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大小周,就能换来周末自由吗?

文/张晨阳、郑晓慧

来源:DT 财经(ID:DTcaijing)

最近,互联网大厂再次备受关注。

6 月初,腾讯旗下的光子工作室倡导员工停止 996;6 月 20 日,#字节跳动1/3 员工不支持取消大小周#成为微博热议话题;随后,6 月 24 日,快手科技宣布将于 7 月取消大小周制度,让员工按需加班。

(图片来源:微博)
(图片来源:微博)

很快,快手取消大小周的话题冲上热搜第一。截至目前为止,微博话题阅读量已经达到 3.9 亿,并出现了许多不同的或赞同、或质疑的声音。

DT 君采集了一些数据,并采访了一些曾经或现在在互联网大厂工作过的朋友,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因素影响了大家对大小周的不同看法;没有经历大小周的人,为什么也在面临相似的职场困境。

地区不同

对大小周看法不同

所谓‘大小周’,是目前在互联网行业中比较普遍的一种休息方式。意思是这周单休,下周双休,以此不断循环。

根据 36 氪的报道,快手内部的大小周被称为‘聚焦日’,今年 1 月开始试运行。经过半年试运行后,决定取消。如果有项目需要加班,快手将按规定付工资。周末加班支付 2 倍工资,国家法定节假日加班则支付 3 倍工资。

(图片来源:微博@荆楚公子)
(图片来源:微博@荆楚公子)

本以为这是一个所有人都会支持、赞同的决定,互联网人可以拥有宝贵的双休,不用为了大小周而秃头,有更多时间回归生活,但事实并非如此。

根据微热点的数据,在 #快手 7 月将取消大小周# 话题登上热搜后的 24 小时内,不同地区对取消大小周产生了分歧。

微博上,对‘大小周’讨论热度最高的 TOP10 地区中,当大部分地区都认为取消大小周是一件好事、表现出喜悦的时候,北京、广东、浙江这三个互联网大厂主要分布的地区,显著情绪都是中性的。

这意味着有一部分人对取消大小周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兴高采烈,反而保持中立甚至相反的态度。

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分歧呢?是什么因素导致他们有不同的想法?

正在经历大小周的人

都是怎么想的?

每个正在经历大小周的人,或许肉体践行着相似的作息,大脑却有着不同的想法。

根据微热点的数据,当人们在微博上讨论大小周时,关键词基本离不开互联网大厂、周末休息和收入。

与钱相关的关键词被网友频繁提及。其中,‘高薪’和‘低薪’分别被提及了 26848 次、26744 次。‘工资’和‘加班工资’分别被提及了 22547 次和 11769 次。

这不难理解。虽然大小周意味着加班,但不少互联网大厂的员工都在面试时被 HR 提前告知关于大小周的情况,他们会因此得到相应的加班费。

DT 君采访了一位在字节跳动的员工小M(化名)。他毕业两年,成为程序员后一直在经历大小周,但并不对此反感。他表示,公司会根据不同部门付相应的加班费,一般是平时日均薪资的 1.5 到 3 倍。

换句话说,如果你的部门越重要、KPI 表现越好、或者岗位级别越高,你的日均薪资越高,你的加班费也会越高。

这也是为什么小M告诉 DT 君,他其实并不抵触大小周。‘只要加班工资配得上加班的辛苦,就愿意接受大小周。主要是想多搞点钱。’

但与此同时,有人乐意用辛苦换钱,也有人苦于大小周让自己身心俱疲。

在脉脉上,有人曾提出疑问:‘双休和大小周真的差别很大吗?感觉一个月也就少休息了 2 天。’我们采集了这条问题下的评论,有超过一半的人都认为‘差别很大’。

从表面上看,少休息 2 天或许并不算什么,但网友提供了另一种算法:双休是工作 5 天,休息 2 天,休息工作比2:5=0.4,相当于平均每工作 1 天,休息 0.4 天;大小周的小周,是工作 6 天,休息 1 天,也就是平均每工作 1 天,休息 0.167 天。两者足足相差了 2.4 倍。

他们普遍认为,自己往往还没休息好就投入下一轮工作,生活幸福感很低。最难受的是,如果有另一半,甚至已经结婚生育,他们更难将时间和精力分给家庭。

章华(化名)的对象曾在某互联网大厂工作,有大小周,而且经常加班,晚上 10 点多才到家。去年 12 月中旬是章华对象的生日,本想过得有仪式感一些,但对方因为加班,很晚才到家。

章华无奈地告诉 DT 君:‘点蜡烛、许愿、唱生日歌、吃蛋糕、吃外卖,一系列流程就像掐表一样走完。而且两个人都已经累倒在沙发上,还是控制不住边吃蛋糕边聊工作。’

用一句话概括,就是‘明明肉体想要放松,但是灵魂早已被工作占据’。

没有经历大小周的人

面临着相似的困境

关于是否应该取消大小周的问题,每个都有自己的立场和看法。问题在于,取消大小周后,人们的工作压力就会因此减少、生活质量就能从此提高吗?

DT 君曾在上个月发布一份‘国产青年周末怎么过大调查’,在回收到的 3037 份有效问卷中,我们发现,以 10 分为满分,年轻人对自己周末的评价平均只有 5.67 分,有超过四成的人打了不及格。

许多人即使没有面临大小周,巨大的工作量和工作压力,也让周末的隐性加班无处不在。

DT 君采访了一位新媒体主编。她表示,虽然每周双休、每年也有 7 天起步的年假,但常年隐性加班,工作时长和强度堪比‘大小周’。她的生活状态可以具体表现为:

①微信全天在线,吃饭、走路时经常翻看消息;

②非工作时间,只要出门都习惯背着电脑;

③周末‘报复式睡觉’,中午 11 点起,下午可以继续睡;

④看资讯时,不自觉思考‘这个热点要不要追’;

⑤对工作本身的意义没有太大追求,只想搞钱。

休息时也准备好随时工作,已经越来越成为职场人的常态。即使是周末,领导的消息也会不分昼夜地突然弹出。只要钉钉一响,就会马上进入工作状态。

在‘国产青年周末怎么过大调查’的结果中,所有接受调查的人群里,有接近一半的人表示分不清工作和生活的界限。

和 996、007 一样,人们不仅关心‘大小周’这种休息制度的合理性,更关心‘大小周’背后,隐藏的当下职场人面临的普遍困境。

当互联网大厂 996、大小周加班的制度氛围蔓延到不少中小企业,加班已经被默认为奋斗和拼搏的符号,许多人不得不‘自愿’加班。

某教育类公司的员工 Cici(化名)就告诉 DT 君,公司不大,在老板的注视下,几乎没有人会按时下班。‘很多时候我都想早点下班,但看着旁边不停敲键盘的同事,我就不好意思走,只能开着电脑假装工作。’

这种形式主义加班,降低了职场人的工作效率,也剥夺了职场人对工作的热情和精力。

取消大小周后

一切都会好起来吗?

回到一开始提到的问题,强制下班、取消大小周,真的是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吗?

从制度上来看,它的确把更多的休息时间还给了职场人。但从长远来看,这似乎是一道无解的题。

一些接受采访的大厂人表示,对以后的工作、休息表示怀疑。在快速扩张的大厂,每个部门、项目都有 KPI,工作和压力会从高往低、一层层压到员工面前。

在工作量不减的情况下,即使不在公司实行大小周,职场人也会换个地方继续加班。‘毕竟工作来了,该做还是得做。’

这和塔门在文章《谁动了年轻人的周末》中提到的一致:‘显而易见的事实是,如今人们越来越能意识到自己正在被异化。一方面,人们能够认识到个人对于庞大的资本主义机器而言仅仅是一个螺丝钉;另一方面,对工作系统的反抗是不现实的。’

但人终究不是工作的机器,不应被当作成本、收益的计算符码。

未来或许尚未可知,但别忘了早在 18 世纪,康德就已经说过——

‘人是目的,而非工具。’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