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共享单车?爱回收上市背后,是二手交易的回光返照

图片来源于陆玖财经

图片来源于陆玖财经

原标题:二手交易的回光返照

真正有价值的,是数据之后的东西。

文/周游 

编辑 : 丽雅

来源:陆玖财经

爱回收上市,转转融资,一直被人诟病的二手交易似乎迎来了第二春。

618 当天,京东本部在庆祝自己的十八周岁生日,由它投资控股的二手交易 App 爱回收则以首家 IPO 的二手电商姿态出现,更名万物新生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RERE”。上市当天,万物新生股票报 17.21 美元,上涨 22.93%,总市值 37.93 亿美元。

二手电商市场,资本的活跃不止于此。618 前一日,转转宣布已经完成 1 亿美元 D1 轮融资,由小米集团战略领投,尚珹资本、顺为资本跟投,开元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但与对京东既有业务的看好态度相反,起初有许多投资界人士并不认为背靠京东的爱回收能获得太多青睐。“在二手交易这个领域,闲鱼和转转都更接近行业老大的位置,爱回收作为第二梯队,获得肯定的路途艰难是可以想象的。”专注投资领域的专业人士梁化(化名)表示。

而事实上,截至发稿,万物新生的表现也有所回落,市值缩减为 31.52 亿美元,股价也跌至 14.17 美金。

新上场的选手,表现飘忽很正常,但就像过去奥运会教练做的那样,透过许海峰成绩并不优秀的靶纸,依然能发现其持枪稳定的优势。爱回收的成绩究竟如何,二手交易 App 的未来又该何去何从?真正有价值的,是数据之后的东西。

01

同学们成绩究竟如何

根据万物新生 5 月提交的招股书,2018 至 2020 年期间其收入保持增长,2021 年 Q1 的同比增长率达到 118.78%,其中虽然有去年疫情经济低迷的影响,也不妨碍这个数字体现它的营收实力。

而同样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尽管亏损幅度在收窄,但万物新生到目前仍未实现正向盈利。今年一季度 Non-GAAP 调整后经营亏损 3357 万元,同比 2020 年 1 季度的 1.19 亿元亏损实现大幅减亏。在过去三年间,万物新生的净亏损分别为 2.08 亿元、7.05 亿元、4.71 亿元,合计约 14 亿元。从资产负债表看,2021 年 Q1 为止万物新生的流动资产合计 18.72 亿元,流动负债合计 10.8 亿元,弥补亏损的路,万物新生还需要继续走下去。

当然,转而研究其他指标会发现万物新生的盈利能力的确有在改善。财报中提到,通过业务规模化效应及提供包括检测及代运营在内的平台服务,万物新生集团在提升毛利率方面得到了很大助力,2020 年已达到 25.7%。履约费用率也从 2019 年的 16.7% 减少为 2020 年的 13.7%,带动其履约毛利率从 2019 年的 2.5% 大幅提升至 2020 年的 12.0%。

从营收结构来看,万物新生正在调整平台服务的占比。净服务收入从 2018 年的 0.4% 到 2019 年的 5.1%,再涨至 2021 年 Q1 的 13.5%,2020 年 Q2 到 2021 年 Q1 四个季度,集团平台服务收入同比增长速度分别为 650.4%、167.3%、86.7%、136.8%。

除了线上平台服务之外,线下门店的优势,万物新生也不想放弃。数码博主陈轶亮认为:“爱回收现在线下的门店量很多,一般都是以柜台的形式出现在消费者的生活当中,为人们省掉邮寄费用,解决了验机、估价、回收等一系列操作麻烦,让消费者可以非常快捷地把一部手机回收掉,相比闲鱼来说,在时效方面更有优势。”

作为综合型平台,闲鱼的优势在于渗透率和 GMV。申万宏源研报提到,两个综合型平台闲鱼和转转已经占据二手电商 90.9% 的市场份额,渗透率分别达到 72.9% 和 33.1%。疫情也提升了二手电商平台的活跃用户数和活跃程度,2020 年 3 月闲鱼的 MAU 达 8850 万人,同比增长 39%,人均单日使用次数也从 2019 年 3 月的 8 次增加至 2020 年 3 月的 9.8 次。

在阿里为数不多提到闲鱼的财报里,只披露了 2020 财年闲鱼的 GMV 突破 2000 亿元,并没有涉及具体营收,不过阿里给闲鱼的定位是“离钱最近,离赚钱很远”,从中亦能窥到变现艰辛的痕迹。

02

市场虽大却都不挣钱

从万物新生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来看,GMV 和交易的消费品数量呈现连年增长,GMV 从 2018 年的 57 亿人民币增加到 2020 年的 196 亿人民币,交易消费品数量也从 690 万提高到 2360 万,可见二手市场的生意还远未到头。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 年度中国二手电商市场数据报告》显示,2020 年我国二手电商市场规模达到 3745.5 亿元,较 2019 年的 2596.9 亿元,同比增长 44.22%。预计 2021 年市场规模将达到 4111.7 亿元,同比增长 9.77%。

但与广阔市场对应的,是大家都不好挣钱。二手电商行业专家吴腾(化名)告诉陆玖财经:“二手市场上,目前来看,能实现规模化并且盈利的仅有二手房、二手车、二手 3C 和奢侈品箱包行业。”

连年亏损的爱回收自不必说,2018 至 2020 年爱回收的营销开支始终在上涨,却没能实现用户数量的追赶。比达数据显示,2021 年 3 月,二手电商 App 月活跃用户数中,闲鱼与转转分别是 5734 万人与 1461 万人,爱回收仅为 51 万。

不过吴腾也指出,爱回收的流量不仅仅来源于官网、App 和小程序:“在线上有来自京东和手机厂商合作以旧换新带来的流量,在线下有来自 800 家门店带来的流量,相比粗放式的流量采买,这种方式更加精准。”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认为,二手电商已经初步形成“两大寡头、四大梯队”的市场格局,两大寡头分别为闲鱼、转转。阿里近段时间的财报中不曾披露闲鱼的相关数据,转转集团最新发布的年度二手交易服务白皮书则显示,集团收入较 2019 年同比增长了 229%,3C 数码的 B2C 业务支付订单量同比增长 267.2%,全年验机服务订单量同比增长 219.04%。

3C 领域,转转将直面竞争对手爱回收,不过据 CIC(灼识咨询)报告,二手 3C 交易和服务领域,2020 年万物新生集团的交易台数和 GMV 均位列中国市场第一名,并且高于行业内第二至第五名的总和。

转转与爱回收的对抗输赢难辨,然而依照陈轶亮的说法,二手交易的消费者对平台的选择不具有排他性,这会为平台的品牌打造带来困难,市场争夺更是结局不明。

“其实消费者看重的还是哪个平台的回收价格会高,最后手上获得的钱有多少。比如说同样一部手机,可能在A平台只有 2000 块钱,但是在B平台可以拿到 2500 元的回收价,加价或者提供其他优惠这种细微的行为,让消费者感受到这个平台的优势,和哪个平台跟企业背景倒没有什么关系。”陈轶亮告诉陆玖财经。

但吴腾对此提出了不同的看法:“C2C 模式适合低客单价、非标准化程度高的二手商品,诸如家居用品、书籍、鞋包之类,闲鱼就是这种模式的代表,中间平台的撮合作用大于保障作用和为集团进行流量收揽。而以万物新生为代表的 C2B2C 模式适合高客单价、标准化程度高的商品,比如房、车和 3C 数码。对于高客单价和高标准化的二手商品,消费者的独立判断能力较弱,需要一个专业的中间服务商,提供回收、鉴别、检验、售后保障等一系列服务。”

而在企业一侧看来,消化货物的能力更是需要长期培养。“就比如每年双十一和九月的苹果新机发布会,都会让市场上大量、密集地出现二手机,周转压力也会大幅增加。企业能不能应对这些情况,如何快速消耗掉这些货物让其开始流转,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从业者于全(化名)说。

03

未来的光从哪里映射

2020 年 9 月,集团创始人兼 CEO 陈雪峰宣布爱回收更名万物新生,表示爱回收的创立初心是“让闲置不用,都物尽其用”,而“万物新生”正是这一初心的延续和落地。

有人提出这或许代表爱回收即将从 3C 领域扩展为全品类,不过一位接近万物新生的人士告诉陆玖财经,这个看法有失偏颇,“更名前的爱回收旗下已经有很多公司,包括 C2B 的爱回收、B2B 的拍机堂、B2C 的拍拍和海外业务,随着业务的拓展,包含的内容也越来越多,当爱回收这个名字不能包含所有品类时,选择更名不难理解。”

申万宏源的研究报告指出,我国整体上仍然处于消费升级的第三消费时代,不同线级城市间出现消费分级,消费观念上更加注重产品本身的品质,生活观念上断舍离开始兴起。这给了二手电商极大机会,申万宏源预测国内更多闲置经济将通过二手电商的渠道进行交易,头部企业的集中度会愈发提升,综合类平台的优势将更加凸显。

不过还应该看到,综合类平台和垂直细分领域之间的关系不是你死我活,除了依靠淘宝天猫和腾讯社交流量支持的闲鱼和转转,上海申银万国证券在《掘金万亿闲置经济 二手电商快速崛起》报告中也表示,爱回收依靠京东强大的供应链以及 3C 数码品类支持,叠加众多的线下门店资源,在垂直细分领域将做大做强,值得看好。

于全表示:“质检一个奢侈品包包或首饰,需要用到的数字化、自动化等设备跟质检一台手机完全不一样,手续、体系和人才储备等事物无法复用,其实就起不了规模效应,不利于垂直领域转型全品类。”

资本不会轻易吃亏,他们怎么看二手电商行业,从投资的频次和投资方就能看出来。转转获得融资,万物新生成功上市,站在身后的多为小米、京东、老虎环球基金等巨头。以万物新生为例,公开资料显示,2012 年以来,五源资本、京东集团、老虎环球基金等投资机构始终在支持万物新生集团,招股书还显示除了长期的战略股东京东,快手也于 2021 年 5 月投资了万物新生集团。

吴腾告诉陆玖财经,无法证明未来的商业模式不会被资本接受,哪怕能一时瞒天过海,也基本会在C轮宣告结束,能坚持到现在这件事本身就足以说明很多。

04

是不是下一个共享单车

不管是人生还是创业的道路,选择都可能比努力更重要。爱回收创始人陈雪峰曾经在 WISE 大会上分享自己认为的爱回收关键词,其中一个是大赛道,另一个是重度垂直。他把自己的经历总结为瞄定一个天然广阔的赛道,有目的地做得更细分,避免巨头的竞争,然后构建壁垒。

商业领域中有人选择做大,海纳百川把全品类归置一体;也有人选择做小,选好发力方向就不再为旁的事物落下余光。

两种选择从本质上来说没有优劣,只是目前来看,起点相似的公司,发展的路途也逐渐产生区别。闲鱼为淘宝聚合大量流量,只说 GMV 不提净利润的本体却似乎收入甚微;2020 年 5 月合并了找靓机的转转,全品类发展的同时开始攻坚 3C 数码,显露转型意图。

细分垂类的爱回收作为另一条路上的跑者,十年发展后上市,新征程才刚刚开始,说成功或许也为时尚早。二手交易固然是个大市场,但从开始的入局破冰到最终的体系成型,竞争压力依旧不小。

爱回收有京东,转转有腾讯,闲鱼有阿里,三家背后都有巨头注资控股,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共享单车”,只为补充流量而不为产生盈利,问题短期内或许还得不到答案。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