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0元学”家长遇返现难,机构反称被薅

打卡 276 天后,宝妈艾文(化名)没能从“海底小纵队学英语”得到全额返现。中国在线教育规模近年来迅速扩张,随之而来的负面新闻也接连不断。教育机构为快速扩大用户数量,各自穷尽办法促销。“0 元学打卡返现”即是其中之一。澎湃新闻调查发现,不少在线教育机构推出过这种营销方式来吸引用户。家长购买在线课程后,只要在规定期限内完成一定天数的打卡,就可获得“学费”全额返现。

而事实并非这么简单。艾文完打卡天数后,却被教育机构以有两节课“无孩子声音,是代打卡”等为由拒绝返现。

澎湃新闻进一步调查发现,与艾文有相同遭遇的家长不在少数。除了“海底小纵队学英语”,魔力恐龙、比巴早教机、七彩熊绘本等在线教育品牌在推出过“0 元学”课程。现在,这些平台无一例外与部分用户陷入返现“纠纷”之中,甚至有平台直接宣布“无力返现”。

3 月 12 日,“海底小纵队学英语”App 运营方成都创感时代科技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下简称:创感时代)向澎湃新闻否认存在“篡改用户打卡记录”情况,活动一直要求“家长不允许代打卡”,从来没有变过。“有些家长购买课程并非为了孩子学习,而是为了薅走礼品。”

但艾文表示,在购买课程时并未被告知家长不能代孩子打卡,而每天孩子打卡后都显示打卡成功。

某投诉平台上搜索“0 元学”关键词,有近 600 余条投诉。 网站截图

一家知名儿童在线课程推广平台负责人王海(化名)告诉澎湃新闻,不少在线教育公司为抢占市场,纷纷推出“0 元学打卡返现”活动以此“套路”家长,但在实际操作中,很多公司设计的活动规则“其实是有问题的”,低估了家长坚持完成打卡的意愿,而这为后续“返现”风波的出现埋下了隐患。

用户质疑课程方故设打卡障碍,致“返现”无法兑现

动画片《海底小纵队》是知名 IP,而“海底小纵队学英语”App 运营方创感时代对外宣称,其取得了万达宝贝王全球独家正版教育授权。这让艾文对“海底小纵队学英语”颇为信赖。

2020 年 2 月底,艾文在某在线课程推广平台花 998 元买了半年“海底小纵队学英语”课时包,一个月后,她补缴了 600 元,将课程升级到“一年包”,共有 276 节 AI 英语互动课。艾文提供的发票信息显示,收款方为“创感时代”。

艾文称,彼时课程描述的“0 元学打卡返现”要求为,家长在 App 内上课打卡,无需分享朋友圈,其中购买半年课用户 150 天内打卡 138 天、一年课用户 300 天内打卡 276 天、两年课用户打卡 552 天,即可全额返现。

“当时购买的时候,‘海底小纵队学英语’微信群老师说,打卡非常简单,只要在 App 上显示当日打卡成功就可以,期满后直接提现。”艾文告诉澎湃新闻。

多位家长向澎湃新闻提供的“交易快照”、宣传资料等显示,课程方对打卡规则无具体要求,仅载明在“海底小纵队学英语” App 内学完当日课程后,点击页面中的“打卡”按钮,“盖章”成功即可。

一名小孩在“海底小纵队学英语”App 内跟读、打卡。 采访对象供图

多位家长向澎湃新闻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有家长担心会被判定为“家长代打卡”,从而无法通过,就此询问课程方老师;对方有的表示“以每节课完成之后显示打卡成功为准”,有的则明确回复“可以代打卡”。

其中一名家长称,课程老师为安抚她的担忧,曾称“孩子处于启蒙阶段,不能逼迫开口,可以陪同学习;如果孩子不肯开口,家长可以先打卡,记住哪一课日后找出来重新学习,覆盖就可以了,不影响返现。”为此,这位家长将“一年课时包”升级到了两年。

2020 年 7 月底,第一批购买“海底小纵队学英语”半年课时包的家长打卡期满,按程序申请了返现。但在课程方承诺的 10 个工作日后,部分家长并未拿到钱,而是收到了“审核不通过”的通知,理由是存在家长“代打卡”的情况。此事迅速引发家长们的“质疑”。

打卡期满后,一名用户的返现申请未被“海底小纵队学英语”通过。 采访对象供图

2020 年 8 月 12 日,“海底小纵队学英语”在其微信公众号公布了首批 1000 名家长成功返现的名单。次日,该平台又发出一则《打卡 0 元学申诉进展和规则公示》,表示其从“0 元学”活动以来就公开说明不能由家长代打卡。

该公示还称,2020 年 9 月 1 日之前,放宽审核条件,所有参加“0 元学”活动的用户,打卡判定适用于最低规则,涉及发音的课程中只要有自己孩子发音即可;9 月 1 日之后,恢复正常审核,每节课发音音频至少需有 50% 的孩子声音,且要和课程内容相关。

家长们认为这一举动是“违约”,中途修改规则。艾文说,2020 年 8 月发生“返现风波”后,她便多留了一个心眼,每次孩子学习时,她都会录屏。打卡期满后,她提出“返现”申请,但最终审核未通过,有两节课被判定为“无孩子声音,是代打卡”。艾文将审核后的两节课,同录屏视频对比,发现原本有的小孩声音“没有了”。她怀疑完成打卡的课程或被“篡改”。

此外,多位家长反映,该款 App 的录音系统要么录不上、出现杂音,要么录上的声音出现“变声”。一名家长提供的小孩学习视频显示,孩子跟读英文单词后,再播放已录音频,发现“声音仿若大人”。

课程方坚称“规则没变过”,是被家长“薅了礼品”

澎湃新闻注意到,“海底小纵队学英语”App 的运营方创感时代近来已“官司”缠身。2020 年 9 月至今年 3 月 5 日,该公司已有 65 条被起诉的立案信息,以及 31 个开庭公告,大多是教育培训合同纠纷,与“0 元学”活动相关。

前述某知名儿童在线课程推广平台负责人王海告诉澎湃新闻,其所在的课程推广平台曾和创感时代合作售课。2020 年 1 月,“海底小纵队学英语”的“0 元学”活动开始推广,“分成了很多期”。“大概在 5 月以后,(课程方)明确规定了‘家长不能代打卡’,但在 1 月至 4 月的推广过程中,没有明确的打卡要求——至少在提供给我们授课渠道方的物料和信息里,没有这方面的信息。”王海称。

3 月 12 日,创感时代却在回应澎湃新闻时称,他们的活动要求一直以来都是“家长不允许代打卡”,从来没有变过。“0 元学”业务促销活动从去年 8 月已经结束销售。“截止当前,只要符合打卡规则的用户,我们都已经按照合同规定返还了全部学费。”

对于该公司不断被家长投诉乃至起诉的“现状”,创感时代称,“这是极少数用户在各种渠道煽动其他用户进行非理性投诉。”用户购买课程时,公司会送礼品,而“这些昂贵的礼品成为了极少数用户代打卡谋取利润的动力之一”。“有些家长购买课程并非为了孩子学习,而是为了薅走礼品。光是一个用户换手机号码多次购买我们课程,并且礼品寄送到同一地址的,就有接近千人。”

创感时代还称,在处理用户申诉问题时,“仅有千分之五的用户提供了本人与班主任的真实聊天记录,而大部分用户则引用网上所流传、非本人的、无法辨别真伪的截图”,其中不乏“PS 造假”行为。该公司也否认了“篡改用户打卡记录”的情况,称“对于每一位用户的数据都留有备份,经得起查验。”

而对于未能成功返现的用户,该公司自称推出了“0 元学转课”活动,“觉得难以坚持打卡的用户可以选择转学其他直播课程和 AI 课程”,同时提供部分现金补贴。

维权的家长们表示难以接受该公司的解释。一名家长称,她购买课程较早,获赠口袋打印机、电子手写板、彩色笔等,价值仅有两百元左右。

“倘若把学费退了,我们愿意买新的礼品还回去。”多名家长认为,课程方指责家长“薅羊毛”无从说起,“超市卖特价品,消费者买了,能说消费者是‘羊毛党’吗?”

已有多个儿童网课平台被“返现”纠纷缠身

“海底小纵队学英语”出现的“打卡返现”争议并非孤例。除了“海底小纵队学英语”,陈茜(化名)还为自己孩子购买了魔力恐龙、比巴早教机、七彩熊绘本等在线教育品牌的“0 元学”课程。

现在,这些平台无一例外与用户陷入返现“纠纷”之中,甚至有平台直接宣布“无力返现”。“别人是踩一个坑,我是踩中了几个。”陈茜自嘲。

2021 年 1 月 28 日,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公布《2020 年深圳消费投诉分析报告》,其中提到,消费者集中反映深圳市比巴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比巴科技)宣传购买早教机可打卡返现,但更改打卡规则、提高打卡难度,不履行返现承诺。

一名宝妈告诉澎湃新闻,2020 年初,她花了 608 元购买比巴早教机及其课程。彼时打卡要求为:每天发布 30+ 夸赞比巴的原创文字和孩子使用比巴早教机的真实场景配图,“为照顾上班族的家长们,允许分组屏蔽”。

“今年,打卡结束后,向平台提交了返现审核资料,满心欢喜以为可以得到返款,但审核专员却以各种理由不给通过,比如海报不完整、日记空白、文字不符合规则、要求录屏微信通讯录好友人数、朋友圈设置了三天可见或者一个月可见……”前述宝妈称,这些都是购买课程时打卡规则里没有约定的内容。

3 月 12 日,澎湃新闻就此联系比巴科技采访,接通电话后被对方挂掉。一名与该公司有合作的课程推广平台负责人评价,“这是让用户在朋友圈为其免费打了一年广告”。

“七彩熊”暴雷后,一家课程推广平台自称前往“七彩熊”公司所在地为用户开展维权谈判。

曾火爆一时的“七彩熊绘本”也因“返现”纠纷被媒体曝光。去年 7 月,据多家媒体报道,“七彩熊绘本”App 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内,进行了数十次更新,打卡难度不断上升,“几个小时都完成不了”。“七彩熊绘本”创始人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的确存在故意刁难用户、使其无法成功打卡的做法。

2020 年 9 月,北京市教委官网曾对绘本学习平台大塘小鱼“点名”,称其以打卡返现金、推广返佣金等方式营销,诱导家长购买课程,因无法在规定期限返现,以及未征得同意强制关停账号,引发大量投诉。大塘小鱼相关负责人被约谈,该机构网站、App 和公众号暂停更新 14 天,“全面整改”。

“魔力恐龙”发表声明,称无法继续发放“奖学金(返现费用)”。

而另一家英语在线学习平台“魔力恐龙” (运营机构为北京大咖互动科技有限公司)则更为干脆。2020 年 11 月 19 日,该平台发布奖学金兑换说明,称“已无力发放奖学金(打卡返现)”。

而据王海透露,他曾和一家儿童在线教育课程研发公司“开诚布公聊过”,对于“0 元学”活动,对方的思路很简单,即“为了冲量,占有市场”,然后赢得投资。“但活动做了后,发现用户量仍无法赶上竞争对手,便‘不想给用户返钱了’,以降低运营成本。”

责任划分陷入扯皮,儿童在线教育亟需监管

据澎湃新闻了解,购买“0 元学”活动课程的用户大多通过第三方课程推广平台。当纠纷出现时,面对“该由谁承担责任”的问题,课程方和推广方也陷入“扯皮”中。

创感时代一名工作人员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曾称,打卡规则在活动上线前就发给了各合作平台方,明确要求在宣传页面上写清“不允许家长代打卡”,但有个别合作平台并未按要求执行,导致一些家长被误导。

而与该公司有合作关系的王海则称,活动之初并未收到对方明确信息。

中国庭审公开网显示,2020 年 12 月底的一起庭审中,有家长起诉创感时代“违约”,要求退还“0 元学”活动费用数千元。创感时代代理律师辩称,“被告”应是售课平台,而非课程研发公司。

据天眼查,“七彩熊绘本”运营方杭州趣学乐科技有限公司因“合同纠纷”被一家儿童在线教育推课平台起诉,该案于 2021 年 1 月开庭,目前结果未知。另一知名课程推广平台负责人刘岩(化名)则告诉澎湃新闻,他也在和“七彩熊绘本”运营方打官司。此前,刘岩所在推课平台曾斥资数百万元,用于“七彩熊绘本”用户的现金补偿和赠课。

刘岩介绍,在线教育课程分销行业“门槛很低”。“你可能只要花几千块,办个营业执照,注册分销平台,就可以号称‘某某创始人、某某 CEO”,然后去跟课程方联系,合作售课。”现在课程研发公司同样很多,尤其是一些小企业,“只要你告诉对方,可以帮忙推广,(对方)就愿意跟你合作。”

刘岩认为,在线教育行业用了太多“互联网的打法”——重广告投入吸引用户,不断融资,抢占市场份额。“能有多少精力放到真正的课程研发上去?这很难说。”在刘岩看来,当前在线教育市场仍处于“无序竞争状态”,“99% 的品牌都是新品牌”,同时又缺少行业监管,从业者在其中作选择时难免“受到大环境的影响”,“你不去抢市场、抢地盘,就会被别人抢走。”

王海承认,作为课程推广平台,需要对“0 元学”活动的泛滥及后果承担一定责任,但“到底有多少责任,说不清楚”,无先例可循。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泛滥的“0 元学”活动亟需监管。“到底是有意的欺骗,还是属于营销策略?在厘清这一点的基础上,再来想办法规范在线教育发展,促进良性竞争。”储朝晖告诉澎湃新闻,这需要整个在线教育环境的改善,“仅仅依靠某家企业很难。”

鉴于在线教育机构偏离教育本位、频频“暴雷”,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民建北京市委会主委司马红建议,加强线上教育机构预存资金监管。“一些线上教育机构把大量资金用到广告上,获客成本高昂,存在‘寅吃卯粮’现象;存在数据造假、虚假宣传等现象,导致行业恶性竞争加剧,部分企业在内耗中‘跑路’、停运。”司马红认为,防止预付资金被随意挪用和加强监管非常重要。随着监管趋严,澎湃新闻近日搜索多家推课平台发现,仅有极少数课程仍在主打“0 元学”营销。王海称,“返现”出问题后,他的平台已很少再推广“0 元学”课程。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