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半年从暴涨到暴跌,马斯克打脸”去中心化”

澎湃新闻记者叶映荷

从“直上青云”到“飞流直下”,狂热的比特币市场开始冷却。

延续着 2020 年从最低谷 4000 美元翻 7 倍的高涨走势,2021 年以来,比特币市场从年初 3 万美元涨至 4 月中旬的历史最高价 6.4 万美元,此后最低跌破 3 万美元,如今价格在 3.3 万美元左右。

鱼龙混杂的加密货币市场呈现出来的非理性繁荣令人担忧:名人喊单、山寨币疯涨、投机狂热、欺诈频发……随之而来的是,不少国家加强了对数字货币的相关监管。在中国,监管重锤自 5 月接连敲响。

“马斯克效应”打脸“去中心化”

在过去半年的比特币涨跌中,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发挥了举重若轻的作用。

“最开始马斯克开始推荐比特币,心里还是比较振奋的。”一位比特币投资对澎湃新闻记者坦言,他曾希望马斯克能以自身的极客号召力推动大众对比特币和加密货币的兴趣和认知。

无论是将推特个人简介改成比特币,将头像更换为比特币符号,宣布特斯拉接受比特币支付,还是“变脸”后对比特币开采能耗和“去中心化”的质疑,乃至宣布特斯拉停止比特币付款,马斯克在社交舆论场上的多次动作,都带来了比特币 10% 甚至近 20% 的震荡,这一现象甚至被称为“马斯克效应(Musk Effect)”。

马斯克还以一己之力将充满戏谑意味的加密货币——狗狗币带飞。狗狗币在 5 月 8 日一度到达 0.722 美元左右,较 1 月初涨幅高达 140 倍。而 5 月 9 日马斯克倒戈称狗狗币是一场“骗局”,导致狗狗币一度暴跌超 30%。

更引发质疑的是,马斯克屡屡发声的同时,也在买卖比特币、狗狗币。

2 月 8 日,特斯拉宣布购买了价值达 15 亿美元的比特币,此后又在 2 个月内出售了 10% 的比特币,盈利达 1.01 亿美元。而且,特斯拉从宣布接受比特币支付到停止,仅一个月时间不到。更有传言称马斯克是最大的狗狗币持有者。因此,马斯克和特斯拉“操纵市场”的质疑声渐起。

“马斯克的行为涉嫌实际上的操纵市场。利用个人的影响力,频繁发布可以影响市场的消息,并且多空两个方面的消息切换发布。”上述比特币投资者表达了对马斯克的失望之情,“马斯克还不满足于对比特币的价格有一定影响力,还试图扶持一个可以自己掌控并可以从中获得巨大收益的加密货币上位。”

6 月 18 日,马斯克在推特中否认了特斯拉操纵市场,并表示如果比特币挖矿未来使用清洁能源特斯拉还会恢复比特币支付。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招联金融研究员廉婧在《虚拟货币的性质、风险及其监管》一文中指出,买卖或使用比特币等虚拟货币,可能存在市场风险,意思是进入交易市场的比特币等虚拟货币规模有限,容易给投资者制造一种“奇货可居”的错觉,极易被少数机构投资者或个人影响和控制。

马斯克究竟是预言家还是操纵者?这种喊单现象是否违背了加密货币市场“去中心化”的特性?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师任对澎湃新闻表示,这种“操纵市场”的行为在股票市场中也存在,只是因为比特币本身的成交量很小,流动性差,所以更容易被控制。

“加密货币是分布式货币,市场是不会受到一国或者几个机构控制的。马斯克有一定的流量,可能会影响舆论,但是比特币的价格大范围调整,他是影响不了的。”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孙扬对澎湃新闻表示。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副教授王志诚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说:“说马斯克操纵加密货币市场有点夸大事实,但作为网红,利用市场机制和趋势,助推了市场的大幅波动是合适的说法。市场的规模远远超出了他所能动用的资金量,达不到操纵的程度。”

但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火币教育校长于佳宁对澎湃新闻表示,基于目前的信息,还无法判断马斯克的推文仅是个人观点表达,还是有意的市场操纵。他认为,应该有专业机构出面调查,他是否存在操纵市场的意图,以及他或者利益相关人通过这种方式是否实际获利。

“如果未来找到了马斯克故意操纵市场并获利的证据,马斯克很有可能将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处罚。之前存在美国的明星人物,因为为某些加密资产’喊单’而受到了处罚的先例。”于佳宁说。

山寨币疯涨,诈骗频仍

如果说比特币的高歌猛进带动了加密货币市场的投资热,而狗狗币的“无脑疯涨”则加剧了山寨币的投机热潮。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 5 月在《打破“币圈”一夜暴富神话》一文中指出,如果说前两年持有比特币的人,更多是真正相信比特币的技术价值,那么今天,在技术层面“一文不值”,甚至本来就是为了讽刺虚拟货币而生的狗狗币也能疯狂大涨,只能说明“暴富共识”和“博傻心态”占据了“币圈”。

在狗狗币之后,各种动物币开始大行其道,柴犬币、猪猪币、猩猩币等加密货币均出现短期疯涨,甚至出现一夜涨幅达到成百上千倍的“魔幻场景”。例如 5 月 11 日,柴犬币一夜上涨 300%,山寨币 CSPR 一夜涨幅 1300 倍。

与已经高价的比特币相比,这些山寨币价格低基数小,短期涨幅更大,因此很多投资者抱着投机“暴富”心理疯狂买入各类山寨币。于佳宁指出,本质上这类投机行为奉承的就是金融反智主义,成熟的投资者不该陷入非理性的投机情绪。

上述投资者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他曾买过很少一些狗狗币,赚钱就卖了,其他的跟风 meme 币都没碰过。

“无论是在暴涨前还是现在,我对于 Meme 币的看法都是一致的,就是没有投资价值,只有赌博投机价值,而作为投机品种的话,又波动巨大,且流动性很差。所以对于我本人来说,并没有参与价值。”他说。

除了市场内的交易外,利用层出不穷的山寨币以及暴富心理,打着虚拟货币旗号的圈钱诈骗现象也开始不断出现。

据中国证券报 5 月 18 日报道,有交易平台将老年人当作“收割对象”,涉嫌传销;有交易平台与“带单老师”合作,用技术手段使投资者受损;还有交易平台沦为跨境“洗钱”工具,逃避外汇监管等。

不仅是中国,7 月 1 日根据加密教育平台 CryptoHead 的最新研究,2020 年美国发生了 82135 起加密货币犯罪,较 2016 年报告的 340 次增加了 240 倍。2020 年澳大利亚报告了 9689 起加密犯罪,2016 年这一数值为零。2020 年英国报告了 8801 起加密犯罪,2016 年为 704。根据 CryptoHead 报告,加密欺诈行为包括 ICO 骗局、加密货币拉高出货骗局和加密盗窃。

机构资金涌入,如何监管?

与前几轮比特币牛市相比,2020 年以来,机构资金的入场成为此轮牛市的一大特征。

除特斯拉外,2021 年万事达卡、纽约梅隆银行等众多传统金融机构也先后宣布布局比特币。面对投资者的投资需求,比特币 ETF(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开始出现,仅 2 至 3 月加拿大就批准了 3 只比特币 ETF,意味着更多的大众投资者将有机会投资比特币。

火币集团联合创始人杜均 4 月 13 日曾对澎湃新闻透露,美国市场中已有 9 个比特币 ETF 申请。不过截至目前并未有申请获批。另据 CNBC3 月 17 日报道,摩根士丹利将开启三只比特币基金的权限,用以购买比特币。

被认为更理性的机构资金入场似乎并没有缓解比特币暴涨暴跌的局面。

王志诚表示,在市场的相对早期,体量不够大,机构资金的体量和示范作用可能反而导致不稳定。只有机构达到一定的数量和规模,彼此之间实现了动态的平衡和制衡才会形成稳定。因此,机构资金的稳定作用目前还不是定论的时候。

此外,传统金融行业一向是风险监管的重点关注领域。当金融机构进入加密货币市场,也意味着金融监管范围将与时俱进,扩大范围。

央行副行长李波在 4 月 18 日亚洲博鳌论坛上透露,很多国家包括中国正在研究,把比特币作为一种投资工具应该有怎样的监管环境,虽然可能是一个最低的监管规则,但仍然且必须要有监管规则,以及确保这类资产的投机不会造成严重的金融风险。

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在 6 月 10 日提出建议,认为银行对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风险敞口应采用 1250% 的最高风险权重。根据8% 的最低资本要求,银行可能需要为价值一美元的比特币持有价值一美元的资本。

“巴塞尔的建议从安全性的角度出发,就是要求只能使用自有资本参与,不得使用任何外借的资金参与,不得使用任何的杠杆资金。”王志诚说。

于佳宁指出,总体看,巴塞尔委员会对加密资产的监管态度是非常谨慎的,该提案会导致银行在账面上持有加密资产的成本大幅增加,提案在一定程度上为合规监管提供了可借鉴的思路。

比特币成为法定货币?被指“短期行为”     

6 月 9 日,萨尔瓦多总统 Nayib Bukele 宣布比特币成为该国的法定货币。

这个中美洲国家是拉美地区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自 2001 年以来一直以美元作为官方货币。根据 BBC 报道,萨尔瓦多每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 20% 依靠汇款,数字货币可能使该国的家庭成员避免了每月寄钱回家所需的高昂费用。

“萨尔瓦多选择比特币作为法定货币,或有宣传自己的目的,获取国际上的加密资产群体投资关注。”王志诚此前对澎湃新闻表示。

上述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也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这更多是一种噱头和吸引人的短期行为。”他表示,对萨尔瓦多来说,能提高国家声誉度,带来资金和人力的流入。

上述投资者认为,对于小国来说,是否支持加密货币是一门生意,而不是信仰,关键要看哪一方给的利益大。而在现在的状态下,萨瓦尔多支持加密货币可能符合自身利益。

王志诚指出,目前比特币的稳定性太差,炒作的气氛太浓,对市场的非预期冲击的风险不容易控制,作为货币的功能还有所不足,作为一种虚拟商品角色更合适。

中国银行原副行长、深圳海王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王永利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提出,一些缺乏主权货币的国家对货币缺乏最基本的认知,以比特币等完全去中心化的数字加密资产作为法定货币,如果因其本身价格大起大落而严重扰乱经济社会运行,国家没有任何调控手段,只能是自寻死路。

“比特币不可能成为有效支付工具。我相信萨尔瓦多很快就会意识到这一点。”一位不愿具名的金融专家曾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比特币永远不可能实现价值稳定,只能是一种投机型的另类资产。

全球监管风暴来袭

面对亢奋的加密货币市场以及非理性繁荣下的“魔幻场景”,除了部分小国追随比特币,全球监管风暴开始酝酿。

“随着这一轮快速上涨之后,其体量与运行方式已经让各国的监管机构准备出手规范,希望从有利于自身的角度去引导和干预。”王志诚说。

英国在 1 月就要求加密货币相关企业在英国开展业务前必须在金融行为监管局(FCA)注册。印度一位高级官员曾在 3 月透露将提出一项禁止加密货币的法案。土耳其央行以可能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和交易风险为由,禁止民众使用加密货币和加密资产购买与交易。韩国将在明年如期对加密货币的资本利得征收 20% 的税。墨西哥央行也于近日宣布虚拟货币不是其法定货币,禁止在该国金融体系中使用。

在国内,对虚拟货币的严监管在数月前内蒙古清退虚拟货币挖矿、交易所社交媒体账号被封就有迹象。“三大交易所微博被封,不是啥好兆头,”一位加密行业从业人士曾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

不过,四川丰水期的到来以及 5 月前空前高涨的币市行情下,多数人不以为然。有人甚至乐观认为,比特币已经摆脱了监管政策的影响。

但随着 5 月 18 日国务院金融委会议提出打击虚拟货币挖矿和交易后,频发的监管政策伴随着比特币多次大跌,比特币价格从 43000 美元最低跌破 30000 美元。火热了近一年的加密货币市场开始“降温”。

“中国已开始全面关停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挖矿,并要求银行与支付机构全面排查识别虚拟货币交易所及场外交易商资金账户,及时切断交易资金支付链路,这既表明前期工作尚未达到预期要求,同时也表明国家全面叫停虚拟货币的决心——虚拟货币在中国几乎没有合法空间了!”王永利表示。

王志诚认为,目前的全球监管趋势应该是逐步建立与传统资产对应的关系,同时又能适应虚拟资产自身特点的监管方式,在手段、技术和模式方面都还处于摸索阶段。最终可能会随着监管技术的不断发展,在目前的体系中嵌入某种有效的限制机制而实现合规化。

“现在全球的监管趋势很明显是趋严的,尤其对于比特币、以太币以及各种新兴的动物币等,尤其是主要的经济体更加监管严格。”孙扬说。

但他也指出,加密货币市场合规很困难,因为加密货币的本质就是去中央银行,甚至无政府无国界,而且加密货币市场的主体是成千上万的黑客和草根人士。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