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讯飞丢失价值之锚

文/橘枳

来源:百略网

号称“人工智能第一股”的科大讯飞,在信息瞬间万变的万物互联 AI 时代中,最近过的似乎并不快乐。

6 月 11 日,科大讯飞旗下讯飞输入法因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被网信办点名,全网下架。截至发稿,在苹果、安卓等各大应用商店,该应用仍未恢复上线。

受此影响,科大讯飞股价也于 11 日一度跳水接近跌停(当日最低时下跌 9.58%),截至当日收盘跌幅达 6.01%。

而相较于仅占营收不到5% 的讯飞输入法,科大讯飞的财报数据,则更值得品读。

营收虽增,问题亦存

受疫情、5G 浪潮等因素影响,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迅速,处于赛道中的科大讯飞也毋庸置疑吃上了“时代的福利”。

根据财报显示,科大讯飞营收与利润自 2009 年以来长期保持增长(只有 2017 年利润同比下滑 10% 左右),近两年利润增幅更是十分惊人。2017 年利润有所衰退之后,此后科大讯飞连年攀升,并于 2020 年实现自 2009 年以来的历史最大增幅,同比增长 66.48%。

惊艳的数据背后,却也存在许多不可忽视的问题。

政府补贴几乎是科大讯飞永远“躲不掉的痛”。财报数据显示,科大讯飞所获的政府补助在其利润中常年占据着一席之地。获得的政府补贴金额已从 2008 年的 1187 万上升至 2019 年的 4.1218 亿,占比也从 16.99% 上升至惊人的 50.32%。

即科大讯飞 2019 年的利润中,一半以上为政府补贴,意味着科大讯飞严重依赖政府补贴,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隐患。虽然 2020 年有所降低,但仍旧高达 30%。

高利润背后必有隐情,据悉科大讯飞此前持有三人行和寒武纪两家企业的原始股,2020 年这两家企业均成功上市。财报数据显示,此两家企业的成功上市,为科大讯飞提供 4.09 亿的盈利。

在科大讯飞 2020 年净利润 13.6 亿人民币中,有近 4.2 亿为政府补贴,4.09 亿为投资收益,即 2020 年,科大讯飞自身业务带来的收益,不过 4 个亿出头,这样的利润组成,不得不让人怀疑,科大讯飞的业务盈利能力。

其次,作为一家高科技公司,其销售费用却长年居高不下。财报数据显示,科大讯飞销售费用在之前几年一直远超研发费用,2017 年销售费用更是接近研发费用 2 倍,直到 2020 年其研发费用才超过销售费用,但仍相差不大。

相比之下,其他高科技公司在研发的投入则十分可观。如华为 2018 年研发费用为 1015.09 亿,苹果在 2019 年 Q3 的研发费用也已接近 290 亿人民币。

除销售费用过高外,科大讯飞的市盈率相较于国内其他科技公司也并不出彩。数据显示,科大讯飞市盈率为 89.24,作为对比,金山办公市盈率 237.46、用友网络 177.06、深信服 153.59,可见科大讯飞已处于行业的落后位置。

作为国内最早一批专注于智能语音赛道的企业,科大讯飞可以说是国内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20 世纪 90 年代末,IBM 推出语音系统,此后在英特尔、摩托罗拉等企业牵头下,语音研发逐渐越发得到重视,科大讯飞也于此时创立。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科大讯飞作为国内智能语音赛道的“先锋部队”,并相继发力教育、汽车、城市建设等诸多领域。

从其财报也可知晓,教育、智慧汽车、智慧城市三部分便已占其营收的 64% 左右。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 3 大领域的颓势也逐渐显现。

智能教育方面,如今作业帮、猿辅导、学而思等教培企业在此前的融资浪潮中,资金储备得以丰富,纷纷加注人工智能教育。除教育公司外,网易、字节等互联网大厂也纷纷加注教育赛道,网易的翻译蛋和字节跳动旗下的大力作业灯,均已获得一定的市场口碑。

加之国内教育行业迎来强监管时代,一切的种种必将在未来威胁科大讯飞的“智能教育”业务。

互联网企业对其的冲击还远不止于此。曾经的主业“语音”业务的先发优势也在逐渐被缩小。如今,腾讯的微信、qq 有语音识别、讯飞C端产品讯飞输入法的老对手搜狗市场份额也极高,字节跳动通过剪映的语音识别,也积累了足够的数据,更不必说早就在 AI 领域发力许久的百度,科大讯飞未来的压力可想而知。

在C端产品上,其产品价格与其他品牌的同类产品相比,存在较大差距。如翻译机赛道,科大讯飞的产品价格 3500 元,另一互联网大厂的同类产品不过 2200 元。

不过科大讯飞似乎并不在意的是研发人员占比的下滑,相较于 2019 年,科大讯飞 2020 年的研发人员占比下降了 2.6%,研发投入占比也下降 2.7%。

21 年春节后,科大讯飞因员工跳槽腾讯被判罚 1200 万的事还历历在目。对一家科技企业,因人才外流导致的热搜,必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而科大讯飞所要面临的问题,远不止于此。

下一个 Nuance?

提起 Nuance 很多人或许不知晓,但“嗨,Siri”这一经典唤醒语句,应该许多人都有所了解。Nuance 便是 Siri 的语音技术供应商。

2011 年,苹果在其秋季新品发布会上首次推出 Siri 语音助手功能,此后每代的苹果产品,都搭载此功能。此时,Nuance 也被冠以“全球最大语音技术公司”的头衔,风光一时无两。

彼时的 Nuance,服务的用户遍布全球,有数据显示当时全球超过 80% 的语音识别都使用过 Nuance 的语音识别技术,除苹果外,亦不乏 Samsung、Amazon、Nokia 等诸多科技巨头。

期间,Nuance 也收购了诸多企业,试图巩固自己的专利护城河,21 世纪以来其已陆续收购 40 余家公司,业务涵盖语音、输入法、医疗等多个领域。数据显示,2012 年,Nuance 的市占率已接近 70%。

然而,此已为 Nuance 最后的高光时刻。

语音识别作为一种门槛相对较高的技术,护城河的打造无疑是必须的,而 Nuance 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可或许 Nuance 没有意识到的是,整个市场对语音这一技术的需求,远不止于此。

在尝到语音技术的“甜头”后,各互联网企业相继开始发力语音技术,无他,便是语音在未来万物互联时代的无限可能。

此后 2 年,Google 推出智能语音助理 Google Now、微软推出智能语音助手 Cortana,亚马逊也推出智能音箱 Echo。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除面临大厂产品“围攻”外,包括 Nuance 前首席移动技术架构师、前首席科学家、前研发副总裁等诸多高管也相继离职跳槽,投入对手的怀抱。

而这一切,也是科大讯飞目前所面对的。

作为国内最早的语音技术公司之一,科大讯飞在专利、技术上的积累无疑为其奠定了足够的先发优势,此后也时常并购相关赛道企业,并在早年为诸多企业提供语音识别服务。这和 Nuance 极为相似。

语音识别技术被谷歌、苹果等海外科技巨头“带火”成功后,国内企业也相继入局,小米推出的“小爱同学”、百度的小度、网易的翻译蛋等等。此为另一相似点,即互联网企业相继入局,挤占市场。

春节后的“离职被科大讯飞索赔上千万”的热搜,则点明了科大讯飞和 Nuance 的又一相似点,大厂的高薪挖角。据悉,该离职者此前为科大讯飞高管,从科大讯飞离职后跳槽至腾讯,后因违反竞业协议限制被科大讯飞索赔。

如今的科大讯飞,在诸多方面,都和 Nuance 有着极其相似的之处。

Nuance 的衰败,已经为科大讯飞指明了道路,那就是必须在护城河搭建上付出足够多的努力。不过,科大讯飞高管的一番话,却令人汗颜。“就因为我能做全国的市场,那么就会给我最大的支持。”

这,或许只是科大讯飞隐忧的一小部分。

隐忧不断

任何企业都不希望自己的处境和一家已走向衰败的企业出现相同的发展状况,企业高管也是如此。

或是出于政府补贴在利润中占比过高,亦或是已不看好科大讯飞未来,近几年科大讯飞的股东们相继减持股票。

公开数据显示,2019 年至 2020 年间,创始人刘庆峰已减持 6000 万股、其他高管如吴晓如(董事、高管)、聂小林(董事、高管)、张少兵(高管)等也相继减持。不仅如此,科大讯飞最大股东中国移动通信有限公司也开始减持,为 7 年来首次。

减持的背后仿佛是股东们对科大讯飞未来的彷徨与焦虑的直接体现。

此前的科大讯飞抄袭学霸君的 ppt 事件、创新与新兴产业发展国际会议上的“人工 AI 同传”等事件。还有疑似虚假宣传事件,18 年宣布讯飞输入法用户破 6 亿,可根据第三方统计数据,彼时讯飞输入法的市场份额不过 8.7%,换算下来还不到 6000 万。

图源    中国经营网
图源    中国经营网

最后便是其商业模式导致的未来可能遇到的发展阻力。

不同于其他大厂C端的遍地开花,科大讯飞的利润主要依靠于B端市场,从而导致科大讯飞存在巨额的应收账款,以 2020 年为例,其应收账款已超 57 亿,占营收总额的四成以上。这就使得C端市场的重要性日益提高,对此科大讯飞曾表示希望未来C端市场能为其贡献 40% 左右的营收。

根据亿欧网报道,科大讯飞目前主要收入来源仍以地方区域级项目为主,这就导致存在很大的风险,如疫情这类突发事件便可能导致回款缓慢影响企业现金流正常运转,而C端市场,科大讯飞的产品并无较强竞争力,其想在C端市场扩大营收占比的梦想,应该还要在努力一段时间。

写在最后

毫无疑问,科大讯飞为我国语音技术的发展做出了不可忽视的努力,其产品也在世界上占据着足够的市场份额。但其盈利逐渐被政府补贴所占据,加之各互联网厂商的相对性价比更高的语音产品推出,科大讯飞未来的竞争压力将更加巨大。

曾经的辉煌不代表长远的强大,互联网行业,一代新人换旧人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