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撤销申请哪吒另寻他途 车企科创板IPO集体“熄火”?

因“门槛”较低,科创板一度成为新能源车企眼中最好的融资渠道,此前已有威马、哪吒、零跑、吉利、恒大等近 10 家汽车企业宣布了登陆科创板的计划。但现在,情况突然发生了变化,这些曾铆足了劲冲击科创板 IPO 的企业,集体打起了“退堂鼓”。

被认为有望成为科创板汽车“第一股”的吉利汽车,在 6 月 25 日突发公告,宣布决定撤回在科创板的上市申请。吉利在去年 9 月 1 日正式申请科创板上市,9 月 28 日科创板同意了其首发上市请求。然而在 300 天后,吉利汽车却放弃了这一计划融资 200 亿元的上市渠道。“吉利交给我们这个撤销申请了,只是交了申请,没有说明原因。”7 月 1 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科创板投资者服务热线,工作人员对此表示。该科创板人士透露,在撤回前,吉利的 IPO 申请已经通过了上市委员会的会议审议,只需提交给证监会注册生效后就可以安排首发。

无独有偶,经济观察报记者独家获悉,原计划在今年底科创板 IPO 的哪吒汽车,上市计划也可能有变。“(上市时间)或许有变。”6 月 22 日,哪吒汽车联合创始人兼 CEO 张勇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张勇透露,哪吒正在考虑其它上市通道。

而其它计划在科创板 IPO 的新能源车企进展似乎也不太顺利。今年 4 月,有消息称,威马汽车已暂缓在科创板 IPO 的申请,原因是上市材料审查存在问题。但随后威马汽车回应称消息不实。此前 2 月的消息显示,威马汽车已完成上市辅导,申报材料等待上交所受理。

有业内人士透露,威马汽车的上市确实遇到了一些问题。“如果没有吉利凑热闹,可能威马就赶在收紧前上(市)了。威马运气不好。”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此外,已公布科创板上市计划的零跑汽车和爱驰汽车,均已较长时间未传出与 IPO 进展有关的消息。经济观察报就此分别联系了零跑汽车董事长朱江明、爱驰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付强,但截至发稿均未收到回复。

根据此前消息,零跑汽车计划于 2021 年下半年提交 IPO 文件,年底登陆科创板。而爱驰汽车初步定在 2021 年下半年冲击科创板 IPO。目前看来,吉利的撤退和哪吒、威马等冲击科创板 IPO 的不顺利,也让这些企业的上市之路增添了诸多不确定性。

有专家指出,吉利汽车撤出科创板 IPO 可能是一个信号,标志着未来汽车企业登陆科创板难度进一步增加。

科技属性不够?

“科创板的进度整体可能会拖后。”对于哪吒上市时间可能改变,张勇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解释道。这主要是指科创板审核趋严,让包括车企在内的多家企业心生退意。

统计报告显示,今年初至 5 月底上交所受理科创板 IPO 申请 38 家,较去年同期的 101 家明显减少。同时,主动终止(撤回)IPO 申请的企业明显增加,已经有 45 家企业主动终止了科创板上市申请,占科创板设立以来终止(撤回)企业总数的 41%。

对于多家企业撤回 IPO 申请的原因,科创板投资者服务热线工作人员建议与相关公司联系,“我们回答不了这个问题,每个公司的情况肯定是不一样的”。

而资料显示,多家企业终止科创板 IPO 很可能与监管政策的趋严有关。2021 年初以来,IPO 监管政策密集出台。在此背景下,上交所受理科创板 IPO 申请的节奏有所放缓。

蚂蚁集团上市事件被认为是变化的转折点。去年 11 月,蚂蚁集团科创板上市前夕,上交所突然宣布暂缓其上市的决定,同时蚂蚁集团接受四部委监管约谈。而在蚂蚁集团上市被“叫停”之后,科创板上市监管政策陆续推出,新政策主要强调,强化对上市企业“科技含量”的审查,并且实施对拟上市公司的现场检查,被抽中检查的企业可主动撤回 IPO 申请。

在这种情况下,汽车企业尤其是吉利等传统车企,被认为在“科技属性”上不太符合科创板的要求。“本来吉利上科创板就不伦不类,就是要抢跑道。”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分析师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颇为激愤地指出,证券市场不会容纳这么多“挂羊头、卖狗肉”的企业。

事实上,自吉利宣布科创板 IPO 以来,其“作为整车企业在科技属性上有所欠缺”的话题就被广泛讨论。而吉利为了强化该属性,在上市招股说明书中强调,公司仅专利技术就有 9241 件,其中包含发明专利 2097 件,且称公司产品“以节能及新能源汽车为主,符合科创板节能环保行业定位。”不过,吉利当前的新能源汽车销量规模仍较小。

除了科技属性问题,科创板标准的大幅提高,也将大部分汽车企业拒之门外。今年 4 月,上交所修订发布《科创属性评价指引(试行)》,大幅提高了科创板上市企业标准。

在上述文件中,上交所新规定了鼓励科创板上市企业的 4 项指标:(1)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5% 以上,或最近三年研发投入金额累计在 6000 万元以上;(2)研发人员占当年员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 10%;(3)形成主营业务收入的发明专利 5 项以上;(4)最近三年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达到 20%,或最近一年营业收入金额达到 3 亿元。

虽然新规定仍没有对盈利性有硬要求,但按照上述标准,吉利和众多的新造车企业均难以达标。如吉利在研发投入以及营业收入复合增长率方面均不满足要求。

“现在科创板的制度,对于新创汽车类企业并不是特别有利。要么专利不够格,要么上去了以后(投资者)退不出来。因为上去以后没有东西(硬实力),所以投资者也有顾虑。”平安集团智慧企业副总经理兼 CSO 张君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

投资者的顾虑主要体现在退出的难度上。“汽车企业的专利累积没有这么多这么快,而且汽车公司前十年都未必能够毛利为正,净利润为正,他(投资者)怎么能够退出呢?非盈利公司上市后,他最起码三年以上才可以开始退出。”张君毅指出。目前,所有新造车企业均为亏损状态,且亏损额比较大。

在以上多方面的压力下,虽然吉利表示撤回科创板 IPO 申请是因公司经营决策和战略调整,但其行为仍被认为是政策趋严下的无奈之举。而在吉利和哪吒之后,是否将有更多计划科创板 IPO 的车企撤回申请,仍待观察。

融资窗口越来越少

在当前的情况下,科创板融资渠道可能将在短期内对新能源造车企业关闭。“科创板出来后,早就说过第一批、第二批都不会有造车新势力的影子,一是要求硬科技,二是虽然没有盈利要求,但前面有很多盈利好的企业,何必让他们上?”曹鹤指出,此前科创板有些“泥沙俱下”,未来收紧是肯定的。

曹鹤同时提醒,在当前情况下,创业板 IPO 就差“临门一脚”的东风集团,情况可能也将有变。经济观察报记者就此询问东风汽车集团,但截至发稿未得到回复。

但无论对于吉利、东风这样的传统车企,还是哪吒等新造车企业,要实现持续快速发展必须找到新的融资渠道。因为在“新四化”趋势下,新业务发展需要巨量资金作为支撑。此前吉利表示计划将科创板募集到的 200 亿元,大部分用于新产品研发和前瞻技术研发。

吉利和哪吒均已表示,要寻找其他的融资渠道。其中,吉利表示将为极氪汽车探索不同的外部融资方案。极氪是吉利今年 3 月成立的智能纯电动车品牌,也是吉利在新能源领域布局的重要落子。而张勇也表示“(哪吒)在考虑其他的上市通道”。

那么除了科创板,还有哪些融资渠道可供这些汽车企业选择?

张君毅表示,未来美股上市可能是这些企业的一个融资途径。但曹鹤却表示,“美国的几个证券市场都有站岗的了(蔚来、理想、小鹏),它们可能要奔港股。”曹鹤强调,对于大部分还没上市的新造车企业来说,“谁先上市谁先活”。

然而无论哪个上市渠道,对于这些造车企业来说可能都并不容易。“其他市场(上市)也不是这么容易的。首先,它们的要求并不松。第二,小鹏这样一些企业的增发,也在抢夺投资人。”张君毅指出。

最新消息显示,小鹏汽车将在 7 月 7 日于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于港股发售 8500 万股港股,发售价将不超过每股 180 港元。以港股发行价计算,小鹏汽车此次拟募资 153 亿-175.95 亿港元。除此之外,蔚来、理想也将在港股上市的消息持续传出。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港股通规定,小鹏汽车在港股“双重上市”后,可满足沪港通和深港通的接入条件。也就是说,借助此次上市小鹏汽车可以打通人民币资本市场。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内投资者对于第二阵营新造车企业以及一些传统车企的热情可能会走低。

以小鹏汽车在港股的上市为信号,可以看到当前资本正在加速流向头部新造车企业,而头部以外的新造车企业在融资方面变得更加艰难,这意味着最终的淘汰即将来临。“造车新势力最后剩三家就不错了。”曹鹤这样说道。

不过从最近的市场数据看,新造车企业的头部阵营也并非铁板一块,如哪吒汽车就在 5 月销量取代理想成为了新造车企业的销量第三名,进入头部阵营。但张勇坦承,这具有一定的偶然性,未来竞争格局的变化仍充满不确定性。。

而除了上市的融资渠道,一些新造车企业也正在寻找新的战略投资人,如今年哪吒汽车吸引了 360 持资入股,零跑汽车则获得合肥政府的投资。不过上市仍被认为是获得持续融资的最佳渠道。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带有明星光环的科技公司等跨界造车者的密集入局,新造车企业的上市需求变得更为迫切。因为这些新入局者普遍携巨资进入,或将很快掀起资金和产品的拼杀。资金的匮乏,很可能让第一批新造成企业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无力招架。

因此,在科创板这扇融资大门已经逐渐关起的情况下,如何迅速开辟新的通道,寻求发展资金,成为众多车企当下的紧迫课题。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