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近两年,鸿蒙让开发者感到惊喜了吗?

文/钟微

来源:连线 Insight(ID:lxinsight)

三年时光转瞬即逝,华为依然处在被谷歌断供等一系列挑战中,寻找生机、努力突围,而 HarmonyOS,也是如此。

2019 年 5 月,谷歌在美国对华为的贸易禁令之下,开始限制华为对安卓操作系统的使用。作为华为“备胎”之一,HarmonyOS 开始步入大众的视野。

在智能家居、IoT 时代即将来临时,HarmonyOS 讲述的故事满足了人们的想象,基于分布式构架,它将可能覆盖所有设备终端——从手机、手表到家电、汽车,设备“孤岛”之间将无障碍连通。

开发者卢克告诉连线 Insight,华为并不是最早的物联网操作系统(IoT OS),自 2014 年以后,谷歌 Fuchia OS、Linux 基金会的 Zephry OS、阿里 AilOS Things 等一系列 IoT OS 问世,鸿蒙 OS 的架构与谷歌推出的 Fuchia OS 内核思路接近,目前具备分布式、设备虚拟化等相似的特色。

但他也提到,HarmonyOS 无疑是国内开发者在这一领域的启蒙者。无论是经验丰富的开发者还是新人,都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兴趣。他相信,等到 HarmonyOS 日渐成熟,会有无数开发者愿意融入其中。

HarmonyOS 开放了应用开发在线体验,图源 HarmonyOS 官网
HarmonyOS 开放了应用开发在线体验,图源 HarmonyOS 官网

在过去两年,HarmonyOS 确实有了许多变化。它从华为发布会 PPT 中讲述的“故事”,走到向开发者开放代码,此前测试版发布,让开发者可以真实体验到 HarmonyOS。最终,它又选择以捐赠给中国开源原子基金会的方式,宣告自己的开放,以吸引更多硬件厂商的加入。

不过,HarmonyOS 也一直在被质疑。直到目前为止,“安卓套壳”的争议依然没有消失。另外,HarmonyOS 也远未走到大规模商用的阶段,基于 HarmonyOS 开发的 App 不够丰富、没有建立专门的 IoT 应用商店、硬件设备也还未出圈,它的成长还需要时间。

回溯 2008 年,操作系统领域格局生变,苹果 iOS 因为 App Store 的诞生获得了巨大的关注,在经历过唱衰与质疑后,它依然给创业团队、个人开发者提供了创造奇迹的机会,在短时间内这些软件能平等地被推送、被无数用户关注,甚至获得来自平台的价值不菲的分成。

时至今日,操作系统领域再次走到了历史的转折点,在属于 HarmonyOS 的代码中,开发者又能开辟出怎样一番天地?

争议中的 HarmonyOS,带给开发者的初体验怎么样?

2019 年 8 月 9 日,在一个秋日,HarmonyOS 首次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而这场发布会后不久,社交媒体上部分相关从业者关于 HarmonyOS 的评价变得消极。

没有完整的官方开发文档、没有可编译运行 DEMO 的 HarmonyOS 1.0,开发者不仅无法体验,连代码也没能看到,不免失望,HarmonyOS 1.0 也被部分从业者称作“PPT OS”。

之后 2020 年 9 月 HarmonyOS 2.0 发布,也仅仅只有部分代码开源,又迎来了一波唱衰声。

华为以及 HarmonyOS 的支持者都度过了一段难熬的日子。显然,想要在操作系统领域占据一席之地,华为必须吸引更多开发者加入,开发者的态度至关重要。

只有更多开发者加入,才能提升软件生态的丰富度,这支撑着 HarmonyOS 的用户体验和变现能力。有了软件生态,便能促进智能硬件的装机量,这直接影响了 HarmonyOS 的市场份额。

直到 2020 年 12 月,华为发布了 HarmonyOS 2.0 的 Beta 1 版本。一直以来,开发者的关注点无疑在 Beta 版和开源网站上。Beta 版发布,意味着他们可以一窥 HarmonyOS 的“真面目”,真正体验到这款系统。

开发者卢克对此印象深刻,每场华为发布会,他都会准时蹲守在电脑前。他认为,“这场发布会终于不再是 PPT 演讲,而是提到了许多开发者关注的专业内容。”

一直以来,关注 HarmonyOS 的开发者明显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HarmonyOS 正式推出已久,已经启动商用,但许多质疑依然没有消失。卢克提到,至今依然有许多开发者持“套壳安卓”的观点,这些略显消极的开发者认为 HarmonyOS 的自主研发只是一个噱头,它依然是安卓的复制品。

这种争议伴随着 HarmonyOS 诞生到 Beta 1 版本发布。由于 HarmonyOS 是基于 AOSP(安卓开放源代码项目)开发的,从用户体验或是开发者开发角度,都能感受到安卓的影子。

但实际上,AOSP 其实有许多代码并不是谷歌贡献的,鸿蒙掌舵人、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成录也曾解释称,Android 绝大部分代码也是来自于开源社区,“全世界没有任何一家公司写一个大型的软件,每一行都自己写。”

不过,卢克提到,群情激愤地讨论“套壳”没有多少意义,华为之前宣传的时候提到自主自研,也提到性能和功能“吊打”其他系统、微内核分布式系统领先安卓的宏内核技术,比如王成录曾提到,基于微内核结构优势,同样的应用 HarmonyOS 打开应用速度相比安卓快 60% 左右。

卢克认为,强调领先安卓,是因为华为目前要解决“卡脖子”的问题,但对于这一问题,重点应该回到“HMS(华为移动服务)如何突破谷歌以及 GMS(谷歌移动服务)的封锁”上,而不在于操作系统。

HarmonyOS 演示,图源其官网
HarmonyOS 演示,图源其官网

就在许多人对 HarmonyOS 还在犹豫时,有的开发者已经开始拥抱 HarmonyOS。

beta1 版本发布不到一个月,当时华为官方推出了一个开发者创新大赛,吁勇成为了第一批尝鲜者。

吁勇提到,当时他身边的开发者对这个系统充满了好奇,很想知道它的能力到底如何。

他也感觉到,“最欢迎 HarmonyOS 的应该是 IoT 设备的开发者。”

吁勇是 Labo Lado 的创始人,参与这场大赛前,他们公司一直都在开发面向全球小朋友的艺术创作类 App,比如 Labo 积木系列、Labo 纸人系列,涉及积木拼装、纸张裁剪、绘画涂鸦之类的玩法。

很久以前,吁勇及其团队做过一款涂鸦游戏,孩子和父母可以在一个平板或者手机上进行绘画比赛,比赛的方式就是屏幕一分为二,两人各在一边进行涂鸦。

但是他们也意识到,对于绘画而言,平板和手机的屏幕太小,限制了用户的发挥和操作,他们想到的解决方式是,通过多个设备进行游戏。

为此他们研究了 ZeroConf、苹果的 Multipeer Connectivity、Google Nearby 等近距离互联技术。

比如苹果早在 2013 年就提供了名为 Multipeer Connectivity 的框架,基于此开发者可以构建出分布式的网状网络,具体服务场景则已经很普遍:当你需要 QQ 文件快传时,两台 iOS 设备之间,无需打开 WiFi 和蓝牙,便可以直接进行文件传输。

“这些技术在设备发现和应用拉起方面实现得都不理想,设备在互联时不能很快地被搜索到,也不能更高效地调用应用。对我们的目标用户儿童而言,有些不好理解和操作。” 吁勇提到。

后来他们发现了 HarmonyOS,“分布式能力是它的基础能力”。在开发的过程中,吁勇感受到,一直以来,手机与 IoT 设备之间的发现和通讯还是比较繁琐的,HarmonyOS 从底层集成了这些能力,在技术开发和产品使用上,他们能实现“简单、自然、流畅”。

他提到,尤其是分布式能力中的设备发现,是 HarmonyOS 最惊艳的部分,这也是其他系统很难实现的。

如今,IoT OS 领域无疑已经变成红海,这片领域挤满了等待爆发的科技公司。从谷歌到小米,HarmonyOS 是其中最受关注的系统之一,尽管如今正处于操作系统的历史转折点,但它所面对的已经不是一个拿得出用户、分成便能俘获开发者的时代。

转眼间,HarmonyOS 推出已近两年,外界争议不断,很难达成共识,但可以确定的是,影响 HarmonyOS 生命力的,注定还是软件生态与市场规模,这也是开发者接下来最想听到的故事。

HarmonyOS 的软件生态有多大吸引力?

当华为开始大范围地将 HarmonyOS 搭载至手机、智能手表、平板产品上,发出全面商用的信号,人们却意识到,无论操作系统体验如何,独立软件的缺乏无疑是 HarmonyOS 目前的缺憾。

当你使用搭载 HarmonyOS 的华为手机应用商店搜索“鸿蒙”时,会发现仅仅只有十余款基于 HarmonyOS 的 App。

目前这些 App 可以主要分为两种:基于安卓开发的 App,但目前支持华为 HarmonyOS;完全基于 HarmonyOS 开发的 App。

在华为手机上可以看到,一些 App 的图标右下角出现了“HMOS”的标识,或是 App 名称带有“鸿蒙版”,这些 App 都是软件厂商单独基于 HarmonyOS 开发的。

但这些 App 目前的功能较为简陋,比如新浪微博的鸿蒙版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简化版,没有“榜单”“广场”等功能,用户页面无法显示收藏、会员等。

基于 HarmonyOS 的 App,图源华为手机应用商店
基于 HarmonyOS 的 App,图源华为手机应用商店

除了功能简陋的问题,吁勇也提到,HarmonyOS 在开发时还有许多待完善的部分。之前参与开发时,他们面对的最主要的问题是分布式技术有 BUG、缺少文档,现成的组件库、数据库等各种库和示例不足。在他们使用的这段时间里,HarmonyOS 就修复了很多 BUG。

卢克也认为,第一批体验 HarmonyOS 的早期开发者,开发过程确实会遇到很多问题,这是 HarmonyOS 发展早期很难避免的过程。HarmonyOS 还需要更多开发者加入一起“试错”。

HarmonyOS 还需要更多优质体验的 App,以及接受大规模商用的检验,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对开发者而言没有吸引力。

此前华为开发者创新大赛聚集了许多开发者,一部分是曾经开发过安卓或 iOS App 的开发者,但他们并不一定经验丰富,还有一部分则是高校的学生。

吁勇提到,目前开发者想要拥抱 HarmonyOS,学习成本不高。由于 HarmonyOS 同时支持 java/javascript 语言进行开发,对很多熟悉两者语言中一种的开发者来说,上手很容易。

同时,开发者可能无需过度关注物联网连接所带来的复杂调试过程,只需关注功能的逻辑和界面逻辑即可。

吁勇也认为,在 HarmonyOS 上开发分布式能力相对容易,不用复杂的技术,也无需多少行代码。其他系统能实现的功能,HarmonyOS 也都能实现,而且一些可能实现起来会更加地简单。

在此基础上,华为也提供了开发者工具——DevEco Studio 软件工程平台,这基于 IntelliJ IDEA Community 开源版本打造的,为开发者提供了工程模板创建、开发、编译、调试、发布等 HarmonyOS 应用开发服务。

DevEco Studio,图源华为官网
DevEco Studio,图源华为官网

对于面向物联网时代的定位,HarmonyOS 也会有一些先天的优势。比如过去开发者需要面向不同的设备,开发一个软件的多个版本。而 HarmonyOS 可以一次开发多端部署,打破了设备之间的隔阂。

随着未来的发展,HarmonyOS 也会逐渐走到大规模商用的阶段,届时这些核心优势能否发挥作用,以及能否在此基础上保证安全性、稳定性、易操作性等,优化消费者的使用感受,还需要市场的检验和打分。

在这个过程中,HarmonyOS 还要不断吸引开发者持续开发优质的应用。

而由于其面向的是物联网市场,吸引的是希望实现应用一次开发、多端部署的开发者。接下来,HarmonyOS 还需要与更多硬件厂商合作,增加开发者加入的动力。

硬件设备这最后一块“拼图”,还需要更多合作伙伴

“鸿蒙首先是面向 IoT 的操作系统,其首要目标是用一套系统满足大大小小各种硬件设备,实现系统的统一。”此前王成录曾提到 HarmonyOS 的首要目标:鸿蒙的市场占有量超过 16% 便意味着成功。

由于 HarmonyOS 面向物联网时代,为了抢占市场份额,那些热门、典型应用场景中的头部硬件厂商的选择至关重要。

在物联网场景中,手机是所有智能硬件的中枢核心,是一切流量与数据的入口,优先级高于智能音箱、手表、车机等其他设备。

目前华为手机业务在全球收缩、国内外市场被其他玩家分食。而目前国内市场最重要的几位玩家的态度也并不明朗,OV 暂时沉默,一直在讲述智能家居故事的小米,也推出了分布式系统小米 Vela。

为了被更多硬件厂商接受,华为选择了开源。2021 年 6 月 4 日,华为官方社区公开了一封标题为《关于规范 HarmonyOS 沟通口径的通知》的邮件,其中提到,华为已于 2020 年、2021 年两次将鸿蒙操作系统的基础能力全部捐献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开源项目名为 OpenHarmony。

卢克提到,HarmonyOS 捐赠给开放原子开源基金会后,其他企业可以按需调用代码,设计自己的操作系统,这也意味着基于华为完全放弃了传统的贩卖许可证模式。

在操作系统领域,贩卖许可证的变现模式十分常见。比如在 80 年代便有操作系统通过预装一个副本,便能不断收取副本许可费用。2000 年前后,开源软件开始流行,谷歌便是利用开源免费的 Android 而占据了市场地位。

但是开源操作系统并不一定一直都是免费的。此前谷歌因为在安卓手机中捆绑 GMS 而受到欧盟调查,最终被欧盟开出了 43 亿欧元的罚单。也就是说谷歌在取得市场地位后,又一次回到了贩卖许可证的商业模式上。

当企业使用完全开源的 HarmonyOS 时,就像中国手机厂商在基于开源的安卓设计自己的操作系统后,并不需要给谷歌付费一样。

吁勇也提到,“作为开发者,我们期望华为能开放得更多些,只有开放得更多,开放到手机厂商无需投入太多成本就能在自家的手机上搭载 HarmonyOS,HarmonyOS 的市场占有率才能快速上去。”

搭载 HarmonyOS 的美的智能产品,图源 HarmonyOS 官网
搭载 HarmonyOS 的美的智能产品,图源 HarmonyOS 官网

而只有硬件厂商加入,开发者才可能更快地融入 HarmonyOS 生态。吁勇举了一个例子,他们目前没有硬件开发能力,却很想基于画板等硬件设备开发一些儿童应用,当生产画板的厂商加入 HarmonyOS,并按照接口规范开放接口,那么更多和他们一样的软件厂商便能直接在上面开发,拓展更多应用场景。

根据官方披露的数据,目前,HarmonyOS 拥有超过 1000 家硬件生态合作伙伴,包括美的、九阳、魅族智能家居等,以及超过 50 家模组和解决方案合作伙伴。

这组数据背后,不少硬件厂商已经开始了探索。今天双十一期间,美的便推出了数款搭载 HarmonyOS 的产品,目前这些产品有智能灶、油烟机、洗碗机、电热水器、燃热水器、净水器等,大多是智能家电产品。

但是目前 HarmonyOS 的基础构架还需完善,用户基数、开发收益有限,对于硬件厂商而言,他们还需要更具吸引力的 HarmonyOS。

开发者、硬件厂商与 HarmonyOS,彼此将形成一个完整的属于物联网时代的操作系统生态,这条路想要走下去,缺一不可。

开发者明白,属于 HarmonyOS 的黄金时代还远未到来。卢克说,甚至现在谈 HarmonyOS 的红利期都为时尚早,但他期待着,所有拼图能完成的那一天。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卢克为化名。本文头图来源于 HarmonyOS 官网。)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