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推百亿港元回购“自救”,能撑住股价吗?

文/资本市场部

来源:野马财经(ID:YMCJ8686)

在传出被富时罗素剔除全球指数后,小米推出最多 100 亿港元回购,股价逆势上涨4%。不过相比资本市场的动作,小米对高通的依赖更需要警惕。

富时罗素动手了

生意终归是生意。

近日,有媒体报道富时罗素将小米集团(1810.HK)从全球指数中剔除,不出意外将会在今日(3 月 12 日)美股开盘生效。这源于 1 月 14 日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离任前的一系列举动,当时宣布将对包括小米在内的多家中国企业进行无理制裁。根据中信证券的解读,其制裁意味着美国人士在被列入 60 日后不得买入、365 日之后不能卖出这些公司股票。

在被宣布剔除后首个交易日,小米集团股价一度跌近 10%,最终收盘下跌 8.59%,第二日又一度下跌超7%。而在被列入“涉军企业名单”后,小米集团也曾大跌 10%。

图片来源:通达信
图片来源:通达信

野马财经问及是否有稳股价的举措,小米集团方面称以公告为准。而在 3 月 11 日晚,小米集团公告,董事会决议行使去年 6 月 23 日股东大会所授予的股份购回权。购回股份将在规则允许的 3 月 24 日后不定期进行,购回总额不超过 100 亿港元。受此影响,12 日在恒指大跌的情况下,小米集团逆势上涨 4.12%。

这并不是第一次有中国企业被无端制裁,也不是富时罗素第一次因此调整指数成分,但小米却在最近频繁刷屏。说到底,还是因为股价跌了,而且跌得很干脆。

从遭遇不公平待遇至今,小米集团最多下跌 36.75%,要比美团、京东、腾讯早一个月见顶。在此之前,小米集团股价曾一度达到 35.9 港元,总市值逾千亿美金。

外资持股比例高

供过于求才会下跌,其中外资扮演了重要角色。

作为外资投资中国的重要渠道,近两年港股不仅迎来了诸多内地优质企业,还一并吸引了大量外资。这才有了马化腾和钟睒睒在中国首富榜的你追我赶,还有港交所 2020 年的靓丽业绩。

小米集团的 2020 年同样值得大书特书。不仅成功进军高端市场,前三季度智能手机收入及出货量都创历史新高,而且在四季度大陆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4% 的情况下,小米却逆势增长 52%(Canalys 数据)。股价表现上,“年轻人的第一只股票”在 2020 年大涨 208%,为投资者带来丰厚收益。而这些投资者很大比例是外资。

中信证券 3 月 8 日研报显示,根据 Bloomberg,小米的美国区域的持股比例为 15.5%,中国香港和大陆、美国之外的投资者合计持股比例为 41.6%。

资料来源:中信证券研报
资料来源:中信证券研报

外资对小米集团的投资可以简单分为主动型和被动型,其中主动型是自主做出投资决策,被动型则是紧跟 MSCI、富时罗素等相关指数。

有了前车之鉴,在小米遭遇不公平待遇之后,主动型资金应该已经有所行动,尤其是在 2020 年大涨 2 倍的情况下。落袋为安本来也是投资的正常逻辑。这是小米集团近两个月下跌的主要原因之一。

现在要讨论的是被动型资金。由于紧跟 MSCI、富时罗素等国际指数,这部分资金会随着指数成分的调整而做出买卖决策。因此,在被富时罗素剔除后,会有一部分资金从小米集团撤出。

这部分资金有多大呢?

根据中信证券研报的测算,如果小米集团最终被剔除富时罗素、MSCI 的相关指数,预计将分别导致约 3.4 亿美元、15.3 亿美元的被动资金卖出。严格说来,这部分资金对于曾经千亿美金市值的小米集团来说并不大。但在“囚徒博弈”下,可能会有主动资金因此而加快卖出,这部分资金可能不仅仅是美国人的持股,也可以是其他外资,甚至南下资金。

此外,招股书显示小米集团副董事长林斌为美国国籍,毫无疑问也需要受到小米相关负面事件的影响。也就是说,如果要减持,就需要在 2022 年 1 月 13 日之前进行,如此一来,就要违背去年 9 月小米集团所公告的林斌的承诺。

资料来源:小米集团公告
资料来源:小米集团公告

离不开的高通

情绪所导致的股价涨跌只是短期行为,长期的走势还是要看企业的经营状况。

比如小米集团上市后不久便破发,跟全球和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连续下滑密不可分,同时在智能手机价格重心上移的趋势下,小米却迟迟无法攻下高端市场。而美国在对华为的制裁升级之后,小米成功攻下 4000 元档,并且逆势实现手机发货量的增长,吃下不少华为留下的份额。

不过,虽然小米手机取得了这些成绩,却无法掩盖芯片之痛(雷军曾坦诚澎湃芯片的研发遇到巨大困难),尤其是对高通的依赖。

说来,小米和高通渊源已久。根据 IT 桔子报道,高通曾参与了小米B轮和基石轮融资,这加深了二者的联系,也使得小米频频拿下高通旗舰芯片的全球首发。此外,2015 年加入小米的王翔(现任合伙人和总裁)曾在高通工作 13 年,加入小米之前曾是美国高通公司高级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

图片来源:小米商城官网
图片来源:小米商城官网

小米集团招股书直言依赖高通,称高通是公司最大的系统芯片供应商,同时也是最大的供应商。如果无法继续采购高通系统芯片,那么小米未必能在短期内或根本不能物色到替代系统芯片供应商。

另外,根据招股书,小米于 2016 年 5 月和 12 月分别同微软和 Via Licensing Corporation 订立专利许可协议,又于 2017 年 6 月与诺基亚签订多年的专利协议。此外,小米于 2018 年 4 月同高通签订新的多产品专利许可协议,取代于 2017 年 11 月所签订的协议。

这些协议到期日介于 2019 年 5 月 15 日到 2022 年 12 月 31 日,也就是说与高通的协议最晚到 2022 年底到期,协议的履行以及续签是否会受到制裁的影响还是未知数。野马财经就此联系小米集团,对方没有回应。

《菜根谭》有句话:“无事常如有事时提防,方可以弥意外之变。”

要知道,美国政府虽已换届,但对中国企业的动作却依然在维持,甚至明确表示对中国的科技要进行遏制。目前小米已经在有意识地投资国内的半导体企业,仅与华为哈勃共同投资的就有昂瑞微、思特威、好达电子、纵慧芯光等。

尽管中美半导体行业成立工作组,高层战略对话也即将展开,科技制约的危机可能会缓和,但并不意味着科技的竞争不复存在。胡萝卜得要,狼牙棒更要防。

既然小米已经被盯上,伴随着出货量的增长,未来仍有受到进一步打击的可能。而且发展越好,可能性越大。毕竟国产手机的份额越大,国产芯片才有更多的机会应用。如果未来遭受进一步的打击,而小米却没有足够的技术储备,可能会受到比外资撤出大得多的影响。

“登山耐侧路,踏雪耐危桥”。小米与高通只是国内科技产业的一个缩影,道阻且长,要做的事还有很多。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