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ClubHouse是一种病

文/半佛仙人  

来源:半佛仙人(ID:banfoSB)

1

自从马斯克老师推特带了一下,Clubhouse 以后,国内忽然多了很多文章鼓吹这玩意是创新,是社交平台的未来,还有吹这东西能改变世界的。

一开始我被唬住了,所以专门去体验了很久,为啥现在才发文章,因为实在太无聊,我一下子忘了有这么个 APP 存在了。

那些狂吹 CH 的人,我比较怀疑大家平时的网费是不是都当私房钱藏起来了。

搞媒体的需要追热点我理解,但现在国内又冒出来很多公司说 CH 是创新,我们要做中国的 CH,谁做出了中国的 CH 谁就赢了。

我有点茫然,还中国的 CH,CH 自己不就是美国的 YY+Soul 吗。

国内的企业竟然喊着创新又抄了回来,这就是出口转内销吗。

CH,或者说类 CH 的语音社交产品,在解决风险问题前,别做了,做了先把自己给弄出问题来。

风险都有哪些?

一、声音风险。

一群人聚在一起用声音聊天本身就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情,因为很容易造成内容的失控。

大家自己思考一下,平时我们聊天,男孩喜欢聚在一起吹牛逼,女孩喜欢聚在一起悄悄话,大家都喜欢聚在一起嚼舌根聊八卦,尺度都是异常的大,甚至很多话说出去都不只是政治不正确,甚至是可以被打死的。

但为什么我们没有死?

正常情况下,要么我们是线下在一起聊,又或者线上在一个小范围的群里聊,是有一个边界和隔离在这边的,这也是私下和公开的区别。

那么问题来了,Clubhouse 类的产品,肯定不算私下对吧?

当放在一个大规模的半公共甚至完全的公共场合畅所欲言的时候,这本身就是风险。

不仅是对讨论的人是风险,对平台更是风险。

从平台角度,怎么把控风险呢?

微信 QQ 已经是基础设施了,不叫平台风险。

陌陌探探这种主要是 1 对1,不叫平台风险。

而一个半公开的,聚会性质,带主题房间的聊天,平台是要面对风险的。

不信?Soul 和即刻的前车之鉴就在这里,还有多少人记得一个短时间爆火然后消失的唱歌社交产品?貌似叫音遇?

另外从技术基础上讲,视频直播平台,由于是 1 对多的模式,所以只要监控主播就好,成本可控,技术可控。

但是音频社交,还是这么多的人一起交流,不仅是服务器和服务成本,风控难度直线上升,而且声纹识别一直就是技术难点。

如果平台规模小,还可以通过人工监管,哪天真的把用户基数做大了,纯声音就是第一个雷。

二、用途风险。

一个几乎无法被监管的大众社交工具,在有坏心眼的人看来想象力就太丰富了。

这种产品里,不搞点黄色还是人么?

我在 CH 里面看到的唯一有价值的房间,是一个教男孩子如何下海的。

我怀疑是牛老师匿名去分享的。

而且这个东西太适合各种黑产和传销了,在 CH 上做黑产都不需要用黑话交流,讲话带点口音就是最好的加密。

平台是管不住用户的,但是有人管得住平台。

站在监管的角度,既然我根本监管不了这个平台,平台自己都管不住平台的用户和内容,那我的反应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平台要么自己改模式,要么干不了就别干了,别给老子添堵。

至于人工管理,确实可以,但是成本谁来出。

CH 本身就是一个成本特别高的平台,自己没有自有技术,用的是声网提供的技术支持(这还是个中国企业),而声网的价格可不便宜。

如果再加上人工管理的成本,CH 的投资方再有钱也不可能像这样无限烧钱,到现在 CH 还没营收能力呢。

国内的投资人已经被割了好几轮了,现在这种项目,还想骗,稍微难度有点过分了。

2

即使我们不谈风险问题,CH 这个产品在国内本身也是没有意义的。

任何产品,都要看所在市场的特点。

CH 在美国能火,因为美国在 CH 之前没有一款像样的音频社交产品,而且美国的疫情一直管不住,还越来越严重,但是美国人又有 party 文化,三天不嗨浑身痒。

做美国的 YY,市场一片蓝海,流量红利充足,又有疫情+国情的助攻。

需要挠头的只是怎么变现,毕竟全世界用户都喜欢白嫖不喜欢付钱。

不过流量够大,这或许问题都不大。

但是做国内的 CH 就很搞笑了,国内差你一个 CH 吗?

国内的音频市场明明是一片红海,几年前就已经杀疯了,各种细分市场都打出了脑浆子。

音频社交已经被各种约炮软件玩坏了,音频学习也被前两年各种知识付费玩坏了,就连游戏场景也有 YY 和 TT,搞点擦边球游戏,比心和小鹿不香吗?

更直接一点的,hello 里面【口嗨】多的都要飞起来。

另外还有各种线上狼人杀软件,CH 的潜在用户要么是已经被割韭菜割到吐,要么就是已经有了习惯使用的平台。

作为一个音频社交产品,CH 没有本质创新,国内早就有大量同质化的产品了,而且还因为过度内卷,卷出了一大批擅长吸引用户(以及圈钱)的音频主播。

不管是想在国内复刻 CH,还是正版的 CH 进来,首先要打败的都不是同行的产品,而是竞争对手产品上,那些三句话以内就能留住一个大哥的主播。

而且这些主播才是真正的高价值资源,我可以天天听小姐姐哄我睡觉,我能天天听马斯克睡觉吗?我不怕梦到自己死在火星上吗?

而且从模式上来讲,纯语音聊天模式都可以追溯到两千年初了,当时的雅虎通全球版,新浪聊天室,玩得不比 CH 花里胡哨多了?最后还不是消失于茫茫人海,当年火得不行的雅虎通 2018 年彻底关闭的时候连个热搜都没上。

纯音频社交根本不是刚需,或者说这种需求早就融入到了其他活下来的产品之中,就像一滴泪消失在雨中。

说得好听一点,CH 是古典互联网精神,是文艺复兴。

说得不好听,CH 就是炒冷饭,从产品和模式上都很无聊。

而且即使你通过砸钱买流量和请网红,硬是把产品做起来了,有了初期用户,发展得很好,数据增长非常猛。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最大的可能是大家聊得很好,最后互相加了微信。

国内的社交软件很多,但是除了微信,其他的社交软件都只能算社交细分软件,满足的都是垂类需求而不是社交需求。

例如约炮,例如认识陌生人,例如打游戏,例如工作对接。

有用的时候才打开来,平时谁有事没事天天看。

一旦真的要和某个人产生长期和稳定的社交关系,那最后的结局必然是加个微信。

或许所有社交产品的终极意义,只是为加个微信埋伏笔。

某种意义上,微信悬浮在所有社交产品头顶,能与之并肩的只有前任老大 QQ。

如果不做大,只做小而美的话,那当然 OK,刚开始的时候 CH 也确实是硅谷码农和投资人们吹牛对骂的地方,当时的 CH 虽然是炒冷饭但也很有趣。

但资本答应么?

各种小而美的播客半死不活的,他们的今天就是产品的明天。

3

说到播客,无论是在 PC 时代还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播客都注定是一个小众需求。

用户需求是随技术发展更新的,纯音频并没有相应的技术断代,也就没有成为主流的机会。

流量贵,传输效率低的时候,文字是主导。

网速再快一点的时候是图文混合。

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资费降低,加上 5G 技术的出现,短视频和视频直播成为了未来的发展方向。

没有哪个时代是网速刚好可以传输音频但是又不能传视频的,如果真的这么卡我就直接看文字好了。

文字的信息密度不比音频大多了?

如何在浩如烟海的音频中索引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并且你进去的时候都已经不知道口嗨到什么进度了。

用户玩个微信都不乐意听长语音,微信尽量发文字都成为新时代社交礼仪了,一个只能听长语音的平台不是要把用户逼疯。

播客的需求当然不可能消失,司机开车的时候需要听电台,碎片时间适合听有声书,而且助眠也是音频聊天室更合适,毕竟看小姐姐的视频直播容易越看越精神。

但是 CH 要成为主流社交平台就扯淡了,用户粘性怎么培养,谁他妈要天天听一堆大佬吹比啊。

网上的视频多了去了,除了那些言论特别劲爆的,大部分大佬的采访视频都没人看。

专业访谈都没人看,凭什么认为把访谈换成直播就有人看了。

国内有很多商业大佬开过直播,开一次两次的时候,大家因为新鲜感还会来看你一眼。

不是什么所谓的朝圣,大家只是来看热闹的,人人都爱看热闹。

但是如果你天天开,直播数据肯定断崖式下滑,因为听大佬吹比的持续吸引力远远不如看小姐姐直播。

小姐姐有黑丝,商业大佬有黑丝吗?

小姐姐可以穿 JK,马斯克老师能穿 JK 吗?

关键是,哪个大佬有空天天直播,他们没点正事吗?

天天有空在上面分享的大佬,是不是已经过气了?

如果我是股民,看到我买了股票的上市公司的高管天天在 CH 上面吹牛比,我不会觉得好亲切,好想看,我会觉得很担忧。

他怎么有这么多时间在网上冲浪,他是不是工作量不饱和?

而且大佬在 CH 上吹比对他们自己也是有风险的,大佬也是人,是人就有口嗨的可能。

如果是发文字,还有人可以审稿;

上节目和视频直播,很多都是录播,都是可以规避风险的。

但是 CH 的模式就决定了没人能给大佬的言论把关,如果一个上市公司的高管在 CH 上吹比的时候吹上头了,不小心说了什么不该说的,造成了恶劣影响,这个后果谁来负责,大佬自己可能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而且这些大佬互相吹牛逼,对用户产生了什么价值吗?

用户为啥要听他们吹牛逼?

为了以后可以和别人炫耀说我知道大佬家装 wifi 密码都用银质托盘吗?

那别人肯定会说我不关心大佬家的 wifi,我只关心大佬家的 wife。

所以最后问题来了,听他们吹牛逼对我有啥好处?会给我一毛钱吗?如果不会,我为什么要理会?

看大佬露脸我都看腻了,我怎么可能天天听大佬吹比。

还不如看小姐姐跳舞,干什么都不如跳舞。

既然用户不可能天天看大佬吹比,大佬自己也不可能天天吹比,时间精力和风险管理都不允许,那么目前 CH 吸引流量的所谓大佬中心模式根本不可能长久。

再说马斯克老师能带火 CH 也不是因为他是大佬,而是因为他是网红,CH 上那些聊天室最火爆的,里面不一定有真大佬,但是一定有真网红。

大家一拥而上,真的是为了听大佬的思想吗?不,只是为了和网红合个影,然后发推特,发脸书,发朋友圈。

所以那些说 CH 满足了什么思想需求的都是在扯淡,大家互相装X而已。

很多人读大学的时候,上课的教授都是真大佬,他们还要逃课,思想需求根本不是普遍需求。

CH 满足的就是虚荣的需求,这个需求还没办法长久,因为虚荣也是需要多样性的。

我可以在朋友圈发一次我在 CH 撞到了某个大佬,也可以发两次三次,但我不可能天天发这些东西。差不多得了,再来就烦了。 

而且美国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网红做得好不但能当美国总统(前),还能当世界首富,还能给 CH 站台。

但是问题来了,既然 CH 火的本质是网红带流量,那么这和国内那些社交平台请明星入驻有什么区别?

你的黑人说唱歌手就是潮流和文化,我的凡凡和坤坤一样有自己的 freestyle。

当然,如果能把蔡经理请来,那肯定会爆炸。

但是蔡经理火了之后微信把所有好友都拉黑了,人家根本不想出现。

4

这东西无论是从产品,模式,创新,还是用户需求的角度,在国内都根本没有价值,但为什么还是有一大堆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跟风去做?

一个产品如果既不 toB 也不 toC,还有大量同类,那它大概率 toSBVC。

小公司做 CH 的主要目的是讲故事,告诉沙雕投资人这个东西马斯克都认可,CH 模式就是未来,你投资我们就是投资未来。

至于大公司,做不做 CH 都很正常,因为大公司做很多乱七八糟的产品不一定是因为有多重视,而是出于一种防御机制。

大公司的心态是你有的我也要有,虽然我不一定看得懂,但是万一你的产品真有什么东西,我也能及时跟进。

而且我同时在跑大量产品,这些产品里的百分之九十九都会死得很安详,但是只要有一个跑出来了,那就划算了。

头条就是典型的这种模式。

至于成本问题,我没有成本啊,主要成本就是程序员的头发,既然有空闲的头发,那不如让它们燃烧。

关键是,这年头大家都很焦虑。

国内的互联网行业发展经历了三个大阶段。

第一个是基础阶段,而全世界需要的互联网基础设施都差不多,这部分照抄美国就行了,那个年代的国内互联网人去硅谷逛一圈就能有十三个点子。

第二个阶段是流量红利阶段,从 PC 入网潮到移动互联网带来下沉市场,在流量高速增长的时期无论你干什么都好像是正确的,至少暂时的数据增长会掩盖一切将来的问题。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在这个时期想彷徨就彷徨,想不迷茫就不迷茫,反正一切都有流量来兜底,有资本来买单。

但是到了第三个阶段,也就是流量的存量阶段,增长空间没有了,下沉市场被瓜分干净了,大家一下子没有了用力的方向。

互联网公司们瞅瞅硅谷,本来想学习(抄袭)一下,结果发现硅谷也特么在炒冷饭,还反过头来抄我们的产品。

大家都快焦虑死了,总不能闲着吧,我们总得干点啥吧。

哪怕是在亏损也好啊,亏损可以说成是战略性亏损,闲着就没办法解释了。

这个时候美国来了一个 CH,而且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火了。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终于抓到了机会,就像困在枯井里的人看到了下雨。

虽然下久了他更可能被淹死,但至少现在能解渴啊。

至于做下去会发生什么,会不会是一场空,其实不重要。

因为大家都很焦虑,因为大家不敢闲着。

那就做呗,即使是在浪费时间,即使是在自己骗自己。

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