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纽交所上市:市值670亿美元 程维奋斗9年终敲钟

文/雷建平

来源:雷递网(ID:deep_insights)

滴滴(股票代码为“DIDI”)今日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为 14 美元,位于 13-14 美元的发行区间价格上限。以发行价计算,滴滴市值约 670 亿美元。

滴滴此次发行 2.88 亿股 ADS,这意味着滴滴此次募资总额达到 40 亿美元。若承销商完全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滴滴此次募资有望达到 46.4 亿美元。

滴滴称,此次募资 30% 用于扩大中国以外国际市场的业务;约 30% 用于提升包括共享出行、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在内的技术能力;约 20% 用于推出新产品和拓展现有产品品类以持续提升用户体验;剩余部分可能用于营运资金需求和潜在的战略投资等。

滴滴今天的上市显得非常低调,内部并未有庆祝活动或举办上市仪式。

年营收 1417 亿

从成立到现在,滴滴也历经了 9 年发展历史。

滴滴创始人、CEO 程维在给投资人的信中说,2012 年北京的那个冬夜,下着鹅毛大雪,其外套根本挡不住寒风。“我和好多人一起站在长长的队伍里等出租车,浑身冻透,瑟瑟发抖,大家都越来越焦虑。我一直没有驾照,这种经历对我和很多北京人都是司空见惯的。不过,对我来说,那天晚上很特殊,我其实没那么沮丧,因为我已经有了一个计划。”

程维说,那一年,滴滴出行 APP 上线了,目标很简单——就是为了减轻大家打车时的痛苦。到 2012 年底,每天有 10 万乘客在滴滴的帮助下叫到出租车,不需要挨冻就能轻松踏上回家的旅程,包括我自己在内。

柳青说,“2012 年,我带着三个孩子从香港搬回北京。孩子们很快就融入了新环境,交了新朋友,学会了新游戏,还有好多新鲜的事情做。他们总是要在城里来回穿梭,但在前几个月里,我却摇不到车牌买不了车。那时候,我们经常会因为打不到车,在大雨或雪夜里手足无措。”

柳青还表示,“正是那会儿,我遇到了程维,听他讲了滴滴,我确信这就是我想追寻的事业和生活。后来我认识了程维的家人,确定他不仅是个头脑灵活聪明的人,而且还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我辞掉了当时的工作,一起开始了我们在滴滴的旅程。”

截至 2021 年 3 月,滴滴在包括中国在内的 15 个国家约 4000 多个城镇开展业务,提供网约车、出租车、顺风车、共享单车、共享电单车、代驾、车服、货运、金融和自动驾驶等服务。

对于上述众多业务背后的商业生态,滴滴在招股书中归纳为“四个核心战略版块”,“三大业务”以及“双飞轮”。

其中,被滴滴定义为构建出行未来的“四个核心战略版块”分别是共享出行平台、车服网络、电动车以及自动驾驶。

而“三大业务”代表了滴滴的收入构成,分别是中国出行业务(中国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等业务)、国际业务(国际出行和外卖等业务)和其他业务(共享单车和电单车、车服、货运、自动驾驶和金融服务等业务)。

滴滴投放分众楼宇,增强主流人群影响力
滴滴投放分众楼宇,增强主流人群影响力

滴滴还在北京、上海等中国一线城市投入分众楼宇广告,增强在城市主流人群中的影响力。

在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 12 个月里,滴滴全球年活跃用户为 4.93 亿,全球年活跃司机 1500 万。其中,自 2020 年 3 月 31 日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滴滴在中国拥有 3.77 亿年活跃用户和 1300 万年活跃司机。2021 年第一季度,滴滴中国出行拥有 1.56 亿月活用户,中国出行业务日均交易量为 2500 万次。

滴滴 2018 年、2019 年、2020 年营收分别为 1353 亿元、1547.86 亿元、1417.36 亿元;滴滴 2021 年第一季度营收为 421.63 亿元(约 64.35 亿美元),上年同期为 204.72 亿元。

2020 年,滴滴三大业务——中国出行业务、国际业务和其他业务收入分别是 1336 亿元、23 亿元和 58 亿元。

其中,中国出行业务和国际化业务的平台收入从 2018 年的 187 亿元,增长到 2019 年的 242 亿元,并进一步增长到 2020 年的 347 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 36%。2020 年和 2021 年第一季度的平台收入中,93.4% 来自于中国,6.6% 来自于国际。

滴滴 2018 年、2019 年、2020 年净亏损分别为 149.79 亿元、97.33 亿元、106.08 亿元(约 16.19 亿美元);滴滴 2021 年第一季度利润为 54.83 亿元(约 8.37 亿美元),上年同期的净亏为 39.72 亿元。

滴滴 2018 年、2019 年、2020 年 Adjusted EBITA (non-GAAP)分别为-86.47 亿元、-27.64 亿元、83.81 亿元;滴滴 2021 年第一季度 Adjusted EBITA (non-GAAP)为 54.65 亿元,上年同期为-11.51 亿元。

不过,滴滴 2021 年第一季度仍处于运营亏损状态,运营亏损为 66.54 亿元,之所以能实现盈利,主要是计入了一笔投资收入,高达 123.61 亿元。

为何司机抱怨滴滴抽成高

2020 年中国网约车业务息税摊销前利润率为 3.1%。

不过,作为一家被外界所熟悉的公司,滴滴却总被司机和乘客抱怨,尤其是司机总抱怨滴滴抽成高。原因何在?

网约车公司 CEO 孙枢曾就滴滴网约车“抽成”的问题做出说明,称 2020 年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总额的 79.1%。

乘客应付总额剩下 20.9% 中,10.9% 为乘客补贴优惠,6.9% 为企业经营成本(技术研发、服务器、安全保障、客服、人力、线下运营等)及纳税和支付手续费等,3.1% 为网约车业务净利润。

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构成占比
滴滴网约车司机收入构成占比

孙枢说,确实存在一部分司机收入占比较低的订单,如顺路单;其中,抽成高于 30% 的订单占总订单的 2.7%,类似极端情况下的订单虽占比不高,但确实给司机师傅造成困扰,容易被传播,让大家以为滴滴的抽成都高于 30%。

“我们在陆续排查出现极端订单的原因,尽全力避免极端情况出现。遇到这类订单,也欢迎司机师傅通过意见征集通道向我们反馈,我们将跟进核查。”

滴滴还披露司机和乘客分别实行独立的计价规则。滴滴称,当一个订单成功匹配后,司机和乘客根据单独的计价规则分别计算车费。由于受不同城市、订单距离长短、时间长短、路况拥堵等因素影响,司机收入占乘客应付车费的比例也不一致。司机收入=司机分成+司机补贴。司机分成:含每笔订单的基础收入、其他收入(乘客支付的动态调价、调度费、感谢费、春节服务费等全额给司机,平台支付空驶补偿等)。

滴滴称,网络上出现过多种计算司机收入占比的方式,近期收到个别司机反馈及媒体报道“抽成高”,普遍是按照方式 1 或方式 3 计算。滴滴还解释了在司机意见征集里,有师傅这样提问:滴滴收了“高抽成”之后再补贴司机和乘客,何必大费周章做二次再分配,为什么不直接降低“抽成”。

原因是为激励司机在雨雪天气、早晚高峰、节假日出行高峰、需求旺盛的区域多出车接单,平台会通过补贴激励司机多劳多得、优劳优得。若完全按照“平均主义”,那意味着失去供需调节弹性,高峰期和热点区域就更难打到车了。

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

滴滴成立之初,声势盖过美团和字节跳动,但在 2018 年,滴滴的发展遭遇到了重挫,发展速度逐渐要慢于美团和字节跳动。

原因是,2018 年 5 月初,空姐李某在郑州搭乘滴滴顺风车,途中遭司机残忍杀害,短短三个月时间,又发生“8·24”温州恶性事件,引起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造成这一后果的原因是,滴滴顺风车的产品设计理念出现很大问题。比如,郑州空姐遇害事件中,乘客的信息就已经被大量泄漏出去。

前顺风车事业部总经理黄洁莉曾表示,和出租车、专车、快车不一样,顺风车在政策方面有多项利好,而独有的社交性还能为这一部分加分。“过去你每天在路上两个小时,对于你的人生来说是消耗,但现在通过顺风车你可以认识比较靠谱的人,获得好的社交体验,就变成了一种收益。”

这就像咖啡馆、酒吧一样,私家车也能变成一个半公开、半私有的社交平台。而顺风车业务应该是一个方便乘客和司机的业务,而不是一个陌生人交友平台。但滴滴的产品经理将顺风车设计成这个方向后,可以想象有多少居心叵测的人,也就有这些悲剧的发生。

两次悲剧发生后,滴滴 CEO 程维、总裁柳青当时开始道歉,称“过去几天,我们的内心再一次陷入了无比的沉痛和煎熬。仅仅三个多月,在平台进行安全整改的过程中,悲剧再一次发生,作为公司创始人和总裁,我们非常悲痛和自责。尽管在逝去的生命面前,一切的言语都苍白无力,我们还是要郑重地向受害者,向受害者家属,向所有人道歉。对不起,我们辜负了大家。”

“六年前出发的时候,我们坚定地认为可以用科技的力量让出行更美好,但经历的悲剧让我们意识到自己是缺乏敬畏之心的。因为我们的无知自大,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我们知道,归根结底是我们的好胜心盖过了初心。”

程维和柳青说,在短短几年里,滴滴靠着激进的业务策略和资本的力量一路狂奔,来证明自己。但是今天,在逝去的生命面前,这一切虚名都失去了意义。很多同事开始动摇,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在做正确的事,全公司开始深刻检视甚至质疑我们的价值观是不是正确的。大家陷入了自我审视、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的情绪中。

“在这悲伤时刻,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带领团队去面对痛苦,承担责任,争分夺秒尽所有的努力去解决问题,让初心回归,用这种方式表达一份哀思。”

程维、柳青在滴滴递交招股书时给投资人的信中表示,2018 年滴滴遭遇至暗时刻也就在那时,滴滴遇到了最大的挑战,一切天翻地覆。

“我们意识到滴滴业务同其它互联网平台有本质不同,我们不只是连接消费者和商品与服务,还要面对复杂的社会和多变人性。我们平台承载的对象是人,他们是母亲、父亲、爷爷、奶奶和孩子。我们对他们生命安全负有责任。”

程维、柳青说,滴滴做出了困难而正确的决定。“我们不惜以全年的增长为代价,把精力和重心都放在一件事上——做我们所能做的一切去搭建安全保护体系,保障司机和乘客的安全。”

滴滴上市前夕,程维柳青获巨额股权激励

滴滴集团层面上两次大规模的融资还是发生在 2017 年。

其中,2017 年 4 月,滴滴出行宣布完成超过 55 亿美元融资,以支持其全球化战略的推进和前沿技术领域的投资。2017 年 12 月,滴滴再宣布,完成新一轮超 40 亿美元股权融资。

滴滴两轮投资人都是软银,软银第一笔投资是 50 亿美元,第二笔是 30 亿美元。软银这两轮的投资条款一致。当时滴滴的估值约在 570 亿美元。

2020 年以来,滴滴的资本动作又多了起来。

2020 年 5 月,滴滴旗下自动驾驶公司完成超 5 亿美元融资,以加大研发测试投入,加深产业合作,该轮投资由软银愿景基金 2 期领投,估值超 30 亿美元。

2021 年 2 月,青桔完成 6 亿美元B轮融资,同时获银行超 4 亿美元授信额度。

滴滴的社区团购业务业务橙心优选在 2021 年 3 月底被分拆,橙心优选在 3 月进行了 A1 和 A2 轮融资及可换股债券。其中,A1 轮获得软银注资,合计金额 9 亿美元,A2 轮由管理层注资,合计约 2 亿美元。

橙心优选还向滴滴发行可换股债券,金额合计 30 亿美元。滴滴有权将债券转换为股票。橙心优选估值为 18 亿美元,滴滴持有橙心优选总股本的 32.8%。

2021 年第一季度,滴滴货运业务获融资,估值 28 亿美元,滴滴持股 57.6%。

此次滴滴上市前,滴滴董事会共有 8 名成员,包括程维、柳青在内的滴滴管理层占据 3 席,阿里、腾讯、软银、苹果的代表和财务投资人各占一席。

而更新后的招股书也公布了滴滴上市公司的新董事会成员名单。经股东大会决议,程维、柳青和朱景士三人被任命为执行董事。

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勇均为滴滴董事。

滴滴董事会构成
滴滴董事会构成

软银委派的董事会成员 Kentaro Matsui 仍在此次披露的董事名单中,但按此前协定,在滴滴正式上市之后,软银将退出滴滴董事会。财务投资人博裕资本董事总经理 Zhiyi Chen(陈峙屹)在正式上市之后也将辞任董事。

日前市场传闻,临近上市前夕,滴滴给高管增发股票,以滴滴此前公布的定价区间 13-14 美元/ADS 计算(每 4ADS=1 普通股),滴滴上市前突击给程维增发价值约 170 亿元股票,给柳青增发价值高达 58 亿元股票,包含其他高管合计共 240 亿元。

互联网企业在上市前夕给高管发股票并非不常见,当年,小米上市前夕,小米董事会就奖励给雷军2% 的股权,当时价值 99 亿元;京东上市前夕,京东集团创始人刘强东也获得了公司价值4% 的股权。

不过,滴滴上市前这一笔股权激励,依然引发一定争议。

有网友认为,滴滴在过去的高速发展过程中,稀释了太多股权,导致了管理层持股偏少。临到上市,管理层以给高管增发股票的形式,要求董事会同意,一定程度上损害了投资人的利益。

此次风波,本质是滴滴 2017 年 12 月的股权激励计划的重述。具体为,滴滴在 2017 年 12 月推出股权激励计划,规模是 1.95 亿股普通股;2021 年上市前,滴滴调整了这一股权激励计划,变成 1.169 亿股;但 2017 年的股权激励计划,有 5629 万股股权已经进入回购期,滴滴未兑现;

2021 年第二季度,根据 2017 年滴滴向董事和 CEO 授予的 6671 万股=2.67 亿 ADS=233 亿股票进行激励,其中授予滴滴一些高管的 6350.1 万股=2.54 亿 ADS=221 亿人民币完全归属。

此举是企业为了增加管理层控制权的一种安排,也就是说,滴滴管理层在滴滴上市前获得了很大一笔股权激励,约占滴滴4% 到6% 股权。

软银为大股东程维持股7%

IPO 前,软银持股为 21.5%,Uber 持股为 12.8%,腾讯持股为 6.8%,滴滴创始人程维持股为7%;Qing Liu(柳青)持股为 1.7%。

Uber 持有滴滴的股权,源于 2016 年 8 月滴滴与优步中国合并。此后,这一模式被 Uber 在全球多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复制。

最近东南亚网约车和快递服务巨头 Grab 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Altimeter Growth Corp 合并方式上市。新公司估值 396 亿美元。

2019 年,Uber 在东南亚复制这一模式,Uber 让 Grab 收购 Uber 东南亚业务,作为这次收购交易的一部分,Uber 收购 Grab 27.5% 的股权。而 Grab 也被称为东南亚版滴滴,2017 年,Grab 曾宣布完成 25 亿美元的融资,领投方就为软银和滴滴。截至目前,滴滴持有的 Grab 股权价值近 30 亿美元。

滴滴披露了具体超级投票权比例为1:10,即A类股份持有人每股可投一票,而B类股份持有人则每股可投十票。

IPO 后,程维、柳青和朱景士合计持有 9.8% 股权,按1:10 超级投票权比例计算,不考虑 IPO 增发稀释情况下,三人合计投票权超 50%。

其中,程维持股为 6.5%,有 35.5% 的投票权;Qing Liu(柳青)持股为 1.6%,有 22.8% 的投票权;Stephen Jingshi Zhu 有 1.2% 的投票权。

此外,软银持股为 20.2%,有 10.7% 的投票权;Uber 持股为 12%,有 6.4% 的投票权;腾讯持股为 6.4%,有 3.4% 的投票权;

随着此次滴滴上市,程维、柳青也晋升到国内顶级富豪行列。

以下是滴滴路演 PPT(雷递网精编处理):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