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6分钟与3次偏离的路线

23 岁的车莎莎走了,在那个临近春节的夜晚。2021 年 2 月 6 日晚,这个湖南女孩通过货拉拉平台搬家,在跟车途中从货车上坠落,因头部受伤抢救无效死亡。涉事货拉拉司机称,女孩是自己从车窗跳下的。

车莎莎生前照片  家属供图

车莎莎生前照片  家属供图

此事很快引发争议——约 10 公里的搬家路程中,货车为何多次偏离导航?2 月 22 日晚,澎湃新闻记者沿货车驶过的路线比对地图导航,发现货车司机当时至少偏航三次,先后三次拐向了没有路灯照明的漆黑路段。

事发后,涉事的货拉拉面包车被扣押在麓谷派出所。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事发后,涉事的货拉拉面包车被扣押在麓谷派出所。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我女儿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去跳车。”从乡下赶到长沙的莎莎母亲说。除了司机的多次偏航,事发时的一些细节令家属们不解,比如,莎莎为何后脑着地受伤,现场为何没有刹车痕迹?

“我们也在等待警方的最终结果。”货拉拉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平台方面仍在配合警方调查,并同家属协商善后事宜。

2 月 22 日晚,澎湃新闻记者看到,在事发半个月后,公安民警再次对现场进行勘查。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政工室负责人介绍,警方正积极处理此事,将尽快公布调查结果。

致命 6 分钟:货车里发生了什么?

“莎崽”,是胡女士对女儿的昵称。车莎莎在长沙读大学、参加工作,这些年和父母聚少离多。胡女士从手机里翻出女儿养小狗的视频,还有她自拍的照片——戴一顶浅色帽子,画着淡妆,眼睛大大的,嘴角挂着甜甜的笑。

在长沙的酒店房间里,胡女士低头坐在床边,一旁的丈夫也沉默寡言。夫妇俩是 2 月 22 日从岳阳临湘赶到长沙的。23 日,他们将同货拉拉平台的工作人员见面。

“我只想他们还我一个真相。”胡女士说,她至今仍怀疑女儿是否被货拉拉司机“推下去”。

悲剧发生在 2 月 6 日,距春节还有 5 天。当天上午,莎莎在微信里告诉母亲,她这两天还得上班,回家的时间定在 2 月 9 日——那天是爷爷的生日,她说要赶回去给红包。

放假回老家之前,莎莎得搬家,她在离公司较近的梅溪湖附近重新租了一套公寓。2 月 6 日,她从货拉拉 App 预约了一辆面包车。平台给她安排了周师傅——一名中年男司机。

莎莎此前租住在长沙市岳麓区西二环边上的天一美庭公寓。一楼门口的监控视频显示,2 月 6 日晚上临近 9 点的时候,莎莎开始从楼内往外搬东西,包括几个塑料箱、一床被褥、一束花,以及一个狗笼。晚上 9 点 13 分,穿着牛仔裤、白鞋子的莎莎,披上了一件浅蓝色外衣,带着一条白色小狗出了门。

在长沙工作的莎莎叔叔车细强记得,当天晚上 9 点 14 分,莎莎在电话里告诉她婶婶:搬家的物品都拎出来了,车子也叫好了。

莎莎新租的公寓,是 10 公里外的梅溪国际国寓,位于东方红路一个大型商场边。

据车细强后来从警方获得的信息,2 月 6 日晚 9 点 17 分,莎莎坐上了湘 ADA6557 货车。车子由周某驾驶向西行驶,莎莎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出事的时间,是晚上 9 点半左右。

当晚接近 9 点 50 分的时候,莎莎父亲车强接到女儿手机打来的电话,说话的是男性,他说手机的主人跳车受伤,送到了湖南航天医院,需要马上动手术。

“我开始不相信,以为是骗子。”车强当时蒙了,打电话让住在长沙的弟弟车细强过去看看。

晚上 10 点多,车细强夫妇急匆匆赶到湖南航天医院,在急救室见到了昏迷的侄女莎莎。“脑袋后面全是血,医生给我的一些指标,呼吸、血压、心跳,都不正常,”车细强回忆,“医生当时说,必须马上开颅。”

车细强记得,医生得知受伤女孩 23 岁,叹口气说“太可惜了”。车细强心里发慌,赶紧通知哥哥。

当天晚上,莎莎的父亲、母亲、弟弟,还有七十多岁的爷爷和奶奶,都从 180 公里外的临湘市赶到长沙。在医院里,莎莎父亲急得住进了抢救室。

湖南航天医院的诊断书  受访者供图

湖南航天医院的诊断书  受访者供图

莎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湖南航天医院的入院记录显示,她被诊断为重度脑外伤、创伤性颅内血肿、蛛网膜下腔出血、创伤性脑水肿、脑干受压、颅骨骨折……

经过两次开颅手术后,莎莎还是没有抢救过来,2 月 10 日 11 点停止了呼吸。

家属从警方获知,事发后打电话报警的是货拉拉司机周某,时间是 2 月 6 日晚上 9 点半。

而莎莎的微信记录显示,当晚出事 6 分钟前的 9 点 24 分,她还在公司的同事微信群发了一句文字“这个特效贼好看”,并配发一个调皮的表情符号——看不出有什么异常。

“就是几分钟时间,我不相信我女儿会无缘无故跳车。”莎莎母亲说。

当晚 9 点 24 分至 30 分,在车牌号为湘 ADA6557、车身印着“货拉拉”标识的白色面包车里,只有并排坐着的两个人——司机周某和乘客莎莎。

在那致命的 6 分钟里,车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蹊跷的偏航:司机驾车先后拐进三条“黑路”

出事的地点位于长沙市曲苑路,路边是一个物流园,这里距莎莎搬家终点的梅溪国际公寓约 4 公里。事发后,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麓谷派出所的民警介入调查。

“我问了警方现场勘查的人员,从我侄女跳车的地方到停车的路面,没有急刹的痕迹,”车细强对澎湃新闻说,“这证明司机当时没有采取紧急救险。”

莎莎“跳车”的说法,来自司机周某的口供。车细强说,民警与其沟通时透露,根据周某的口供,莎莎当时因为货车多次偏航怪怨司机,从副驾驶旁边的车窗跳下去了。

车细强称,他从警方了解到,事发后司机周某曾配合调查,“没多久就放了”。

搬家那天,莎莎搬运的东西不多,主要是个人衣服、被褥等物品。她搬离天一美庭公寓时的监控视频显示,货拉拉司机周某没有参与人工搬运。

根据货拉拉 App 公布的长沙地区搬家收费标准,小面包车的起步价为 27 元,超出 5 公里后,运费再按每公里 3 元计算。25 公里后价格有所下降。

车莎莎预约货拉拉的路线截图。 受访者供图

车莎莎预约货拉拉的路线截图。 受访者供图

货拉拉 App 在长沙市默认使用的网络地图是百度地图。莎莎搬家的路程约 10 公里。她的货拉拉用户信息截图显示,2 月 6 日晚她约好用车服务,司机是周师傅,系统提示“司机已完成身份核验”。当时导航地图显示的货车行驶路线,是通过西二环、枫林三路到达终点。从地图上看,这的确是条近道,经过的两条路都是主干道,路面宽敞,灯火通明。

车细强从警方了解到,当时周某驾车并没走西二环和枫林三路,而是驶向了岳麓大道的方向。

为了核实涉事货车当时的行驶路线,2 月 22 日晚上 9 点 17 分——事发当晚周某驾车出发的时间段,车细强带着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记者,沿周某当晚行驶路线进行“还原”。

从天一美庭出发后,车子没有进西二环,而是驶入岳麓大道。按照百度地图提示的路线,是通过岳麓大道、东方红路,直接到达终点的梅溪国际公寓,全程 11 公里。上述两条道路也是长沙主干道。

当时,周某在岳麓大道驾驶约 5 公里后,没有按导航继续直行,而是突然左拐,驶入一片漆黑的旺龙路——澎湃新闻记者“还原”路线时发现,该路段的路灯不亮。

按照车细强从警方获知的路线信息,当时周某驾车经过旺龙路拐至麓松路后,没有按导航提示直接前行至东方红路,而是又左拐进入佳园路——这条小道同样路灯不亮。此后,车子驶入昏暗的林语路,再拐进曲苑路——这段终于有了路灯,尽管不如主干道通明。货车驶入曲苑路不久,莎莎“跳车”了。

从路线“还原”的情况看,周某驾驶的货车至少三次偏离了导航方向,他绕行的旺龙路、佳园路、林语路,都没有路灯照耀。

对于周某的“三次偏航”,车细强从警方得到的信息是——周某供称是导航错了,他家住附近,熟悉路况。按照周某的说法,前两次偏航时,莎莎问他原因,他心情不好没有回答;第三次偏航后,莎莎就跳车了。

周某当时绕行的多条道路位于工业园附近,相对偏僻。“他为什么老往黑乎乎的路段开?”车细强认为周某的动机值得怀疑——跳车前,莎莎是否受到侵扰?

莎莎受伤的部位也让车细强觉得蹊跷——后脑和背部,“如果按司机说的是她跳了车窗,为什么是后脑着地受伤?”

2 月 22 日晚,民警在事发路段进行现场勘查。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2 月 22 日晚,民警在事发路段进行现场勘查。澎湃新闻记者朱远祥图

随着舆论的持续关注,警方对此事的态度愈发谨慎。2 月 22 日下午,在事发半个月后,澎湃新闻记者在麓谷派出所看到,多名警察对扣押的货拉拉面包车再次进行勘查。当晚,这辆涉事货车被开至事发路段,民警在路面又进行了现场勘查。

长沙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政工室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警方目前正积极处理此事,有了调查结果后会及时公布。

沉重代价:别让女孩的命白丢了

事发后,死者家属一直没见到司机周某。莎莎出事第三天的 2 月 8 日,车细强用手机下载货拉拉 App,注册后打电话给客服,才与平台方面有了联系。

2 月 11 日,货拉拉工作人员与家属方面在长沙见面——莎莎已在一天前抢救无效死亡。车细强称,见面后,货拉拉总部的人反复解释“迟到”的理由,“后来在司法所人员的提醒下,有个货拉拉的人才勉为其难地道了个歉”。

“货拉拉在湖南本地也有负责人,为什么出事四五天了都不露面?”车细强觉得货拉拉方面“不负责任”。

2 月 21 日晚,货拉拉在微博发布《关于长沙用户跳车事件的说明》。“2 月 8 日从警方获悉事件后,货拉拉第一时间成立了专项处理小组。”上述《说明》向家属“表达深切歉意和负责到底的态度”。

2 月 6 日晚,由于“出事”,周某驾驶的货车并未按货拉拉 App 上的用户约定抵达终点。从事发当晚到 2 月 8 日这两天,货拉拉平台是否知情?货拉拉工作人员 2 月 22 日接受澎湃新闻电话采访时,回避了这一问题。

“我们平台正配合警方调查,也在跟家属进行善后事宜的协商。”上述货拉拉工作人员说。对于司机周某的个人情况和联系方式,该工作人员表示不便提供。

2013 年创立的货拉拉,是深圳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互联网物流平台,近年来经历了多轮融资。货运和搬家是其重点打造的服务项目。工商信息显示,货拉拉曾被深圳监管部门行政处罚 7 次,其中多次涉及安全管理漏洞。

对于货拉拉方面提及的“善后事宜”,胡女士并不积极。这些事务主要由亲属打理,她至今仍未从悲痛中走出。在她眼里,女儿“莎崽”活泼乐观,懂事且富有爱心,对未来充满向往,“怎么会突然没了呢?”

莎莎是个“小吃货”,特别爱吃母亲做的肉丸子。她爱看电影,喜欢演员易烊千玺的节目。平常,她还是一个喜欢自拍的爱美女孩。

2 月 6 日上午,莎莎领到上个月的工资。她喜滋滋地将账户上的工资截图发给母亲,接着发条微信:“扣了 322 元的社保还扣了税,到手 19730 元。”

“每个月有 2 万的工资,我就每个月存 18000。”莎莎在微信里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符号。母亲给她回了条“恭喜祝贺”信息,莎莎又发了“努力奋斗”的表情图,再写下一行字:争取今年年底买房。

大学毕业一年多的莎莎,在长沙高新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人力部门上班,平常的主要工作是招聘职员。她向母亲承诺,2021 年在长沙买房后,会带男朋友回家过年。她甚至开始憧憬自己的婚礼,要弟弟准备着在她婚礼上现场演唱一首祝福的歌,“这是必备项目”。

出事那天上午,莎莎在微信里和母亲商量回家过年发红包的事。家属供图

出事那天上午,莎莎在微信里和母亲商量回家过年发红包的事。家属供图

在出事当天上午的微信聊天中,莎莎和母亲商量,快过年了,她要给弟弟和堂弟堂妹们发红包,每人 400 元,“还有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她还提到了姑姑婶婶那边的弟弟妹妹,“也要给个压岁钱”。

“她是一个对动物都很有爱心的人。”叔叔车细强说,莎莎养了一条萨摩耶犬,浑身白毛,她给其取名为“雪球”。搬家那天,她将“雪球”放进狗笼里,带上周某驾驶的货车。出事后,货车被警方扣留,“雪球”暂时送到了宠物店寄养。

事发后的这段时间,比莎莎小四岁的弟弟总是一脸低沉。读大一的他没有接受媒体采访。他在微博连发了几条悼念文字。“姐,如果可以,”他写道,“我希望天底下像你一样善良的女孩子,出门在外都能平平安安。”

在与货拉拉工作人员的对话中,车细强得知货拉拉 App 没有录音录像等安全措施,他觉得平台的监管“多么无力”。

“如果我侄女的死,不能唤醒这种全国性网约车平台的社会责任和良心,”他说,“那我觉得我侄女的命白丢了。”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