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取消“大小周”:谁在支持,谁在反对

题图:IC Photo
题图:IC Photo

文/翟继茹、程梦玲 

编辑/包校千

来源:DoNews(ID:ilovedonews)

支持不支持“996”和“大小周”?这是互联网大厂员工最近都在纠结的问题。

中国互联网企业“苦高强度加班久矣”,虽然抵制和批评“996”和“大小周”的声音从未休止,但这种延长法定工作时间,盛行于职场的加班文化,正如全国政协委员李国华在今年两会所说,已经处于企业失控、监管失序、工会失灵的状态,应当引起重视和关注,因此建议对这种工作制进行监管。

与几年前,“996”还是“福报”不同,“近一两年,员工、高管猝死的新闻变多,舆论批评的声音很大。大家可能也都发现了,有些部门和岗位的 996 和大小周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效率并不高,比如一些支持性、职能性的岗位。”资深 HR 陈斌告诉 DoNews(ID:ilovedonews),互联网大厂开始重新思考“996”和“大小周”的原因,很可能是受舆论和效率双方面的影响。

眼下,一些互联网大厂主动“弃暗投明”,在内部掀起了一轮反“996”和“大小周”的运动。

6 月 24 日,快手宣布从 7 月 1 日起取消大小周,开始“按需加班”。再之前,腾讯互娱旗下光子工作室因为倡导“健康工作”上了热搜,要求全部门每周三将在 18 点前下班,其余工作日 21 点前下班,并开始推行周末双休。而字节跳动也针对是否取消大小周,先期做了内部调研。

令人略感惊讶的是,约有三分之一的字节跳动员工对大小周表示拥护,这与脉脉、知乎和微博等平台上,舆论支持取消“996”和“大小周”,对大厂加班文化的抨击截然相反。一位员工称,如果取消了大小周,自己每年将损失近 10 万元收入。

在一些互联网大厂员工看来,取消“996”和“大小周”与否,已经不单单是选择一种工作模式的问题,它还牵涉薪酬体系、婚姻状态、年龄大小等多方面因素。为此,DoNews 找到了 4 位大厂员工,试图通过他们对于“996”和“大小周”的真实态度,一探究竟。

大厂A员工  谷雨

选择各不同不用一刀切

谷雨所在的公司就正实行着“大小周”的工作制度。

不同于很多人认知中身陷在“大小周”里的这群人,会对公司的这种加班形式深恶痛绝,谷雨的看法更贴合自身实际需求:“周末加班,公司会给到我双倍的加班费。可别的什么都不给,该加班还得加的公司相比,我觉得这就很 ok 了。”

他认为,每个人的选择不同,没有必要要求所有人都不去加班,或者是所有人都去加班。“你如果愿意挣钱,就去加班,接受双倍的工资;如果愿意要更多的生活,就不去加班,周末去 happy。”

谷雨的公司最近也在做取消大小周的调研,真的有一部分人就并不赞成取消。“我们的薪资是按年包计算的。一开始也说的很清楚,年薪资中包含了加班费,全年大约要加十一到十二个班。总共算下来,每年会比正常薪资多开出一个月的工资。而一旦取消大小周,薪资比例就会适当的进行调整,年收入可能就会低于最初了。”

在他看来,每个人根据自己的情况会有自己的选择。“举个例子,如果月薪在五万左右,那么一天(工时累计)的加班费(双倍)会在五千多,一个月如果能有两个加班就能多挣到一万块,这部分人他们当然是愿意大小周的;但有一部分人本身挣的就不是很多,月薪一万块,加班费可能就一千多。这样他可能就会觉得加班费对他来说也不是很重要了。”谷雨说,“有的人需要个人时间、需要生活,但有的人就是为了挣更多的钱。”

对于快手最近宣布的取消大小周,但可以按需加班,谷雨认为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有加班需求就提报加班,公司给加班费,没有需求就周末休息。“这样比较自由。”

大厂B运营玲子

加班让我很累,也让我有安全感

玲子有点羡慕可以去公司加班的“大小周”制度,因为他们一直在“为爱发电”,部门每周末都会占用半天时间来开总结会,不算加班。如果不是整体的薪资和福利相对满意,“可能自己早就离职了。”

除了周末开会,六日在出差的路上、深夜突然接到工作电话都是玲子的加班日常。她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在一家外企,工作节奏非常稳定,每周都是双休,很少有加班的情况。下班后,绝大多数同事都会非常默契地避开工作相关话题,但看着身边许多朋友都在互联网大厂“忙”,她心里会“慌”,怕被同龄人落下。

随后,她也跳槽到了令许多人艳羡的互联网大厂中。从外企到互联网大厂,玲子最大的感受是,“身边的人和环境会推着你马不停蹄往前跑。没有时间焦虑和迷茫,但也没时间谈恋爱和思考了。”

工作和生活的界限越来越模糊,玲子表示,“隐性加班”很累也很烦。不过,她从中居然获得了一种安全感。工作四年,玲子在北京贷款买了房,有了一份还算漂亮的履历。她觉得自己至少不用为了未来的生活过分担心了。

对于大家对“取消大小周”的争议,玲子认为,每个人都想追求有尊严更高效的工作状态。而实际情况下,还要看每个人不同的意愿和生活状态。这种复杂性很难去一刀切,她觉得没有哪一种方式绝对的好,既要看企业不同阶段的诉求,也要看不同人对工作的态度。“我的态度是,付出得到你想要的回报就好了,金钱、成就感、时间,什么都可以。”

大厂C程序员  禾木

如果大家都不卷,公司加班可能就会让人才流失

禾木对于加班的态度很明确:极不赞成加班,也不愿意大小周。换句话说,个人生活是才首位,其他的都可以放在后面。

所幸,他所在的部门是双休。不过,还是逃避不了内卷的现象:早上 10:00 上班,晚上9:30 左右才下班。“之所以这么晚才走,一方面是大家差不多都是这个点才走,有些人十点多、甚至更晚才走;另一方面,组内最近的工作强度加大,加班是项目的需求。”禾木说,有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活比较赶,周末也得义务加一加班,赶赶进度。

类似这种加班都算自愿加班,没有加班费。即使是有偿加班,禾木也不太愿意大小周,还是希望正常上下班,有完整的双休。

对于最近大厂们开始取消大小周、强制不加班等行为,禾木认为这可能也是受各方面舆论压力的影响。“如今大家开始热议‘躺平’概念,如果公司一直强调加班,感觉舆论影响会不好。”

在禾木看来,大厂们开始有所行动对于减少加班现象可能会有一些影响,但并非对于所有部门都有用。“有的部门领导需要出业绩,工作就会向下压;有些部门职能比较老化,他就不得不加班赶一赶进度;而有些部门效率、收益都比较不错,那么他们或许就可以轻松些。”

“不过,如果最后大家都不卷,都不提倡大小周,那么公司很可能就会主动地去减少加班这件事,否则就可能让人才流失掉。”禾木表示。

大厂D员工白雪

钱到位,一切 OK

在白雪看来,不论是 996 还是大小周,都是一种自愿的劳动力“交易”。“钱到位的话,一切都 OK。”

她所在的互联网大厂对员工效率要求极为严格,每周 6 天工作日,外出办公需要提前上交 OA(Office Automation,办公自动化),时间控制精确到小时。

白雪没有嫌弃“996”或“大小周”的原因是,“互联网的许多工作都是要求时刻保持战斗状态,并不是所有的工作内容都会有双休。”

更客观地来看,在周末加班的情况下,工作内容并不是全部棘手和重要的,相比日常工作日,更容易“摸鱼”,“对许多还是单身的打工人来说,在公司摸鱼和在家发呆,都是一天,如果是我,我当然选择去公司加班了。”白雪认为。

对于快手率先官宣取消大小周,白雪觉得这更像一场“秀”。在她看来,短视频行业竞争激烈,是否需要加班和工作量大小有关,即便取消了大下周,如果工作量没有变,该加的班还是要加。“有的工作岗位可能还会变成在家加班,但却没有了加班费。”

“我不觉得工作加班有什么问题,只是觉得比较累。”白雪如是说。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