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9年终上市:资本狂欢、司机沉默

长跑九年,滴滴终于为投资人们奉上了一场财富盛宴。
长跑九年,滴滴终于为投资人们奉上了一场财富盛宴。

文/夏昆

来源:创业家(ID:chuangyejia)

6 月 30 日晚,滴滴正式挂牌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DIDI”,发行价 14 美元/ADS,位于此前 13-14 美元发行区间价格上限。

不过,公开交易后,滴滴股价呈现出高开低走之势,甚至一度有破发的风险,截至当日美股收盘,滴滴报收 14.14 美元,微涨1%,市值 677.93 亿美元,约合 4383.50 亿元人民币。

尽管如此,滴滴赴美上市,仍是 2021 年度最火热 IPO 之一。

招股书显示,滴滴创始人兼 CEO 程维、滴滴联合创始人兼总裁柳青和滴滴高级副总裁朱景士合计持有 9.8% 的股权,按照1:10 的超级投票权比例计算,不考虑 IPO 增发稀释的情况下,程维、柳青和朱景士三人合计投票权为 52%。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以来,滴滴的周围都笼罩着不少迷点,比如,滴滴到底有没有盈利?有多少人会在上市狂欢中实现财富自由?能否撑起近千亿美金的市值?

随着滴滴在美上市,这些“迷雾”正逐渐散开。

千亿营收,百亿亏损,利润去哪了?

提到滴滴,很多人都会不假思索地回答道,这是一家国内出行领域巨头。

事实也是如此,从两轮到四轮,从网约车、顺风车、专车到金融、汽车服务,再加上外卖配送、货运、物流。如今的滴滴毫无疑问已经成为了一个以出行为核心,辐射各个领域的巨无霸。

数据显示,目前滴滴在全球拥有 4.93 亿活跃用户,覆盖 15 个国家、4000 多个城市,旗下约有 1500 万名活跃司机,日均交易 4100 万笔,平台总交易额达到 3410 亿元。

而承其大,也必将受其困。光鲜只是人们容易看到的表面,实际上,这些年来滴滴依旧面临着不小的挑战。

扎心事实是,作为一家成立了 9 年的企业,近几年来,亏损却一直是滴滴的常态:2018 年、2019 年和 2020 年的净亏损分别为 150 亿元、97 亿元和 106 亿元。截至 2021 年 3 月 31 日的 3 个月,滴滴的净利润为 55 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目前唯一盈利的出行业务板块,滴滴也在招股书中披露了该业务的三大固有风险:

一是定价模式遭到外界质疑,可能被迫调整;二是车辆与司机的合规性面临监管压力。三是面临着来自现有、成熟和低成本替代品的巨大竞争。

千亿营收、百亿亏损,没有重资产投入、没有高杠杆率,这让人们不禁疑惑,为什么这家行业内无可争议的鳌头,成立了 9 年后依然摆脱不了亏损的泥淖?滴滴的利润究竟去哪了?

回顾滴滴过去的一系列动作,我们发现,其持续亏损的原因大致可以归纳为这样 3 点:

1. 投资能力有限

过去几年间,滴滴似乎更像是一家投资公司,细数一下,滴滴投资过的领域除了自己最熟悉的网约车领域外,还把触角伸向了金融、汽车后市场、二手车、共享单车、网络安全、公交巴士、外卖、云计算,以及自动驾驶等领域。

但从目前的收益来看,这些领域的投资并没有展现出太大的亮点,有的甚至还打了水漂。比如,滴滴在共享单车 ofo 上就砸进去了 3.7 亿美元,也是 ofo 单一投资最大的股东,不幸的是,随着 ofo 的全线崩盘,滴滴也成了最大的资本输家。

2. 主营业务见顶

在互联网用户整体增速下降以及网约车补贴退潮等因素影响下,中国城市日常叫车出行的流量和实际需求增长,均已基本见顶。

今年 2 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 47 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 2020 年 12 月,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达 3.65 亿,虽然较 2020 年 3 月微增了 298 万,但仍未回归到 2018 年 12 月高峰期的 3.89 亿,用户的使用率也在不断下降。

其实并不难理解,当年以滴滴为首的全行业补贴大战,刺激了非核心目标用户的需求,当补贴不再,他们自然会选择离开。

3. 扩张业务持续烧钱

在新业务上的巨大投入,也是滴滴多年来持续亏损的重要原因之一,比如,货运、自动驾驶、社区团购等。

例如,2020 年 6 月,滴滴正式上线社区团购业务橙心优选,下定决心要将橙心优选做到“市场第一”,程维也曾表示,滴滴在社区团购业务投入不设上限,全力押宝社区团购赛道。

然而,一年的时间过去了,橙心优选似乎并没有成为滴滴价值增长的引擎,却成了一个烧钱的泥潭。

公开资料显示,从 2020 年 11 月到 2021 年 2 月,美团优选开通的省份和城市数由“22+129”增加至“29+317”,日单量突破 2000 万;多多买菜则由 25 省 160 城,涨至 27 省 290 城,平均日订单量突破 1500 万——二者你追我赶,把“前辈”橙心优选甩在了身后。

而从各家社区团购平台的 2021 年计划来看,美团优选将年 GMV 目标锁定在 2000 亿,并冲击翻倍的 5000 万/天-6000 万/天的单量;多多买菜为 1500 亿,橙心优选则只有 1000 亿。

显然,橙心优选在社区团购战场上并没有取得亮眼的成绩,今年一季度,滴滴为了实现扭亏为盈,为冲刺上市做好准备,不得不把橙心优选从滴滴的经营业绩中剥离出来,如此一来,算是在财务报表上甩掉了亏损的包袱。

此外,滴滴在招股书中很清楚地列举了三大业务方向,分别为中国移动出行(ChinaMobility)、国际业务(International)和其他探索业务(Other initiatives)。三大业务的后两项,国际业务和其他探索业务都可以说是滴滴在探索的方向,但是这也意味着要投入更多的钱。

目前,滴滴的业务,尤其是海外业务和其他业务仍处在“烧钱”扩张的阶段,特别是国际业务还面临着国外疫情的压力,难以迅速摊薄成本,仍需外部持续“输血”。

所以,与其说滴滴终于上市了,倒不如说,滴滴上市才是真正挑战的开始。

百亿富豪与 1300 万网约车司机

每一次超级 IPO,都是一场资本的盛宴,会批量催生富豪,甚至改变福布斯富豪榜单的顺位。此次滴滴上市,也是一场滴滴高管富人俱乐部的盛宴。

个人股东方面,滴滴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 程维持有滴滴7% 的股权,15.4% 的投票权;滴滴联合创始人、总裁柳青持股 1.7%,投票权 6.7%;高级副总裁朱景士、首席技术官张博、网约车业务 CEO 孙枢等 8 位董事和高管因为持股比例低于1%,所以未在招股书中显示具体数据。

不过,招股书中提到滴滴高管和董事总共持有占 10.5% 的股权,以及 20.1% 的投票权。这也意味着这 8 位董事和高管,大约合计持有滴滴 1.8% 的股份,平均下来每人约 0.225% 左右。

按照滴滴 7 月 1 日 677.93 亿美元的市值计算,程维身家大约 47 亿美元(约合 304 亿元人民币)。据福布斯实时富豪榜,李嘉诚之子李泽楷身家为 44 亿美元,全球排名 701,这意味着,程维目前的身家超过了李泽楷;柳青的身家也将超过 11 亿美元(约合 71 亿元人民币),其他 8 位高管平均身家在 1.5 亿美元(约合 9.7 亿元人民币)。

这也意味着,随着滴滴上市,将诞生 1 位百亿级富豪,9 位 10 亿级富豪。

除此之外,“打工人”也是造富计划的受益者。滴滴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1 年 5 月底,滴滴员工和顾问共计持有 4808 万股普通股的期权,持股比例约为 4.267%,授予时间从 2015 年 3 月至 2021 年 4 月。按照 677.93 亿美元的估值计算,这部分股票价值将接近 187 亿元人民币。

目前,招股书中并未提及员工持股平台的人数。如果按照全员持股计算,滴滴平均每人股票价值将超过 117 万元,即滴滴持股员工平均每人都是百万富翁。

但这场盛宴对于国内 1300 万网约车司机来说,似乎与他们过于遥远。原来高喊着要与司机“共赢”的滴滴,已经成为不少司机眼中,不得不依靠,但又无力反抗的“吸血者”。

被广泛引用的一个关于滴滴网约车司机的案例是这样的:“今天接了一个特惠订单,乘客实付款 25 元,司机端只收到了 12.8 元。也就是说,平台在这一单中抽走了近 50% 的收益。”

面对这股舆论风潮,滴滴在 5 月 7 日晚间发布《滴滴网约车关于“抽成”的说明》,对网约车抽成问题给出回应,抽成高于 30% 的订单占总订单的 2.7%。表面上,司机师傅遇到的高比例抽成订单,只是因为特殊情况所产生的个例。

但滴滴司机们并不认可这种解释,网上对于滴滴的质疑仍不绝于耳,甚至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

此前,程维和柳青曾在发布的创始人信中表示:“我们平台永远都需要司机,司机是滴滴的基石。”而对于广大网约车司机来说,这番话或许另有意味。

造车会是滴滴的新故事吗?

上市,只是一个新起点,滴滴还需要上演新的故事,来撑起这近千亿美金的 IPO 估值,那么,滴滴未来的发力点到底在哪呢,目前来看,有 2 个比较清晰的方向:入局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

此次招股书中,滴滴就谈到,电动汽车是其下一个关键愿景,而自动驾驶则是其未来的巅峰(pinnacle)布局。事实上,滴滴押注这两块业务也有其战略思考。

先看电动汽车,电动汽车可以说是现阶段最受资本市场青睐的版图,滴滴想要撑起千亿市值,没有借电动汽车的东风实在可惜,对此,滴滴曾给出了明确的时间表,连氢燃料电池汽车都考虑进去了。

但滴滴对新能源汽车现阶段的参与程度,只能是打打擦边球。

2020 年,滴滴联合比亚迪共同推出了首款面向出行场景的汽车 D1,至今已经有 1000 辆 D1 投入运营。在 D1 项目中,滴滴主要输入设计需求,以及针对共享出行场景,专门定制开发了电池 BMS 系统和车机系统。

今年 5 月,滴滴再次宣布和广汽埃安合作,共同开发面向共享出行场景的,前装量产电动 Robotaxi。这将是滴滴第二次和 OEM 合作造新能源车,但显然两次造车都是聚焦于滴滴的共享出行业务出发,并没有趁机在新能源汽车市场有更多深入动作。

再来看看,曾经被外界评论为“滴滴未来生命线”的自动驾驶。

滴滴在与造车有着强关联的无人驾驶领域也是早有布局,滴滴从 2016 年开始组建自动驾驶研发团队,次年在美国加州设立首家海外 AI 实验室,2018 年将自动驾驶部分升级为独立公司沃芽科技。

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1 年一季度,滴滴自动驾驶团队人数已超 500 人,拥有超过 100 辆自动驾驶汽车的车队。目前,自动驾驶的主要测试和试运营重心落地在上海嘉定,在上海共有 530 公里的道路可以进行测试。

诚然,自动驾驶给滴滴注入了新的想象力,但与此同时,自动驾驶行业早就进入到年烧 10 亿美金标准的阶段,这对于数年亏损且流量渐入瓶颈的滴滴而言,更像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要知道,美国的 Uber 和 Lyft,虽然主营业务和滴滴一样都是网约车,但在自动驾驶的探索之路上,却出现了分歧。

2019 年,Uber 自动驾驶业务 ATG 因亏损达 30.3 亿美元,其股东在忍无可忍之下,终于在去年 12 月,将其作价 4 亿美元现金,甩卖给了 ATG。

Lyft 则作价 5.5 亿美元,将其自动驾驶汽车部门出售给丰田汽车。Lyft 估计,出售自动驾驶部门将让公司每年能节省 1 亿美元的运营费用。

自动驾驶的烧钱程度,可想而知,从这一点来看,在自动驾驶领域的投入无疑是滴滴对下一个出行时代的概念博弈,但无人驾驶领域注定是一个长期且烧钱的战略布局,滴滴能否押对这一局,目前还不得而知。

结语

作为一家拥有高活跃量且堪称出行龙头的公司,滴滴在发展的过程中所遇到的争议,存在着必然性。之所以存在这样的必然性,又和滴滴急剧扩张,却出现了难以掌控局面的情况相关联。

一份招股书,将诸多的隐晦、风险以及机遇一并露出。

滴滴赴美上市,也伴随着巨大的争议而进行,就如滴滴自己所谈到的三大固有风险那样,皆是无法回避的现实问题。

风云变幻,终于上市的滴滴,是否会借此实现蜕变、以焕然一新的面目示人,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