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富豪花式避税“第二集”:这次是硅谷风投大佬彼得·泰尔

在避税这件事上,美国富豪们从不令人失望,包括贝佐斯、马斯克、巴菲特,甚至前美国总统川普、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都各显神通。现在这份避税榜单中又新出现了新的一人——彼得·泰尔(Peter Thiel)。

非盈利新闻网站 ProPublica 援引美国国税局数据显示,泰尔的 Roth IRA(一种个人免税退休账户,以下简称罗斯账户)价值,在 2019 年就积累了超过 50 亿美元,而在 1999 年只有区区 2000 美元。

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

2018 年美国人的罗斯账户中平均价值为 39108 美元,50 亿美元大约是平均 127851 个美国人的罗斯账户总额。

而泰尔只需要等到他 59 岁半,也就是 2027 年 4 月再从他的账户中提现,就永远无须为这几十亿支付一分钱的税。

泰尔是谁?

说起这个名字,很多人都比较陌生。泰尔不像此前所提及的那些富豪般赫赫有名,但你或许见过下面这张照片。

是的,泰尔和马斯克师可谓出师同门。

和马斯克一样,他也是 PayPal 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在卖掉 PayPal 套现后,泰尔并未选择继续理工科的工作,而是创办了一家全球宏观对冲基金 Clarium Capital,并在此后将更多精力放到了投资界。

转战投资后,泰尔依然眼光毒辣。

2004 年,泰尔以 50 万美元帮助一名哈佛在校生创业,换取了 10.2% 股份。那家公司就是日后家喻户晓的 Facebook,泰尔由此成为 Facebook 的第一位外部投资者。此外,他还投资了 Airbnb、SpaceX、Affirm 和 Stripe ,并于 2015-2017 年间担任著名孵化器 Y Combinator 的合伙人。

作为一位保守的自由主义者。他对政府的高支出、高债务水平和国际战争持批评态度,并且曾向包括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内的 50 多名美国右翼政治人物捐款。

与此同时,多年来他一直身体力行地推行反税收。

泰尔曾多次公开谴责政府对富人的高税收,并且一直是美国最著名的反税收政治行动委员会的主要资助者。

50 亿美元是如何炼成的?

罗斯账户是一种为退休设立的特殊投资账户,有两种用途:①以作为个人退休账户,其中中包含股票、债券等,通常由共同基金合作进行;②可以作为个人退休年金,来自人寿保险公司购买的年金合同或捐赠合同。

普通的退休计划账户,是从人们的收入的扣除一部分作为养老金存入账户,因此不需要征税,也不需要在这一过程中对股息、利息或投资收益征税。担当退休人员开始提现时,就必须为此缴纳所得税。

相比之下,罗斯账户则是直接免除了纳税义务,而不是推迟纳税。该账户中投资所获的回报金额增长是免税的,并且只要罗斯账户的拥有者 59 岁半后再提现,就意味着永远无须缴纳所得税。

其实早在 1997 年罗斯账户设立之初,美国政府由于担心它会成为富人们的逃税工具,便阻止了高收入人群(单身收入超过 11 万美元/年)的罗斯账户申请。但当时泰尔并未被纳入这部分高收入人群中。

现在的罗斯账户理论上只能缴纳 6000 美元/年(50 岁以上人群为 7000 美元)。

那么泰尔是如何往罗斯账户中存这么多钱的?

因为泰尔的罗斯账户中几乎所有的钱,都并非存入,而是来自对初创企业的早期投资。通常在出售这些股票时,将向美国美国税局缴纳 20% 的税款,但在罗斯账户中则不需要。

ProPublica 援引税务纪录称,自 1999 年之后,泰尔便不再向他的罗斯账户打钱了。

此后的短短一年间,他的罗斯账户价值就从 2000 美元跃升至 380 万美元,增长了 227490%。

在那之后,2001 年,泰尔又以美股 30 每分的价格购买了 PayPal 170 万股股票。

一年后的 2002 年,泰尔的这项投资就获得了 3150 万美元的免税利润,由于当年 eBay 以美股 19 美元的价格收购了 PayPal。

此外,泰尔对包括 Facebook 在内的其他一些初创企业的早期投资,也是通过罗斯账户进行的。

这些罗斯账户中的免税收益,可以用来再去投资其他公司。雪球越滚越大,账户里的钱也越来越多。

就这样,泰尔的罗斯账户价值最终在 2019 年突破 50 亿美元,这此前的短短三年该账户价值就跃升了超过 30 亿美元。

  鳄鱼的眼泪

泰尔曾在接受科技媒体 Big Think 采访中表示,美国税收制度存在“公平问题,超级富豪支付的税率低于中产阶级或中上阶层人士”。

他认为的解决方式,不是对富人征收更多税,而是“减少对中产阶级和中上阶级的征税额”,并减少他们对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等昂贵项目的依赖。

在泰尔所著的那本《从 0 到1》畅销书中,他称财富不是靠运气或不公平的优势建立的,而是靠比同行更勇敢的有眼光的投资人和创始人。泰尔在书中用了一整章来强调保守秘密的重要性,“每一个伟大的企业都是围绕着一个对外隐藏的秘密而建立的”,他如此写到。

现在,我们知道了泰尔的秘密之一是,他的财富不仅是靠头脑建立起来的,也靠着数额庞大的“合理避税”——截至 2019 年,他的 50 亿美元分散在 96 个罗斯子账户中。

得益于类似罗斯账户这样的东西,超级富豪们的私人财富远比网上的公开统计信息大得多。

2019 年,福布斯统计的泰尔个人净资产为 23 亿美元,甚至不及他罗斯账户价值的一半。就算截至今天,福布斯统计的这一数据也仅有 54 亿美元。

像泰尔这样由于赚的太多无法直接像罗斯账户存钱的人,总能找到所谓的“后门”,使用罗斯“退休账户”积累巨额资金对超级富豪来说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据 ProPublica,截至 2018 年底,在伯克希尔哈撒韦最有可能接替巴菲特位置的泰德·韦斯勒的罗斯账户价值 2.644 亿美元;奥尔登全球资本创始人兰德尔·史密斯的罗斯账户价值 2.526 亿美元。

此外,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巴菲特虽多次公开宣称支持对富人多征税,但他同样是避税富人中的既得利益者。截至 2018 年底,巴菲特的罗斯账户价值 2020 万美元;文艺复兴的前对冲经理罗伯特·默瑟的罗斯账户价值 3150 万美元。

当大多数美国普通人还在尽职尽责地纳税时,为他们国家的军事和基建设施等提供资金的时候,美国最富有的人们正想方设法地“合理避税”。

罗斯账户俨然已成为富豪们收刮普通纳税人财富的投资工具,而据 ProPublica 援引美联储 2020 年的研究数据,四分之一达到工作年龄的美国人没有退休储蓄。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