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的事能算召回吗? 特斯拉姿态变化 公众是否买账

原标题:OTA 的事,能算召回吗?

文/鐵西區的李子

来源:十一车(ID:autoknows) 

三天前,特斯拉宣布召回中国本土的 28.55 万辆 Model 3(含部分进口车型)与 Model Y。这则新闻里最值得注意的一点当然就是:召回将以 OTA 形式进行,不需要车主开车到店。

OTA 形式,让整个召回事件看上去更像是一次危机公关,而非单纯召回。

就产品存在 bug 这一点来说,召回早就不是唯一的解决途径,OTA 本身就是解决 bug 的合法且合理的手段,甚至解决 bug 本身就是 OTA 的重要目的之一。如果去翻一翻新造车公司历次升级说明,bug 这个词的出现频率当然不会低。何小鹏之前说智能汽车的核心是运营而非制造,因此疯狂被喷,原因也就是这个,特斯拉和国内新造车在设计架构和软件运营方面比传统车厂都有太多的基因优势。

大体上这就是一个“要文斗不要武斗,文斗能触及灵魂,武斗只能触及皮肉”的事情。能用 OTA 解决,干嘛非要召回?

用最简单直白的逻辑来想:对于任何车厂来说,如果某项隐患可以通过 OTA 升级来解决,人车都不需到店,那么它是会悄无声息地升级过关,还是会大张旗鼓地发公告说‘我要召回啦’然后 OTA 呢?答案应该是不言自明的。更何况特斯拉之前几次召回事件都对股价造成了或大或小的影响,对于这家资本敏感度极高的企业来讲,ta 们想要把事情闹大的可能性实在不高。

“特斯拉 VS 空头”向来比“特斯拉 VS 巨头”精彩,图为 2018 年马斯克的特斯拉私有化推特
“特斯拉 VS 空头”向来比“特斯拉 VS 巨头”精彩,图为 2018 年马斯克的特斯拉私有化推特

再来看看特斯拉近期的几次召回:

今年 2 月,特斯拉因嵌入式多媒体存储卡(eMMC)故障,导致中控屏幕无法正常使用,申请召回 1.35 万辆 Model S 和 Model X。

同一时期,德国汽车管理局宣布,特斯拉因成型不良须在全球召回约 1.23 万辆 Model X。

今年 5 月,特斯拉因“制动钳螺栓固定可能没有达到技术要求”在美国召回了部分 Model 3 及 Model Y 车型。

本月初,特斯拉因安全带、制动系统存安全隐患,在中国召回 734 辆 Model 3 车型。

之前这几次召回,原因无一例外都出在硬件问题上,必须返厂。唯独 26 日这一次的召回,明明可以 OTA 解决,偏偏大张旗鼓申请召回。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要不然是特斯拉突然转性了,开始讲究“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即便是软件可以解决的 bug,也必须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给用户说清楚”。这种可能性大吗?这还真不是针对特斯拉,任何一家科技公司都不可能这么坦诚。

那么关于这次召回,最合理的解释或许是:

Model 3 在中国出了这么多事故,上海车展维权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维权车主还因此被行政拘留;高层此后就此事件的回应让公众更加不满;一系列事故的真正原因至今没有让人信服的定论;此前在中国的召回车型仅涉及 700 余辆,并且明确声明与事故无关(而美国本土召回车辆远远超出这一数字)。这一系列的事实面前,特斯拉中国必须做出些更高调的弥补姿态,必须体现出来更真诚的姿态,否则对于市场根本说不过去,也会让很多相关人士感到难堪。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李颜伟对这次召回的定义可以说非常恰当:“这次召回也算是一个姿态,此前多位车主声称车辆突然加速导致撞车。”

所以承不承认失控加速、刹车失灵是车辆本身的问题,这一点或许已经不是关键了——说到底我们还是不能真正确定原因——但是特斯拉那种对待用户、对待消费者的方式是绝对不行的。任何企业如果面对群体性问题的时候,就只知道两手一摊“与我无关”、“是你的错”的话,那它得到什么下场都只能说是活该。

图片来自 Getty Images
图片来自 Getty Images

因此今年来中美的数次召回虽然还是没有涉及到失控加速和刹车失灵的根本问题,但特斯拉不召回就是不行,至少要表明一下态度:“我们还是在意用户的。”所以说这其实更像是一场危机公关。危机公关不负责解决问题,它的职能是安抚情绪。

更何况特斯拉不能只对自己负责,也同样不能只对用户负责,还得对市场监管负责。这么轻松容易就让 ta 们含混过去的话未免太跌面子,而且公众的不满还会继续膨胀。

至于根本问题:失控加速和刹车失灵。这事到底怪特斯拉还是怪用户,到底怎么解决?事实当然重要,只不过事实往往又并不是纯粹的,很多时候它甚至不得不按比例分配。比如坚果 Pro 削苹果那事,老罗用一场直播强行证明了其它手机如果硬要削,也不是完全削不下苹果皮。

虽然特斯拉这些事情不太一样。但很可能也会如此演化:最终结论如何、解决方案如何,事实未必是关键依据。情况类似斯大林暴毙之后的苏联的权力争夺,总有人用某种“命数”般的理论说赫鲁晓夫上位是历史规律,但事实是朱可夫支持了赫鲁晓夫,后者才得以搞掉了贝利亚。那不是什么历史规律,那完全是动态的、主观的、一系列不确定因素导致的结果。

截图自《斯大林之死》
截图自《斯大林之死》

特斯拉中国此前的姿态是:你跟我玩硬的?看咱俩谁更硬?如今 ta 们的姿态已经有了变化,仍然坚持错不在自己的同时,愿意服软了,主动给用户台阶下了。于是整个事件的走向变得很微妙。

如果公众的反应是就坡下驴,这事差不多就会这样了结,事实如何也就不再重要。

如果公众不买账呢?嘿,那就还有戏看。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