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租房套路割韭菜的年轻人

对于 21 世纪的年轻人来说,沪漂北漂深漂杭漂都避不开租房。

随着人口向一二线城市涌进,房价水平提升,刚在一二线城市工作的打工人就能够买房并不现实,租房就成为首选。

近年来,互联网租房兴起,给传统且巨大的线下租房市场带来便利,但同时也引发了更多的矛盾和难题。

长租公寓爆雷、资金链断裂频发,租金贷及平台跑路成为了近两年来租房人的心头大患。在一二线城市的租房打工人少则面临押金不退、多则惨遭数月租金无处可寻甚至还要流落街头,真是一坑更比一坑深。

截至 2021 年 3 月 13 日,在黑猫投诉上,猎云网搜索到跟租房相关的匹配结果达 20606 个,其中关键词主要为转租不续租押金拖欠不退还、保证金退房提现难、虚假宣传租房质量差、隐私侵犯数据外泄、自动退租并扣押金、违规出租隔断房、私自调价,主要投诉对象为蘑菇租房、巴乐兔、蛋壳、自如等。

在 315 之际,猎云网寻找到了 4 位在一二线城市打拼的年轻租客,和他们一起聊了聊租房遇到的那些坑,希望能给在外漂泊的打工人警醒。

平台的合同条款,成了二房东扣押金的保护伞

小宁刚来上海恰逢杭州 G20 前夕,她带着家中猫狗搭了一晚上滴滴顺风车才到了松江。

2016 年的松江洞泾这块略显偏僻,四周荒芜。在中介的介绍下,小宁以非常快的速度签下了一套庄泾苑的房子,租金是 2500 元每月。

对于小宁来说,房子是租的,但生活是自己的。虽然她不会打扫卫生, 但仍然不定时安排自如保洁上门清洁。

一晃几年过去,小宁未曾想到自己到期后,竟然会遭遇押金乱扣甚至不退的难题。

小宁在 2020 年 8 月就对房东表示这次续租半年,因为自己可能会搬家,房东表示理解。而这一次,电子合同也从蘑菇租房搬至了巴乐兔,房东曾对小宁表示,因为蘑菇租房的 APP 需要收费、而且对于房东来说租房效果甚微,所以改用巴乐兔签合同。

但是万万让小宁没想到的是,半年后让房东可以扣押金不退的行为竟然就是巴乐兔合同条款所允许的。

被租房套路割韭菜的年轻人

巴乐兔合同条款在 2 月 24 日小宁搬离租房地址前,小宁曾咨询房东要不要当面来看房交接一下,房东表示当天没有时间。为了和房东早点完成房子的交付,小宁于 2 月 25 日安排了自如保洁上门,进行了整体清洁工作。

2 月 27 日,房东表示对小宁表示,在小宁未提前 1 个月表示不续租的情况下,他有权扣除押金的 50%。与此同时,因为沙发上仍有猫毛,他要求再扣除 100 元清洁费。但是此前 4 年间,小宁一直用的是房东提供的网络,每年支付 500 多元的网络费用,去年 12 月,房东曾问小宁是否还要续网,小宁表示不会再续,房东也提前 1 个月将小宁网线拔除。

“我自认为一个现代人居住肯定是要用网络的,既然网络都断了,怎么可能还会续租呢?”小宁认为那个时候房东应该是默认不续租的情况的。

但因为 2 月 27 日水电账单仍未出,房东要求到 3 月 5 日结清剩余押金。却不想在 3 月 5 日上午,房东又一次发来微信,表示客厅沙发曾被猫尿了,扔了沙发并要求从押金中再扣 600 元。

由此一来,小宁的押金就从 2500 元变成了 650 元。

在小宁看来,本就是房东占着押金不退回,现在倒还给了他一次又一次扣款的理由。“扔沙发一事此前并未跟我商量,一早就说扔了要扣我 600 元。如果沙发本身就味道很大,2 月 27 日就应该提出来了,为何要等到 3 月 5 日呢?”

在巴乐兔的合同上,可以清晰地看见附件上关于不续租规则下的一行字,“若乙方在本合同到期后不续租房屋的,乙方需于合同到期日前 30 个自然日告知甲方,未告知则视同续租。”

小宁认为自己作为成年人,的确应该对所签署的合同负责,但是此条款藏于合同末尾的附件上,本身就不容易注意到,且条款内容利于房东,存在不合理性,有霸王条款的嫌疑。同时,小宁也特意查阅了此前签署的蘑菇租房以及纸质合同,从未见过类似条款出现。

对此,小宁咨询了巴乐兔,巴乐兔方面表示,此合同条款为房东拟定,与巴乐兔无关。但就小宁在黑猫投诉上了解到,附件条款并非房东单独拟定,而是巴乐兔自带的合同模板上的条款。小宁观察到,仅在黑猫投诉上,跟小宁一样因为此条款被全额扣除押金的租户不计其数。

小宁与巴乐兔客服协商,希望他们能够派专人出面协调此事,巴乐兔不予回复,表示这个条款所引发的纠纷需要租客和房东自行协商。

但是令小宁不解的是,合同既然是巴乐兔拟定的,也在巴乐兔上面签署,况且每个月的租金也是通过巴乐兔支付,巴乐兔怎么就可以置之不理呢?“巴乐兔上的特别条款七日退房东也根本没有执行,在这点上,押金在谁手里,谁就是弱势群体,房东不退押金,平台也没有专人会去督促房东执行。”

为此,小宁特意跑了趟塘桥居委会,对于房东不退押金一事想要讨个说法。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对巴乐兔上的附件中不续租条款看了许久,也表示此条款并没有明确说明如果未能提前一个月告知,那么押金该具体如何处理的问题。但就在工作人员致电二房东,表示一起沟通协商时,房东依然不做任何退步,也不出面沟通。

同时,在跟居委会协调的过程中,小宁了解到,该房东已不止一次用了巴乐兔的条款来进行押金的扣除,前一次也是因为 30 天未提前通知的问题沟通协调到了居委会。

被租房套路割韭菜的年轻人

来源:受访者供图

受访者和房东的聊天截图(部分)截至目前,小宁表示她的押金仍然分毫未退,并且房东表示无需面谈,不管是报警还是诉讼,随便她怎么处理。

而小宁提起的诉讼也因为二房东在巴乐兔上的合同甲方填写为其妻子名字,而被法院因“未提供原被告之间存在法律关系的实名证据,现予退回。”小宁表示,她知道两人是夫妻关系,还分别是上海君梧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的法人和监事,所以在签合同的时候并未特别要求调整,却不料这又是一个隐形的坑。

“本来以为平台上签约的合同至少有第三方,会更安全。谁知道竟加速成为了被割的韭菜,所以平台存在的意义何在?”小宁苦笑道,“租房,远离二房东,远离巴乐兔。”

恐吓、骂街、撬锁…我被房东骚扰了一个多月

2020 年国庆后的某个深夜,搬入新家仅 3 个月的邹邹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那头一个粗犷的男声要求邹邹立马搬走,并声称租房平台暴雷(小鹰租房)。

当时与邹邹签合同的中介已经跑路,房东已经一个月没有收到房租了。电话那头表示,按照合同,房东已与中介方自动解约,因此邹邹与中介签的合同不再具有法律效力,应立刻腾退(后面律师证实这一说法是错的,合同不能单向解约,并且合同中也有很多模糊的地方),如果有任何问题,她随时可以报警处理。

挂断电话后没多久,屋外传出了巨大的敲门声,当时独自在家的邹邹不敢出声,许久之后,门外的人才肯作罢。但这只是痛苦的开始,接下来长达一个多月的拉锯战给邹邹造成了巨大的困扰。

年付了 6 万多元的房租,现在只住了 3 个月就要被赶走,邹邹一下子慌了神。

第二天,邹邹开始与远在外地的房东沟通,试图解决问题,但很快邹邹就发现了不对劲,她指出房东应该与中介沟通解决此事,而不是直接赶走租客,并且希望双方能够面谈,但房东拒绝了邹邹的提议。

沟通失败后,房东表示要换锁,很快她便从外地赶来,带着开锁匠和两个在当地的男性亲戚,不顾邹邹的阻止撬开了门。当天,房东还坐在门口破口大骂,从下午 1 点,一直骂到了 6 点,嗓子都喊哑了。

邹邹说,这是她听过的最恶毒的咒骂。电子门铃录下了整个经过,被邹邹递交给警方,但警察对此也颇为无奈,因为房东没有擅闯民宅,也没有打伤租客。

警察局内还聚集不少同样因为平台暴雷前来报案的房东和租客。但最终大家也只是收到了一张回执,如果案子能够处理,钱款能够追回,大家就能挽回部分损失,至于何时能够破案则没有承诺。如今,距离事件爆发已经过去了快半年,邹邹依然没有收到任何通知。

次日,双方来到街道办寻求解决方案。但负责调解的实习律师只是警告双方应承担的责任和后果,气氛愈发紧张,双方态度也愈发强硬,最终导致调解失败。

这之后的一周,房东的男性亲戚几乎天天半夜来敲门,并进行言语恐吓。邹邹告诉猎云网:“还有一些房东做的更过分,让物业给租客断水断电,甚至把门直接卸了。租客们真的很无奈,钱和家都没了,每天过的提心吊胆。”在这期间,邹邹还收到了房东发来的律师函。

最终让邹邹决定让步的是房东年迈的父亲。老人在前不久做了大手术,在得知此事后还是决定登门拜访。

某天下午,房东父母来到了邹邹当时的住处,等了许久后,老人有些体力不支,电子门铃的录像显示,房东母亲提议直接输入密码进门休息,但被房东父亲拒绝,两人便离开了一段时间,后来邹邹得知,他找到了物业,在第三方的见证下进入了房间。

等到邹邹晚上加完班回到家,着实被客厅里的两个陌生人吓了一跳,紧接着还遭到了房东母亲的辱骂。

邹邹回忆道,房东父亲是唯一一位明事理的人,在解释过事情的原委后,房东父亲郑重地向邹邹就这段时间的遭遇道歉,希望双方有个合理的解决方案,这让邹邹想到了自己的父母,一阵心酸,最终选择了退让。

在后续的协商中,邹邹同意住到 5 个月后搬走,并签订了新的协议,而后房东以及上文提到的男性亲戚停止了对邹邹的骚扰。

在聊天的最后,邹邹的情绪依然很低落:“我至今不忍心把这段经历告诉我的父母……”,但是“生活还是要继续,我还有工作,相比其他暴雷事件的受害者,我的情况算比较好的”。

差点“破产”,短短 7 天,我把租房的坑踩了个遍

即将毕业的乐乐不会想到,社会的毒打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回想起那个满城找房的盛夏,她依然冷汗直冒,短短 7 天,她几乎将租房的坑踩了个遍,甚至还受到了其中一位中介小哥的骚扰。

也许是因为初出茅庐,她对租房依然抱有不切实际的期待。看到租房平台上各种精装修、地段好、交通方便、性价比爆炸的房间,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在得到“房间还在,是实物,房东直租”的答复之后,乐乐火速与对方敲定了见面时间。

但是,图片中的小而美却变成了眼前的老破小,价格也比平台上标的高了四五百。面对乐乐疑惑,中介却是习以为常,“(图片上)那样的房间、地段,起码五六千”,说到图文严重不符,小哥的解释是“我们都这样标”。

一次次失望而归后,乐乐又看中了一套,但碍于预算乐乐非常犹豫。当时负责带看的中介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可以降价,但需要年付。

他表示,他所在的公司(某知名租房平台)不支持年付,乐乐需要把钱先转给他认识的一家靠谱的第三方公司,跟对方签合同。乐乐没搞明白其中的弯弯绕绕,但年付终究还是一笔不小的支出,乐乐决定再看看。

很快乐乐就发现了同小区同户型的一套房,月租却便宜了近 1000。但这次得到的答复是必须年付,至于为什么这么便宜,则是因为“大学生租房季,公司搞活动,再加上新领导上任,优惠力度大”。最终乐乐还是被年付劝退了,她该庆幸,囊中羞涩的她躲过了一劫——几个月后,多家长租公寓暴雷,她接触的则是其中涉案金额最大的一家。这是乐乐离“破产”最接近的一次。

独自找房的乐乐还遇到了中介小哥的骚扰。不断打探乐乐的个人隐私,若有若无的肢体接触,加上略有些偏僻的小区让乐乐想到了新闻中播出的恶性事件,再想到自己甚至连他的名字、公司都不知道,乐乐就冷汗直冒,急匆匆地结束了看房。

当晚,乐乐还收到了露骨的“问候”,吓得她赶紧拉黑了对方。她对猎云网说起这段看房经历时,脸色发白。

跳出了二房东的坑,却没躲过公寓的爆雷

小L在腾讯上班,所以一直在深圳的南山区找合适的房子。

去年中旬,他通过巴乐兔找了一间不错的房子,但就在他准备签约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房东无法提供房产证等相关信息。为此,巴乐兔提供了房东与二房东之间的租赁合同,但是令小L不解的是,这个合同上的二房东姓名与巴乐兔所提供的合同上甲方姓名不一致。

巴乐兔表示,两个二房东是夫妻关系,所以合同姓名不同,但不影响。小L随机要求巴乐兔提供三者之间的关系证明,但巴乐兔却表示无法提供。于是小L果断放弃了这套房子,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虽然躲过巴乐兔的坑,但接下来却义无反顾地跳进了蛋壳的坑。

被租房套路割韭菜的年轻人

巴乐兔中介和受访者的聊天截图“因为半年付所要支付的租金每月可以便宜 200 元左右,所以我当时就直接付了半年的租金和 1 个月的押金。”小L表示,2020 年 8 月搬入了蛋壳的房子后,在 11 月就因为爆雷事件被房东赶了出来。

“房东在 11 月没有收到蛋壳的房租,想要及时止损,所以马上就来和我们协商了。”当时小L每月房租不到 3 千元,共交付给蛋壳 1.7 万元。房东表示可以损失对半承担,所以当即支付给了小L及其室友每人近 5 千元现金,让他们尽快搬出。

小L搬出后,蛋壳平台上面显示剩余金额为 7 千多元,但实际上剩余的 3 个月房租加 1 个月押金应该在近万元,但是蛋壳上因为各种理由扣除,就最终显示为 7 千元。

即便如此,小L申请提现仍不成功,客服电话完全打不通,就连当年带他看房的中介都加入了蛋壳的维权群,据他了解,中介也有 1 万多工资被拖欠。

“很多维权的人现场排队取号,但最后也是说等通知。所以大部分人都放弃了。”

小L表示,自己之所以没有再续租原业主的房子是因为自己在蛋壳上租到的房价比蛋壳给房东的租金都要低。“整套房子蛋壳上出租不到 1 万元,但是蛋壳给到房东是 1.1 万元。蛋壳直接跟房东签了 5 年合同,房东每年免一个月房租给蛋壳。”

在小L看来,半年付、年付就和租金贷差不多,平台用略低的租金诱惑割了租客韭菜后跑路,剩下的纠纷和风险就全部扔给了业主和租客。

搬离蛋壳的房子后,小L在蛋壳难民群中找到了被坑的蛋壳深圳业主,再一次以 3 千元左右的价格直租了南山的房子。

“我以后再也不要租公寓,要不从业主手里直租,要不就买房。”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