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对自动驾驶的过度包装和虚假、夸大

(文/潘昱辰编辑/娄兵)

一直以来,FSD 特斯拉称之为“完全自动驾驶能力”。既象征着特斯拉的科技实力,也支撑着特斯拉的天价市值。目前,其完全自动驾驶能力套件(FSD)在不断涨价后高达 1 万美元(在中国售价则为人民币 6.4 万元)。

然而,日前特斯拉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车管所的追问下不得不承认,无论基础的 Autopilot 还是 FSD 套件,都不具备完全自动驾驶能力。

2020 年 12 月末,特斯拉副总法律顾问埃里克·C·威廉姆斯和加州车管所的自动驾驶车辆部门主管米格尔·D·阿科斯塔以邮件方式进行了通信。这起通信的起因是此前一天,特斯拉首席执行官(CEO)埃隆·马斯克发布推特,暗示自动驾驶能让驾驶员一边开车、一边坐在车内玩游戏,因而加州车管所对特斯拉进行了约谈。

马斯克暗示特斯拉车主能一边开车一边玩游戏,遭到车管所约谈

于是威廉姆斯在邮件中只得承认,目前特斯拉的 Autopilot 和 FSD 能力都不是自动驾驶,而且目前没有一个单独或共同的功能属于自动驾驶。

威廉姆斯在邮件中表示,Autopilot 能够实现自适应巡航和自动转向,FSD 作为选装套件能够实现高速和识别信号灯,但它们都只满足美国汽车工程师学会(SAE)定义的 L2 级别辅助驾驶能力。

特斯拉在邮件中承认,其车辆只有 L2 级别能力,根本不是真正的自动驾驶

威廉姆斯在邮件中的表态,与 CEO 马斯克关于 FSD 能力的表述大相径庭。就在 2020 年 7 月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马斯克还声称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能力已经非常接近 L5 级别,并有信心在 2020 年内完成 L5 级自动驾驶的基本功能。

根据 SAE 的定义,汽车的自动驾驶能力由低到高分为 L0-L5。其中 L5 级别代表“可以在任何条件下驾驶车辆”,是真正完全意义的自动驾驶,而 L2 级别车辆只能够实现自动加速、制动和转向,且要求驾驶员时刻对车辆功能保持监控。换言之,一旦 L2 级别车辆发生事故,驾驶员仍需承担责任。

SAE 对于自动驾驶能力等级的定义

威廉姆斯还在邮件中表示,特斯拉仍在开发 L3 以上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但将遵循整个迭代过程,包括开发、验证、早期发布等。并且,在特斯拉完全验证并获得任何所需的监管许可或批准前,都不会向公众开放功能。特斯拉还强调,现阶段“不会将驾驶责任从驾驶员身上转移出去”。

对消费者来说,特斯拉的 FSD 套件更像是一种神奇的期货。叫它期货,是因为特斯拉从未一次性交付过“完全自动驾驶能力”,而是像挤牙膏一样,为 FSD 一点一点增加新的功能。

截至目前,FSD 只是在 Autopilot 自适应巡航和车道保持的基础上,增加了用于高速公路等封闭路段的自动辅助导航驾驶和自动辅助变道功能,以及自动泊车与智能召唤功能。

而在特斯拉不断测试、更新其 Autopilot 与 FSD 功能的同时,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已经引发了许多起车祸,并导致数人死亡。

2018 年 3 月,加州山景城附近的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导致 38 岁的苹果软件工程师黄伟伦死亡。事发时,他驾驶 Model X 以 71 英里的速度撞上了 101 高速公路的护栏,后面两辆车也因此追尾,导致特斯拉的高压电池受损,引发火灾。

2018 年 3 月,苹果工程师黄伟伦开启 Autopilot 后在车上玩手机,最终导致车祸死亡

2019 年 3 月的佛罗里达州,又有一名 50 岁的特斯拉 Model 3 驾驶员在一起交通事故中丧生。

在这两起事故中,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对特斯拉汽车自动驾驶功能 Autopilot 相关的两起交通事故作出最终调查报告:两起事故中,特斯拉 Autopilot 的功能设计、驾驶司机和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都有责任。

值得一提的是,2020 年 7 月,德国慕尼黑法院就一项针对 Autopilot 和 FSD 功能误导消费者的指控做出裁定,认定特斯拉给了消费者不切实际的承诺,禁止特斯拉继续使用“自动驾驶”一类的宣传。

近年来,随着特斯拉在中国市场交付量的增长,有关特斯拉 Autopilot 失控、异常加速或制动失灵引发的事故也时常见诸报端。早在 2016 年 1 月,发生一起追尾事故,一辆特斯拉 Model S 因使用 Autopilot,在京港澳高速河北邯郸段撞上一辆道路清扫车,导致车主当场死亡。

早在 2016 年,特斯拉就因 Autopilot 失控在中国发生致死车祸

而去年最严重的一起事故发生在四川南充,共造成 2 死 6 伤的惨剧,但事件的真正原因仍在调查中。

2020 年 9 月,特斯拉在四川南充发生车祸,造车 2 死 6 伤

今年 2 月,中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等五部门就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OTA 等问题共同约谈了特斯拉中国,要求其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加强内部管理,落实企业质量安全主体责任,有效维护社会公共安全,切实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

而在专业机构中,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功能也并未得到高度认可。去年年末,欧洲的汽车安全评测机构 Euro NCAP 做了一次汽车驾驶辅助的测评,他们选择了包括特斯拉 Model 3 在内的共十款车参与测试,最终奥迪 Q8、宝马 3 系、奔驰 GLE 三款车被评为“非常好”,福特翼虎被评为“好”,而特斯拉 Model 3 仅被评为“中等”。

相似的情况也出现在美国,在《消费者报告》的 ADAS 横评中,特斯拉的 Autopilot 再次输给了通用的自动驾驶辅助 Super Cruise。

很显然,特斯拉夸大了 Autopilot 的功能。而在马斯克以特斯拉的品牌标签中,自动驾驶功能在他们的“沽名钓誉”戏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只不过,特斯拉如今距离这一目标差得还很远。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