 70%。

而且市值都低过净资产了…

紧接着这位股东开始了一连串的灵魂拷问——最早提出新四化,砸了 600 亿现金,结果就搞出了一辆五菱宏光 Mini EV?

董事长接过话筒表示:“不光是上汽集团,与造车新势力的股价相比,大众、奔驰、宝马等都存在一定的差距。”

股东的不满背后,反映出的正是这个昔日中国市值最高车企,在这两年智能化、电动化革命中走的踉踉跄跄。

拿上汽集团 2020 年的业绩来说,全年总营收为 7421 亿元,同比下滑 12%;净利润为 204 亿元,同比下滑 20%。

去年,上汽一共卖出去 32 万辆新能源车,行业第一。

但其中五菱宏光 Mini EV 的销量 12 万,剩下的都是股东说的中低档宝骏、荣威。

五菱宏光 Mini EV 确实是叫好又叫座,但架不住没利润。

有人曾经测算过,五菱宏光 Mini EV 的利润率,大概在 2 至3% 之间。

去年,上汽的整车毛利率从 2018 年的 11% 下降到了去年的6%。企业整体毛利率为 12%,相较于比亚迪 19% 的毛利率,少了 7 个百分点。

这样的成绩,还得多亏集团旗下的上汽大众和上汽通用撑住了利润表,荣威、名爵这些“亲儿子”,毛利都是负数。

要知道,作为上海市的核心国企,当地出租车和政府用车一般优先采购上汽。

在这样扶持力度下,上汽的答卷是新能源车不赚钱,燃油车销量年年下滑,利润创了 9 年来的新低。

为什么?

没比亚迪电动,没新势力智能,还没有长城那样出色的营销宣传。

所以,上汽公开拒绝华为的底气在哪?

上汽的自动驾驶“灵魂”,价值几何?

在 2019 年的年报里,上汽说他们已经完成了在智能驾驶关键技术上的布局。

仅仅一年之后,上汽宣布,他们已经成功掌握了感知、决策、执行系统关键核心技术。

此外,上汽还宣布,已经开始涉足车用级芯片的研发了。

怎么这么快?

今年 3 月 19 日,上汽官宣参与联合领投自动驾驶创业公司 Momenta 的C轮融资。

投资了业内明星独角兽,怪不得上汽坚决不被华为“招安”。

所以,不是不能和合作,而是合作中上汽必须要有话语权。

Momenta 的技术,能否帮上汽打翻身仗?

2019 年,Momenta 首次公布了其面向结构化道路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Mpilot,是国内首个利用可量产传感器实现自主上下匝道及智能变道的方案,且针对前装量产。

Mpilot 可实现高速路段、城市环路、拥堵路段下的人机共驾,旨在解放驾驶员每天 1 小时的驾驶时间。

而与上汽的合作,目前还没有详细信息披露,只知道这是一套实现点到点自动驾驶的系统,将在上汽新品牌智己 L7 上首发。

另外,上汽的五菱宏光和新宝骏,也跟大疆车载开始了合作。

效果怎么样,上车实测才知道。所以上汽的自动驾驶“灵魂”,其价值还是个谜。

车企被收割灵魂?

华为、百度这样的科技巨头,真的在收割车企灵魂?

其实,不同车企情况并不相同。

目前公开消息中,采购了华为整套自动驾驶方案的,只有北汽。

北汽买了一套“交钥匙”方案,好处是量产快,交付在即。

但外界对新车的关注核心和期待,显然都在华为身上,这当然有北汽自身业绩不佳、技术不足、口碑不好的原因。

而另一个例子,是威马、长城汽车与百度的合作。

威马被百度投资,采用 Apollo 自动驾驶系统,但只有感知、计算部分,车辆的决策、执行算法仍然自研。

长城透露,今年上市的某款新车,也会搭载 Apollo 的高阶自主泊车功能。

但长城 2019 年就成立了专攻自动驾驶的子公司毫末智行,请来前百度无人车元老顾维灏带队,软硬件全栈自研,产品未来三年将会覆盖长城所有车型。

威马和长城,大家都不会因为他们采购了巨头的自动驾驶方案,而认为他们“失去了灵魂”。

所以,传统车厂要想不变成工具人,核心技术自研才是解药。即使做不到全部,也要掌握一部分关键技术。

上汽一上来就把话说死,想必是有信心掌握了核心技术吧。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