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海才是在线教育的出路?

文/武昭含

来源:字母榜(ID:wujicaijing)

出海,正成为国内在线教育行业的自我救赎之路。

国内市场竞争激烈、获客成本高昂;愈发严厉的监管政策也让行业前景十分暗淡。相比之下,国际市场体量巨大,监管相对宽松,再加上新冠疫情催生了庞大的居家学习需求,为在线教育公司带来新的机会。

国内教育公司出海并非新鲜事。2017 年起,好未来、猿辅导等头部企业相继展开海外布局,在资本、工具、内容和服务出海上均有试水,覆盖课程辅导、语言培训、儿童启蒙等多个细分板块。

猿辅导则在 2019 年间接成立了猿印、猿竺两家公司,专攻印度市场,推出 K12 在线辅导平台 ODA Class。猿辅导创始人李勇透露,ODA Class 上线 50 天内收获了超 100 万的订阅者。

据志象网报道,猿印目前累积付费用户接近 20 万人次,排名印度 K12 直播辅导赛道榜首。知情人士称,猿印今年收入估计在 300 万美元左右,明年有望增至 2000 万美元。

语言学习赛道的流利说,从 2020 年起加速面向全球不同地区进行本地化运营。LingoChamp(流利说国际版)已支持 8 种语言版本,包括中文、日语、韩语等。2021 年一季度,流利说海外业务营收及付费用户均实现环比 90% 的增长。

创立于 2018 年的 Super Chinese 做的是国际中文在线教育,首先在泰国等东南亚市场落地。一位投资人告诉字母榜,该平台已累积 400 万用户,实现正向现金流。

儿童启蒙赛道上,宝宝巴士(BabyBus)从 2011 年起就把出海作为重点,已发布超过 160 款 APP,面向全球 100 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 17 个语言版本。今年 6 月的深交所上市申请文件显示,宝宝巴士已实现盈利,2018 年度、2019 年度、2020 年度净利润分别为 1.11 亿元、2.67 亿元、2.62 亿元。

“中国在线教育在运营上有绝对的优势,虽然出海确实面临很多问题,但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参与投资了一些出海教育项目的投资人王晓(化名)对字母榜表示。

王晓在调研中发现,中国在线教育无论是获客能力还是流量拉新、转化,都已经有了扎实的方法论,这些方法论也能助推在线教育公司拓展海外市场。

蓝象资本投资副总裁焦念韬在近日的一次行业分享中称,国内在线教育产业已经迭代出了相对成熟的产品形态,比如大班网校和 AI 课,产业链也更加深化和复杂,在当下的政策调整期需要寻找新的市场。

不过,头部在线教育公司对于布局海外市场也格外谨慎。高途官方曾回复字母表示,目前没有出海计划。但不少投资人认为,由于疫情原因,海外对于在线教育的需求也在提升,这对于紧急求救的中国在线教育公司来说,也是一条值得一试的路径。

疫情期间,全球有 190 多个国家一度实施了全国性的停课,近 16 亿人受到了影响。但诸多国家采取的措施是“停课不停学”,通过视频授课的学校和培训中心激增,由此在线教育企业出现井喷式增长。

此外,许多学校、学院、教育机构等都在计划在未来恢复正常后,依旧延续部分课程的在线教学模式。

亚洲国家普遍具有重视教育的社会传统,在线教育市场需求最庞大。许多在线教育公司在拓展国际市场时,往往把第一站选在日韩、印度、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

青松基金是 Super Chinese 的投资方之一。前投资经理夏天章认为,对于 K12 在线教育而言,欧美国家并非最优的选择,应当优先去拓展东亚、东南亚国家。再考虑到日韩本土教育做得很好,获客成本很高,所以东南亚国家最适合,“尤其印度,对 K12 需求很大,不少巨头早已在印度布局了。”

基于这种考虑,Super Chinese 将最主要的市场放在俄罗斯、日韩以及东南亚国家,已经实现了现金流正循环。

字节跳动旗下 GOGOKID 前负责人此前也向媒体透露,字节跳动也已经在印度做出了一个类似作业帮的产品。负责字节跳动教育业务的内部人士表示,在字节跳动的海外教育市场当中,目前印度做得相对较好。

公开数据显示,印度有 2.6 亿 K12 学生,校外辅导需求强烈。印度的在线教育市场近几年来也取得了快速增长。市场调研报告显示,2016 年印度教育市场总额为 1000 亿美元,受数字化学习市场快速扩张影响,2020 年增长至 1800 亿美元,几乎是 2016 年的两倍。

2019 年印度教育市场融资盛况(图源:黑板洞察)

即使是外界看来对课外辅导需求不高的美国,情况也在改变。从去年开始,许多线上教育科技公司就看到了暴增的用户需求。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 ClassDojo 被称为“儿童届的 Zoom”,这一教师家长互动交流平台在去年 3 月 1 周内的用户数就达到了此前最高记录的 5 倍,每个“教室”内的内容和通讯量呈现着 4 倍的增长。

另一家位于旧金山的教育科技初创公司 Outschool,主打在线素质教育小班课,在过去的一年里连续完成两轮融资,现在是全球教育行业的新晋独角兽,估值 13 亿美金。

在焦念韬看来,美国在线教育产品的形态大概是中国 2015、2016 年的水平。国内产品优势明显,这也是中国在线教育出海的机会所在。

此外,他调研美国在线教育平台发现,美国的学生对于搜题、在社区中讨论做题的需求普遍存在,这恰好是中国在线教育的强项。

美国在线教育平台 McGraw Hill 的首席执行官 Simon Allen 曾表示,在线学习增长可能至少要花五年的时间才能消除疫情的影响,“但是既然已经这样了,我们不希望教育能够完全恢复以前的样子。”

市场研究机构 docebo 的研究显示,未来几年,美国的在线教育市场将迎来新的增长期,从 2018 年到 2025 年,CAGR(年复合增长率)将达到7% 左右。

尽管市场前景更大,国内在线教育公司的出海之路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资深教育从业人士田源表示,虽然课外教育的需求一直都存在,但是国内的在线教育公司是否能做到本地化输出,存在一定困难。

“举个简单的例子,国内最强的学科是数理化,但能通过多种语言授课数理化的老师能有多少呢?或者只针对华人家庭,那市场一下就变窄了,性价比降低了很多。出海看起来有市场,但落地执行上要踩的坑太多了。”田源说。

不过,曾担任投资经理的夏天章认为,师资从来不是中国在线教育的短板,授课能力也可以通过短期培训提升。例如,好未来之前就在旧金山地区开办了线下的校区,其中一些授课老师是从中国总部直接派过去,完全可以无障碍授课,“师资力量不太可能会成为在线教育出海的障碍。”

夏天章表示,除了像宝宝巴士这类一开始就进军海外的教育公司,其他的在线教育出海现阶段来说选择投资出海更稳妥,“如果能投资、收购当地教育公司,国内负责支持拓展市场,路会好走一些。”

在他看来,字节跳动收购 musical.ly、最终在海外做成 TikTok 的方式值得借鉴,“不过,这种路径只有不缺钱以及管理半径足够长的公司才能做到,对中小型公司来说很难成功。”

远识资本合伙人许子维则认为,中国的在线教育公司在用户运营层面虽然有明显优势,但是很难形成壁垒,“这是国内在线教育出海需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通过投资本地巨头、间接出海,一直是腾讯等巨头所青睐的玩法。

例如,印度在线教育公司 Byju’s刚刚完成新一轮融资,估值约为 165 亿美元,位居全球教育公司之首。

腾讯已经参与了 Byju’s 两轮融资。此外,腾讯还在今年 2 月参与印度拍照搜题平台 Doubtnut 的A轮融资。腾讯选择投资 Byju’s与 Doubtnut,不失为布局海外在线教育赛道的又一思路。

曾经风光的 K12 在线教育,在监管重拳的连续打击下,巨头如履薄冰,腰部企业更是生存难艰。

2021 年上半年以来,各大在线教育公司始终身处舆论风暴及高密度监管之下。“双减”意见迟迟没有落地细则,而不时传出的“周末、寒暑假,禁止校外培训机构为学生提供大规模的课外学习培训活动”、“0-6 岁在线教育产品将被禁止”等监管传闻一度让行业人士人心惶惶。

政策落地之前,在线教育的裁员风波先至。之前有报道提到 VIPKID 裁员比例为 50%,且不给任何赔偿;高途、作业帮、51talk 等先后传出裁员消息,高途裁员比例为 30%,作业帮暂停了应届生入职,裁员给予N+1 赔偿;豌豆思维停掉了所有招聘。

等待政策落地的在线教育公司,一面感受行业阵痛,一面开启求生之路。多位教育行业从业人士表示,素质教育与成人培训将成为在线教育的新的出路。

袁凯是一家成人兴趣教育机构的广告投放负责人。拿到五六月份的数据后,袁凯难得地在暑期前看到了数据增长。“原本五六月接近暑期,再加上 618 电商活动,我们的广告投放活特别难做,今年我们已经做好了削减预算计划,毕竟 K12 在线教育公司一天的预算比我们一个月的预算都还多。”

袁凯解释,因为政策监管的原因,今年 K12 在线教育公司集体熄火,成人培训不论是投放还是转化率都出现了明显的增长。

不过,在线教育公司从 K12 转向成人教育,并不是一条容易走的路。

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虽然目前政府鼓励职业教育这样的赛道,但这些领域的天花板都比较低,企业能做到的总容量、规模和 K12 领域不在一个量级。国内的 K12 业务在整个教育赛道的占比基本达到 70%-80%。”

由此来看,国内教育公司加快出海,找到合适的市场,让师资、产品、技术、运营等方面的能力尽快落地,满足庞大的 K12 教育需求,显然要比 180 度调头、转向陌生的成人教育要靠谱得多。

从教育企业面临的现状来看,中国教育企业出海之路依然漫漫。但在国内监管加剧、市场竞争激烈、国内获客难、流量见顶等限制下,探索更大规模的出海之路是它们的必由之路。

与此同时,中国在线教育在探索出海道路过程中,如何破解本土化难题,满足各个国家的监管要求,适应本地用户的学习习惯和教育模式,仍然需要长时间的探索和积累。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