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折叠屏手机被炒到八万 手机卖家:进货价七万多,也就赚几百块

作者腾讯科技孙实

编辑腾讯科技沈冲

2 月 22 日晚间,华为发布了 Mate X2 手机。在发布会的前一周,有华为手机供应链公司称,已逐步向华为 P50 系列手机供应零部件,但收到的该系列订单比往年少。由此可以看出,华为的芯片危机依旧没有得到缓解。

美国政府针对华为的禁令,已经正式生效近半年了,华为手机受到的影响显而易见。IDC 的数据显示,华为在第四季度的出货量下滑 42.4%,排名落到了第五。

本期《亲历》聚焦三位华为手机卖家,揭秘近一年他们卖华为手机的经历,起底去年市面上的华为 Mate 40 为何被炒到了数万元、天价折叠屏手机是否会滋生暴利,以及禁令对他们生意的影响,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口述人:D先生

人物档案:某一线城市手机零售商,主营华为、苹果

来自华为的利润少了,但全靠苹果补回来了

我感受到的禁令对华为手机产生影响,是在 2020 年 9 月份,我们收到的货开始逐渐减少了。

我这个店是华为国代给我分货,假如我的店一周卖了 100 台机器,华为国代就会给我补进 100 台,我实际的库存可能还有 300 台或 400 台,他会让我的库存永远保持在 20 天左右。也就是说如果华为从今天开始停止向我供货,但是我这个店的库存依旧还能卖 20 天。

但是从 9 月份开始,华为补货就不按照过去 20 天的周期了,因为所有货都开始紧张了,库存量也就大概能维持 15 天,现在基本上只能维持一周的库存量了。

可能很多人不太理解为啥去年华为 Mate 40,尤其是保时捷版的价格会一直在涨。我用茅台酒来举例解释一下,茅台的经销商,必须按照官网的价格卖,但是大多数人花 1499 元是买不到茅台酒的,一般可能需要加价 1000 元左右。

1499 元为什么买不到呢?你去茅台的专卖店,店员都告诉你没货,其实他是有货的,但是他不会卖给你的,他会用别的方法和渠道去卖,价格要远超过 1499 元。

同理,华为紧俏机型也是这样,比如说华为 Mate 40 保时捷,官网 11999 元,市场上都炒到了 2 万元、3 万元,经销商会在店里按照官网价卖给消费者吗?可能很多人还不是消费者,他就是黄牛,他如果在店里花官网价买到了,转眼他就能 2 万块钱卖出去,净赚 1 万块钱。

但是顾客到体验店问价格的时候,店里告诉消费者的就是 11999 元,但是目前没货。跟茅台店一样,店员会通过其他的方式,把这个机器变成利润最大值。

这种情况下,大部分的买家也是卖手机的,但他们是从华为国代那边不能直接拿到货的。他们的货源有这么几种:第一是黄牛,黄牛从官网上抢下来的手机会卖给他们,他们拿回去再高价卖;第二是大型连锁店,国美、苏宁、迪信通一类的,他们能通过一些隐蔽手段,把机器“洗出来”;第三就是能直接从华为拿到货的经销商,假设这个经销商能拿到 100 台货,但是店面实际消化能力又没有那么大,一个月可能就卖 30 台,但是他又不能压着这笔货,所以就高价卖给其他卖手机的人了。

卖出去的价格肯定都是在官网价格以上,就跟股市一样,比如市场上 Mate 40 保时捷版炒到了 2 万2,我就 2 万 1 或者 2 万 1 千 5 出售,第二天市场价如果掉到了 2 万1,我就 2 万往外出。

但无论市场价怎么往下掉,经销商的利润是能承受住的,因为是从华为国代拿货,有大概 17 个点的毛利,只是多挣与少挣的问题。至于从经销商这儿买走手机的人,他们能赚多少就不管了,他有本事可以赚 1 万,没本事可能还得贴本出去。

去年 10 月份 Mate40 发布的时候,华强北那边的价格一天要变动好几次,极端情况可能半个小时就要变一次价格,这种情况确实会存在。

因为货是在我们这种经销商的手上,出不出货是我们的问题。我在出之前,如果你有需求,你是开夫妻店的,你找我,我肯定当时要了解一下大盘的价格。

比如说你来一台 Mate40 保时捷,我了解到的行情是 18000 元,我给你让 200-300 元的利润,17800 元卖给你,你愿意不愿意接?你说能接,你能卖 19000、20000,那就是你的事了。

假设这是中午发生的事情,到晚上的时候,我发现市场价可能已经被炒到 20000 元,所以如果你再找我要货,我可能就要 19700 元卖给你了。

但经销商这边的进货价是不变的,就是华为给的价格,除非华为去调价。所以市场炒的越高的时候,经销商的利润值是越大的。

我也不会故意囤货不卖,还是要看行情。我要了解两个信息,第一个信息是看市场销路,第二个信息是要知道华为分货的节奏以及到货的情况,然后再结合库存去做预判。

比如华为说下周会到大量的保时捷,比如到几千部,那我就赶紧趁着现在价格高就往外甩货。现在可能一台挣 8000,到下周华为放货了,我可能一台就挣 5000,甚至 3000。如果华为说可能下周就到货几百台,比较紧俏,那我可能现在就不卖了,到下周再卖。

像 2 月 22 日发布的 Mate X2,我们预测肯定会涨价,但 P50 我们还没有任何信息,但我们预估可能会成为绝版的麒麟,估计会有一批抢购潮,但是不会太极端。

因为像 Mate 和P系列的用户,属于高消费的群体。他能花八九千、一万买华为 Mate 或者P,他就能花八九千、一万买苹果。这波人在 Mate 40 上面可能已经就是超过官网价买了,算是被收割过一轮了,当再出 P50 的时候,不管怎么去宣传,可能都不会考虑买了,这是我们做的预判。

去年华为手机库存供货量开始减少,对我这边的利润还是产生影响的。以前一个月比如卖 3000 台,我的毛利将近 200 多万。但是现在一个月才给我 2000 多台、1000 多台,肯定毛利少了。

虽然部分机型单个手机的利润值在加大,也抵不过数量的整体损耗。因为授权体验店跑量的机型,是不能溢价卖的,还是要按照官网价格卖。只是个别少量的高端机型,像保时捷版,我是拿出来自己去卖,不会随着官网价格往外扔,但其他 Mate 40 系列的,我们都必须是在店里按照常规价格卖。

还有一个感觉,去年买苹果的人明显多了,因为他们买华为 Mate 40 买不到。如果是一个能消费一万元买手机的人,当买不到华为高端机型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就会想到换苹果,因为他注重的是品质,他不会去买小米、荣耀或者 OV,只会选苹果。

所以整体来看,提货量比前几年平均下来缩减了 10% 到 15%,来自华为的利润减少了,但是下滑的这部分被苹果的销量弥补了,包括春节这段时间苹果卖的是非常好的。

所以无论华为怎么受制裁,哪怕不出 P50 或 Mate 50 了,我这边生意也不会受太大影响,大不了我就把重心放到苹果。

口述人:Z先生

人物档案:中关村手机卖家,主营华为、苹果

华为折叠屏价格炒的再高,我们一台最多也就赚几百块钱

2020 年年初 P40 刚发布的时候还好,禁令的影响还没有凸显,但是从 Mate 40 开始,我们拿货的价格比较高了,货也不是太多。

因为我们不能从华为国代直接进货,而是从其他高级别的经销商那里拿货,我们的进货价已经要超过华为的官网价格了。一直到现在,我们拿 Mate 40 Pro 的价格,都要高于官网价,所以我们卖的时候也要超过官网价。

P40 前期的话有一点难买,但是不像 Mate 40 这么严重,溢价也没有这么高。其他中端和低端的机型,早期都是可以低于官网价拿到货的,但是目前这些低端机也都不能按照官网价拿货了,货特别特别少。之前有客户要一千多块钱的手机,基本上是找不到。

我们找代理商要货的时候,比如说要 1 万台,他们就很明确表示没有那么多了,可能就剩 1 千台或者几百台了,同时还要再加价,不可能按照原来的价格卖给你了,或者不能再按照官方公布的价格卖给你了。

我们也经历过去年 Mate 40 一天要变价好几次这种情况,有时候一天变三四次很正常。比如说有客户现在问了一个价格,我报完了,过一个小时或者过半个小时,这个价格可能就会有变化。

但是没办法,不是我们要故意涨价,而是我们进货的货源方,他们要把价格进行变动。早期的话,可能变动一次,就是几百块钱的涨价,后来渐渐稳定在 50-100 元。

但 Mate 40 系列,包括保时捷版,价格不太至于翻倍,说被炒到好几万的手机,主要还是去年的华为折叠屏,最高的时候卖到 8 万多,因为这款机型确实稀缺。

我们每部手机赚的也不是太多,几百块钱就算是极限了,像华为 Mate X 折叠屏手机可能能卖到七八万,可能进货价格也要 6 万多、七万多,到我们这一层利润也就是 500 元左右,高层级的经销商,他们把大头利润给拿走了,我们这个级别的,就是跟着喝点汤。如果不是稀缺的机型,更没有那么大的利润,可能也就几十块钱。

也有顾客会跟我们抗议价格总是在变动,但是我们都会解释,说现在的价格是多少,并做一个预判,告诉他可能过几天就会降价,让他多等等。到后来顾客也都理解了,因为确实是没货,物以稀为贵,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今年对于 P50,我们觉得价格又会是各种变化,但是不会囤太多,因为也担心价格会下跌。前期的需求量会很大,但是后边就没有那么大了,价格逐渐还是往下走的。所以我不会压那么多货,每次能进到十几台就算很多了。

市场对华为的需求还是有的,所以禁令尽管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意,但是影响不大,顾客是可以理解加价的,所以销路也不愁,虽然卖的少了,但是每部手机的价格也都高了。

口述人:W先生

人物档案:某三线城市手机经销商

无论中高低端,华为手机现在全线溢价

如果说我们感受到美国政府禁令的影响,就是缺货和涨价。尤其是在国庆节之后,我们进货越来越困难了,价格也慢慢涨起来了。

一些华为的中低端机型,比如 Nova 系列、畅享系列,我可以直接从华为的国代拿货,低于官网价,但是P系列、Mate 系列,我们这个级别的经销商,从国代那里不能直接拿货,只能从更高级的经销商那里想办法,一般来看都要比官网价高 500-600 元,才能拿到货。

一些更紧俏的机型,比如 Mate 40 保时捷版本,我们要比官网价高 3000 元,才能拿到货,即使到了现在,也需要高 2000 元左右,至少也得 1000 多块钱。

这个价格拿货的话,我们的利润是非常低的,因为是几千块钱溢价,能过来买的顾客,基本都是熟客,他们长期用的都是保时捷手机。我们为了维护这种客群,肯定不会把价格加的太高,极限就是加个三四百块钱,所以我们是不怎么赚钱的,主要的利润都是我们上一层的经销商。

去年 Mate XS 刚出来的时候,确实有被炒到七八万的情况,但是很少,后期主要是以3-4 万元为主,当时是有这么一波行情。

像这种已经是天价的机器,我们也仅仅是加个千八百块钱,买家也是买来送人的。真正买来自己用的人,才会对价格比较在意,三四万买个手机,自己用的概率比较小,基本是送人为主。

其他的机型,即使再高端,比如 Mate 40 Pro 256GB 版本的,官网报价 6999 元,我们的收货价是 7100-7200 元,我们顶多也就是卖到 7300 元,

现在不光是 Mate 和P系列溢价,可以说是华为全线产品都在溢价,比如华为畅想 20SE,4G 版本的官网价是 1499 元,现在我们这边的出货价都在 1700 元以上,渠道的批发价比官网价贵 200 元。

像我们这种低级别的经销商,不敢在手里存货,因为我不是一手货,本来我拿的价格就高,我只能拿一个,最多备两个,因为第二天就有可能掉价了,而且高端机的价格浮动都是很明显的。

从去年到现在,我的利润是在下降的,因为货真的很少。我的店是在核心商圈,附近还有小米、Vivo、OPPO,顾客到我们店里,问了几圈,都说没有货,他就可能考虑买小米或者 Vivo、OPPO 了。

我还开了一个苹果店,但因为我是在三线城市,买苹果的人本来就少,所以不像一线城市那样,可以用苹果来弥补华为上面的损失,我这边是做不到的。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