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根:云计算架构订阅制收费,SaaS魅力何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陈述根本

当前,数字化的世界已经越来越由软件所定义。软件重新定义了产品,定义了制造产品的方式,并成为产品的主要价值之所在。不论是工业软件还是社交软件,是 toB 还是 toC,人类的文明都已经越来越运行在软件之上。

在软件定义的世界中,SaaS 引领着未来。SaaS(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简单来说,就是部署在云端,用户通过网络来使用的软件。SaaS 是云服务提供商把应用软件层作为服务出租后,消费者可以使用任意云终端设备接入网络,然后通过网页或编程接口使用的云端服务。

SaaS 是新时代的软件服务形态,已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之必需。随着我国云计算基础设施逐渐成熟,中国 SaaS 已经风至云起。 

SaaS 引领软件未来

SaaS 的问世与云计算的发展紧密相关。

20 世纪 60 年代,还是大型主机的时代。彼时,主机的价格还非常昂贵,面向的市场也主要是企业用户。资源集中是大型主机最为突出的特点之一,所有用户通过终端来分享主机的计算和存储资源。

由于当时还没有独立的软件公司,应用基本由主机厂商为企业定制生产,因此,用户只能被动接受。同时,主机之间的通信功能很弱,不同主机的用户也几乎无法共享信息与服务。其实主机系统就是最早的”云”,只是这些云是面向专门业务和特定领域的。

1979 年,IBM 推出 IBM-PC,开启了个人电脑(PC)时代。PC 时代的到来让资源集中的主机系统走向分散。在 PC 时代,计算机从企业普及到个人,资源从主机下沉到个人电脑。PC 具备独立的存储空间和处理能力,虽然性能有限,但足以在当时支撑起一般用户的个人计算需求,计算模式随之由大型机的集中模式走向分散。

PC 推动了软件行业发展,C/S双层架构由此兴起。由于 PC 自有存储、计算资源,能够将业务逻辑整理、沉淀下来形成了客户端(Client)程序,将数据处理并存储的逻辑沉淀下来形成了服务器端(Server)程序。因此,PC 在一定地理范围内把设备连接起来形成了局城网(LAN),在局域网内完成客户端与服务器通信的C/S(即客户端/服务器)双层架构软件也逐渐涌现。

双层C/S架构分为客户端和服务器两层。其中,客户端展示软件界面,完成软件与用户的交互。服务器端负责用户数据的管理,由数据库完成用户数据的存储,用户仅需要下载客户端程序即可使用软件。

当然,软件以局域网为中心,也使其难以扩展至大型企业广域网或互联网。此外,服务器端的负荷较重,在大量用户程序接入后难以管理,三层软件架构应运而生。但三层软件架构依然面对软件价格高昂,中小企业较难负担,软件升级与维护成本高,企业还需处理软件版本不一的文件兼容问题。

而互联网的兴起,终于使计算资源得以更加便捷地共享。2000 年后,运营上万台服务器的大型数据中心出现。云端公司统一管控 IT 基础设施,即大型计算中心集中管理计算和存储资源,人们通过互联网分享资源的模式出现,“云计算”应运而生。

云计算是各类技术的组合,这些技术的进步也为软件行业注入了全新的血液,软件架构方式从C/S架构发展到B/S(Browser/Server,即浏览器/服务器)架构。在B/S架构下,用户工作界面在网络浏览器上显示,事务逻辑在服务器端中实现。在该架构下,用户不再需要安装客户端程序,仅通过浏览器即可访问服务。

计算模式的革新与互联网的土壤催生出新的软件交付方式,Saas 由此而生。2000 年,Salesforce 发布首个 SaaS 模式的 SFA 应用。其通过自己的网络站点(www.salesforce.com)向企业提供客户关系管理(CRM)软件系统。企业不再需要采用传统的软件部署模式,而是按照需要、全天候地通过网络来访问服务。Salesforce 创造的技术模式、商业模式也为现在的 SaaS 奠定了基础。

SaaS 模式解决了诸多传统软件的问题,具备多重优势。SaaS 把传统的本地许可变为基于互联网的会员订阅,是软件交付方式的重大变革,具有开箱即用、按需付费、弹性可扩展的特征,将极大降低信息化门槛。根据中国信通院调研,95% 的企业认为云计算能够降低企业 IT 成本,超过 40% 的企业认同云计算带来了 IT 运行效率的提升。

兑现 SaaS 增长潜力

SaaS 是全球数字经济的热潮,包括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欧盟、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 SaaS 都在蓬勃发展。

美国是 SaaS 的发源地和领导者。目前,Adobe 和 Salesforce 的市值高达 2000 亿美元,Zoom、ServiceNow、Square 和 Intuit 的市值达 1000 亿美元规模。另有 20 多家公司市值在百亿、数百亿美元级别,加上转型的 Office365、Oracle、IBM、ADP、Autodesk 等,美国的先发优势彰显无遗。

较之于美国,我国 SaaS 的发展则相对落后。根据 IDC 的数据,2019 年我国企业服务 Saas 市场规模约为 150 亿元,中国 SaaS 市场在全球的占比仅在4% 左右,远低于我国 GDP 在全球 16% 的占比,发展的节奏滞后于全球步伐。

一方面,中国中小企业市场目前仍未完全开发,需求集中在大型企业市场,导致中国 SaaS 市场的与全球 Saas 市场呈现出相反的结构——全球中小企业贡献超过 60% 的 SaaS 市场,中国则是大型企业市场占比超过 60%。

另一方面,从收入体量的角度看,国内企业服务软件公司纯云收入超过 5 亿元的都只有寥寥数家,而从更严苛的口径来看则更少有企业能够实现年度 5 亿元以上的订阅云收入。传统软件公司转云进度各异,而初创 SaaS 企业也多由于市场环境等原因而遇到发展瓶颈,较难实现云收入的放量。

但挑战往往与机遇并行。相较于全球云计算市场主要集中于 SaaS 领域,我国云计算行业由于起步较晚,目前仍然以 laaS 为主。但根据信通院数据,2019 年中国使用云计算的企业占比达到 66%,渗透率提升 7.5 个百分点。今年受疫情影响,云计算的渗透率将进一步提升。

与此同时,2019 年,中国 SaaS 在云计算市场的占比为 28.3%,也远低于全球 SaaS 市场 58.2% 的占比。根据 IDC 预测,未来五年,中国企业 SaaS 市场会以 37% 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仍存在着巨大增长空间。

而想要兑现中国 SaaS 的增长空间,最重要的就是重新定义 SaaS 的目标市场以及增加 SaaS 的产品力。

SaaS 企业的成功由很多不同因素决定,但唯一共性的成功因素,就是切入了一个正确的目标市场,并快速扩展到相邻领域。相较于美国企业需求的标准化、合规化,中国 SaasS 面对的是多样化的市场需求。与软件业务不同,SaaS 是一种产品化的服务。SaaS 软件的初衷就是通过数字化解决企业的业务流程以及管理自动化问题,其天生就是针对较为标准化的需求而设计的。

然而,目前中国的各行各业的发展环境较为复杂,部分行业尚未形成完整的规范,这就导致通用型、标准化的 SaaS 产品难以完全满足客户特定的需求。与此同时,企业的管理体系和流程也往往在持续重塑。因此,中国本土的 SaaS 企业找准需求,发掘有需求的场景、有需求的行业、有需求的客群就显得至关重要。

当然,SaaS 的本质仍是软件服务,需要在用户使用的过程中不断实现迭代进化。没有优秀的产品,就没有更高的需求。

实际上,软件厂商在服务企业的同时也在与企业的需求进行交互,厂商能够在这一过程中不断积累对用户与行业需求的理解以进一步升级产品。而对于 SaaS 而言,其云端在线部署、运维的特质使得其具有更灵活、更快捷的迭代能力,能够以更快的速度、更高的频率反馈用户的诉求。

而现阶段,本土 Saas 产品打磨尚且不足。在中小企业市场,由于客户付费及使用意愿的问题,SaaS 厂商往往不得不将精力重点投入在市场端、营销端而非产品端。而在大型企业市场,大部分国产厂商也并没有服务本土头部企业的机会。只有供给侧打磨产品,以产品力占领市场,才能真正通过商业模式的升级实现经营杠杆的释放。

伴随着中国企业数字化升级的大趋势,SaaS 行业将是长期受益的优质赛道。与美国 Saas 行业的先发优势相比,中国 SaaS 市场还处于发展早期。但是,随着我国云计算基础设施的逐渐成熟,中国 SaaS 必将风至云起。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