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仅次京东、直追百度:这家韩国巨头什么来头?

文/邻章

来源:邻章(ID:TMT317)

3 月 12 日,韩国电子商务巨头 Coupang Inc. 登陆纽约证劵交易所,其 IPO 融资规模达到了 46 亿美元,成为继 Uber Technologies Inc. 之后美国规模最大的首次公开募股。

其从开盘股价表现来看,也可谓表现强劲。

数据显示,在周四开盘当日,Coupang Inc. 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金,截止收盘,Coupang Inc. 股价最终收涨超 40%,市值达 840 亿美元。

这一市值,对比来看,在电商领域是仅次于京东等存在;而在互联网领域,其则能直追百度。

Coupang 是何来头?

在此,问题也随之而来:这家韩国电子商务巨头究竟是什么来头,能够得到资本市场如此认可?

据公开信息显示,Coupang Inc. 由 Bom Kim 于 2010 年创立,贝莱德(BlackRock)和富达(Fidelity)、红杉资本、软银等是其主要投资方,而丰富的 SKU 以及快速的配送效率以及业务的多元化和用户忠诚度,是 Coupang Inc. 的主要特征。

公开数据显示:

在 SUK 上:除其自有库存外,来自全球市场超过 200000 个商家为 Coupang 提供了数亿个 SKU。

在送达效率上:Coupang 以类似于自营的模式极大的提升了货物送达效率,Coupang 声称通过公司的 Rocket Delivery(火箭配送)网络可以当天或第二天交付超过 500 万个独特商品,其 99.6% 的订单是在 24 小时内交付的。

极致的效率源于其在韩国 30 多个城市拥有 100 多个发货和物流中心,并且其还拥有韩国最大的直接雇用的送货车队,雇佣司机达 15000 名。

在业务多元化上:Coupang 除开核心电商业务之外,其与我国电商巨头在业务布局上,也有诸多一致性——致力于业务多元化扩展布局。当下 Coupang 在业务多元化上,其拥有对标亚马逊 Prime 服务的订阅服务 Rocket WOW,杂货配送 Rocket Fresh 以及韩国最大的送餐平台 Coupang Eats 和数字金融服务 Coupang Pay 等功能。

在用户量以及用户忠诚度上:其招股书显示,截至 2020 年 Q4,Coupang 活跃用户数达到了 1480 万,较 2019 年 Q4 的 1180 万增长 25.9%。同期,每个活跃客户的净收入也从约 161 美元增至约 256 美元,同比增长 59.0%;在用户忠诚度上,Coupang 也有较好的表现,这主要体现在持续高额的支出上——Coupang 现有客户的支出百分比从 2016 年的约 87% 增加到了 2020 年的约 90%。

综上,不难能够发现:得益于韩国较小的国土面积(缩短配送复杂度与配送距离),使得韩国的物流配送复杂度远不及我国,而这也让 Coupang 可以用较少的人员队伍(相对于我国而言)就可以组建出一支高效率、高覆盖率的自营物流配送体系(数据显示:韩国约 70% 的人口都居住在 Coupang 配送中心 7 英里的覆盖范围内),达成高效送达服务,以不断提升 Coupang 的市场竞争力与用户忠诚度。

软银成最大赢家

在 Coupang 上市的高光下,我们也不难发现,在 Coupang 的背后,又一次出现了软银和孙正义这一熟悉的身影。

当年,软银投资阿里巴巴,时至今日这些投资价值已达 1300 亿美元,助力软银获利超过 1700 倍,这一投资不仅让软银赚得盆满钵满,更是成为投资界的美谈。而这一次,虽然软银投资 Coupang 并没有当年投资阿里来得那么具备谈资性,但也使得软银又一次在电商领域押对了宝,成为了 Coupang IPO 的最大赢家。

数据显示,随着软银前后两次累计向 Coupang 投资达 20 亿美元,当下软银已是 Coupang 的最大机构股东,持股比例达 33.1%,若是按照当日收盘价计算,软银将从 Coupang 的 IPO 中获益 160 亿美元。

而从更大的范围来看,Coupang 的上市,对于软银和孙正义而言,或许更为重要的意义在于其又一次证明了软银和孙正义其实还宝刀未老,有助于冲刷过去一年围绕在他们头上的投资失利阴霾。

高光之下,Coupang 隐忧尤在

虽然 Coupang 当下正处高光时刻,但审视 Coupang 我们也不难发现其潜在隐忧,这种隐忧或许不在于 Coupang 本身,而是被韩国市场所限。

从现实来说,当下韩国虽是世界第四大电商市场,也是电商增长较快的区域之一——数据显示,2019 年韩国电子商务规模达到了 1280 亿美元,预计到 2024 年将增长至 2060 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 10%。

但观察韩国电商市场数据,我们也不难发现韩国电商市场规模空间有限性的现实。作为对比,我国作为全球第一大电商市场,据商务部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19)》数据显示:2019 年中国网购人数超过 9 亿,电商交易总额达 34.81 万亿元,其中零售总额达 10.63 万亿元,同比增长了 16.5%。2019 年,实体商品线上零售额达 8.52 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上升至 20.7%。

可以说,韩国市场容量其实是相当有限的,而这种市场容量空间的有限性,其实也就限制了 Coupang 未来发展的想象空间。即使 Coupang 在韩国市场的渗透率只超过 30%;年营收额在韩国电子商务市场的占有率却只达到了 10% 左右。

但即使如此,其未来要实现更大规模的扩展,其目光或许只能投向海外市场,但从现实来说,海外市场不仅有本地巨头,亚马逊、阿里等也早已投资布局,而 Coupang 与这些巨头短兵相接,其胜算又能有多少?

也正是 Coupang 面临这种现实,其实也有理由让我们怀疑其当前市值存在着被高估的可能性。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可以用京东与之做一个对比。

能够发现:

在市值层面,Coupang 当前市值 840 亿美元,京东美股市值 1394 亿美元,领先 Coupang 不足 600 亿美元。

但从活跃用户数据和营收层面,我们却能发现京东在活跃用户数量上则是 Coupang 的三十倍(京东第四季度财报显示,京东过去 12 个月的活跃购买用户数达到 4.719 亿;Coupang2020 年 Q4 活跃用户数为 1480 万);

在年营收上层面,京东年营收则差不多是 Coupang 的九倍(京东第四季度财报显示,其 2020 年全年营收达 7458 亿人民币;Coupang2020 年营收约为 120 亿美元)。

在这种现实下,Coupang 当下市值与京东相比却相差不足 600 亿美元,那么在我看来,如果不是 Coupang 被高估了,那么就是京东被严重低估了。

写在最后:

Coupang 上市后市值飙升,虽然在我看来,有着被市场高估的可能性。但综合而言,我们却不难发现:Coupang 的上市,其一方面证明了资本市场对电商市场依旧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另一方面也证明了软银和孙正义的投资眼光依旧毒辣,而于韩国市场而言,Coupang 的成功上市,也让韩国在互联网市场上拥有了一抹亮色、打破了韩国市场缺少互联网巨头的尴尬,这于韩国市场的意义,或许是更为重要的。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