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蔚来车主,也躲不过“韭菜绿”

作者/lesly 乔一   

编辑/江岳

来源:首席人物观(sxrenwuguan)

心力交瘁的自驾游

我是一名蔚来车主。

在特斯拉被群嘲的日子里,我骄傲过。每次把我的 ES8 停在老板的 Model X 旁边,我都能原谅工作中的所有不爽。毕竟,他车子每年贬值的钱,都够我买一辆蔚来了,关于特斯拉韭菜”的所有段子,他也只能照盘收下。

但上个周末,我也被鄙视了。因为跟开油车的朋友相约自驾游,从北京往返北戴河,同时出发,她却比我早到 1 个多小时。我骄傲的头颅,就此垂下。

开出北京城,我就输了。

我的 ES8 续航里程是 500 公里,从我家到北戴河,全程 360 公里,按理说,电是够的。但因为车上拖家带口,责任很重,从出发开始,我就把电量表当“血条”盯,它往下掉一点,我就更焦虑一点——我的油车朋友显然是体会不到这种感受的。

跑到 100 公里时,距离目的地还有 260 公里,我的电量续航显示还能跑 300 多公里,但为了稳妥起见,我决定找个服务区去充电。

朋友继续前行了,我钻进服务区,找到了那个 20 平米左右的充电区。运气不错,5 个充电桩里,还有一个是闲置。我跳下车,开始一通操作,但 10 分钟后,我又灰溜溜回到了车上。

桩是坏的。

此刻,我在心里暗自欣慰,幸好未雨绸缪提前找充电,真等电量不足再找,怕是要歇在服务区了。

此时,天空开始乌云密布,“丧”的氛围,开始就位。

大雨如约而至,天色渐晚,50 公里后,我终于看到下一个服务区,但迎接我的,是所有空闲的充电车位都被装上了地锁。

我审慎而不失优雅地绕场一周后,被服务区老大爷告知,“转啥呢,直接进车位,地锁自己会躺倒。”暴雨中,大爷告诉我,地锁是防止油车占车位的。在服务区这样的地方,新能源车依然是需要保护的弱势群体。

大雨加深了我作为弱势群体的感受。这个充电区的白色顶棚只能覆盖到车头,操作充电的功夫,我已经被雨浇透了。最后半程路,我是光脚开完的。到酒店时,已经是晚上 23:30,比朋友晚了 1 个多小时。孩子在车上已经睡着了,我妈嘀咕一句,电车真不方便。

很不幸,我妈的这句话,在随后的行程中,被反复验证着。

第二天充电,我好不容易找到充电站,发现空余 2 个充电桩。然而,一个被摩托车占用,且没有留挪车电话;一个右前方有大树,完美挡住我驶入车位的角度。我简单权衡了一下:总不能把那棵树放倒吧。摩拳擦掌一发,我选择去搬摩托车——显然,我低估了它的重量。

换地方吧。

最后,我在 3 公里之外找到了新的充电桩。处理结束,打车回到酒店,又是 23:30,我妈的吐槽也升级了,“你买电车图个啥?太不方便了,卖了吧。”朋友妈妈也“补刀”,“就是,哪像我家油车省事儿。”

在两位老太太的共鸣面前,我选择了沉默,因为回京路上,我还得去充电,鬼知道又会发生什么幺蛾子——还好,最终一切顺利,只是排队时间让人绝望。朋友洗完澡坐在北京家里吹空调吃西瓜时,我刚刚从服务区出发。

那销售对我说

我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决策:当初买蔚来,是被洗脑了吗?

蔚来车主的骄傲感,很大程度来自同行陪衬。特斯拉太狂,国产另外“二傻”太土,只有蔚来,高端洋气得恰到好处,符合我对中产身份的向往。

就连新能源车被诟病最多的“用点焦虑”,我也完全信任了蔚来官方所说的:没有焦虑。

当然,这一切,都发生在我把它开上高速之前。现在看来,以前只把它作为上下班代步工具的日子,就像两个人的恋爱期,眼里心里装的都是甜蜜和满意,而开上高速的那一刻,我们就步入了婚姻,让人疲倦的繁琐生活真相,扑面而来。

我不再相信蔚来说的那些鬼话。

比如我去年买车时,那位笑容甜美的销售告诉我:我们蔚来是可以开出北京,到全国旅行的,因为所有的高速路服务区都铺设了充电桩,也可以随时换电。

官方披露的数据,看起来也越来越厉害。根据官方说法,截至今年 6 月 28 日,蔚来已在全国布局了 284 座换电站,超充站 194 座,一共 1524 根超充桩,目的地充电站 373 座,已接入超过 380,000 根第三方充电桩。

然而我在跨城旅行时,对这些抽象的数字完全没有体感。在高速公路上,我不关心厂商标榜的丰功伟绩,我只相信能用的充电桩。

在蔚来 App 上,像我这样的吐槽也不是独一例。随手一翻,我就看到了这样的内容:

“距离北京 280 公里左右,是京沪、京港澳中间区域的一个(充电桩)空白。”“兰海高速四川段,境内几乎没有充电桩,每次出行都要呼叫加电专员。”

呼叫加电专员这样的事,我也经历过。去年冬天,我开到怀柔古北水镇,单程 160 公里,到达酒店停车场后,我发现十来个充电位全满,不过停的全是油车。

北京郊区的冬天,最低零下十几度,耗电超快,试问哪个车主,敢挑战不充电往返?没办法,我只好花 200 块叫了蔚来的加电专员。

当然,更糟糕的,还是这趟北戴河之行。我实在没料到,开电动车自驾游,是一个如此需要勇气和周密计划的事情。

想想这些年,新能源车企们习惯鼓吹销量、续航、新技术、服务,但这些成绩,却在北京的六环外陷入了某种程度的真空。尴尬的充电体验也频频出现:充电枪拔不下来、充电桩晚上没电“不营业”、充电费+停车费的双重费用、地图导航上的充电桩和实际网点对不上号,而且你找到了也可能是坏的。

而充电桩与新能源车保有量之间的巨大鸿沟,更是不会在官方话术中被提及——

从 2006 年开始算起,中国充电桩产业发展 15 年,到 2020 年底,保有量仅仅有 168 万个,而新能源车保有量已经 492 万辆。

想想那天下单时,我站在 ES8 跟前,听到销售说能开出北京去旅游,我立马笑成花。有了闺女之后,自驾游就成了我们周末的常规项目。

现在想来,我笑得确实傻。

我为“大趋势”做贡献

有车友说:“别问,问就是大趋势。”

这话没毛病。新造车的确是大趋势,火得连手机厂商都跳进来了。“三傻”经历过前两年的起死回生,成了感人至深的商业样本,而国家对行业的扶持,也清晰可见。

中汽协的一份数据显示,今年 5 月汽车产销同比、环比均在下降,但新能源汽车逆势上扬,继续刷新着当月的产销历史记录,今年 3 月-5 月,新能源汽车销量已逼近有史以来单月最高销量——2020 年 12 月份的 23.5 万辆。

我身边开新能源车的朋友,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多。每个人还都能找到各自傲娇的理由,我的另一位老板,比亚迪 E5 忠实用户,不管是带我们去高级餐厅吃饭,还是出去会见采访对象,都开着这辆前后都蹭过的旧车,“皮实,好用,够了”。

在当下,要成为一名合格的新能源车车主,阿Q精神确实是必不可少的。

就拿充电这事儿来说,新建的充电桩跟不上节奏,旧的还在陆续老化和损坏,但这事儿你能“鸡”谁呢?造车新势力?国家电网?都可以,但似乎,短期内都解决不了太大问题。不如先练好自我宽慰之术,少生气,多活几年,等着真正未来已来的那一天。

于是,当我看到媒体说,随着电动车续航里程提升,充电桩的需求也在降低,我告诉自己:有道理。

当我经历过狼狈的北戴河自驾游,我告诉自己:要学会反思和感恩。开电动车自驾游,教我做事要更有计划。感谢找充电桩的不易,这让我的脾气变得更好,甚至还督促我研究了一点物理知识。

想来想去,收获真是不少啊!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