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陈睿,能将B站带到千亿吗?

文/秦安娜

来源:略大参考(ID:hyzibenlun)

拢住用户,就有了想象力。而资本,赌的不就是想象力嘛。

中国的 CEO 很少有人能像陈睿一样,在自家产品里,刷足存在感。他在B站的同名 ID,每逢有新的动态,都能收获大量用户评论。

“小陈,新年快乐”

“小陈上班别玩手机”

“小陈把我会员等级变成 7 级”

“小陈推荐的电影不错”

……

在用户的评论里,陈睿被叫做小陈,这称呼就好像他是坐在你隔壁工位的同事,或者是邻桌的同学,能帮你拿快递、取外卖、换桶装水。实际上,陈睿是B站的董事长,商务人士、有钱阶级。

但在B站,陈睿是被用户调侃的对象。这也是B站特有的社区氛围,甭管你是谁,来这儿都得被“二次加工”。

陈睿被二次加工出“已婚”梗,因为B站送给 UP 主的 10W 粉丝证书,陈睿的亲笔签名像“已婚”二字。也被加工出“最美舞见”、“B站最好营销号”等梗。还有B站用户,出钱给陈睿的 ID 充大会员。

当然,陈睿动态下的用户留言是被过滤过的,诸如“打倒陈睿”、“B站管理层无能”这样的留言,不会出现,据说此类发言会被禁言。这些都是据说,我没验证过,四级号,不想当封号斗士。

骂B站和陈睿的人很多,言辞激烈的如B站创始人徐逸那句“我想B站死”,或者老二次元用户的“希望B站早日倒闭”。这是爱过的另一种表现,关心你的会说“我想你死”,不关心的叫“你死不死”。

但是他们没说,B站关闭,这些用户可以去哪?这是问题的关键,B站没有替代品。它不像爱奇艺也不像抖音。B站像一位青年偶像,二次元只是它形象中的一面,它的内容带有一些前卫、有趣的态度,并混合着调侃、戏谑的搞笑节奏。这样的内容可以突破年龄层,做到向上和向下兼容。

马保国的名言,短期席卷多个圈层,二次元动画《无职转生》的辱女风波,令B站数次被骂上热搜,暴露出破圈后,B站新老用户互看不顺眼的状况。而B站对内容敏感度的把控,重头部对腰部 UP 主缺少扶持等情况,也暴露出众多短板。

但是除了B站,哪个互联网平台有这样恣意调侃的社区氛围。B站有太多问题,却仍是稀缺品。

总归B站是一直在出圈。陈睿说,三年前B站用户以 90 后和 00 后为主。去年,大量的 85 后已经成为B站用户,占比 86%。而新的目标是在 2023 年之前,B站月活用户数可以达到 4 个亿。

近日公布的财报,也披露了B站在 2020 年取得的成绩。2020 全年总营收 120 亿元,同比增长 77%。作为内容平台,B站主要卖会员为主的增值服务支棱起来了,Q4 季度收入 12.4 亿元,超过游戏成为第一大营收支柱。

B 站的亏损也逐渐加大,2020 年全年净亏损 31 亿元,同比扩大 138%,主要用在品牌推广。可以说B站是在撒钱买认知度。

之前在《B站的核心和边界》写过,B站在游戏、付费会员、广告、电商业务上,任何一项业务,单拿出来,在行业中都尚不具有竞争能力。但是,这些业务组合起来,就变成了围绕Z时代群体的生意经。

它代表这样一种思路,如果你在一个群体内有影响力,你会影响它的消费观念。这也是B站 COO 李旎讲的, B 站用户拥有了新消费的话语权,所以B站一定会成为广告客户必投的一个平台。

其实回顾互联网发展 30 年的历程,会发现它就是一部种草、拔草的历史,互联网开阔了人们的眼界,看过动漫、玩过游戏,就会渴望同款手办。看时尚博主的穿搭,美妆博主的妆容,会有购买同款产品的冲动。淘宝起家也是依靠卖家秀发力,实现的货币转化。

之前受限于信息传播速度和物流速度,种草和拔草的效应没有那么明显,现在变成了看到就要买到,淘宝买同款,抖音一键下单,视频平台电商化,远比想象的迅速。

所以,不要仅仅拿B站当一个内容平台,它是年轻人喜欢的文化品牌。也可能会是年轻人重要的种草渠道。拢住用户,就有了想象力。而资本,赌的不就是想象力嘛。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