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不行怪茅台,典型的非蠢即坏

文/邻章

来源:邻章(ID:TMT317)

近年来,随着我国科技产业在芯片与操作系统等核心技术领域屡造困境,但白酒产业却在市值上屡创新高;许多人又开始将白酒产业与科技产业的发展对立起来,认为是白酒产业的发展伤害了科技产业的发展,在坊间更是戏称:在中国,科技只有酱香型科技和浓香型科技。

但这种将科技产业发展不足甩锅给茅台,将白酒产业与科技产业的发展进行对立、敌视划分行为,在我看来:这无异于一个男人在外面了受气,回家开始打老婆孩子来撒气,实属是无能的表现。

并且,当下这些所谓白酒产业的发展打压了科技产业,我国市值第一的是白酒产业等等论调,其实根本就站不住脚,可以说是非蠢即坏。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可以从这样几个方面来看:

其一:芯片领域一直享受政策扶持

从我国芯片市场的发展现实来说,虽然说市场资本对于芯片这类需要长久投入且风险极大的基础研究领域的投资的确是比较少,但是我们国家对于基础研究领域(集成电路产业)却一直是在进行着政策和资金方面的大力支持。

早在 2000 年 6 月,国务院就颁布了《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简称“18 号文”);2011 年 2 月,国务院又颁布了《进一步鼓励软件产业和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简称“新 18 号文”),支持集成电路企业做大做强的思路尤为突出。而就近来说,在 2014 年投资初期规模就达 1200 亿的国家级集成电路(芯片)产业投资基金成立,重点投资集成电路芯片制造业,兼顾芯片设计、封装测试、设备和材料等产业,实施市场化运作、专业化管理;

与此同时,地方政府也在密集出台集成电路扶持基金,诸如北京、上海、天津、深圳、武汉等地方政府都推出了集成电路扶持基金。而在中兴华为事件后,全国更是掀起了前所未有的造芯热潮,资本也是竞相涌入。

如此种种,让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基本现实:芯片行业相对于其他行业而言,事实上是享受了极大的政策红利扶持的,是有政府真金白银的投入。

但在 20 年的政策红利支持和资金支持下,为何时至今日,我国芯片产业依旧处于落后状态,更有甚者有不少是投入了巨额资本结果却留下一堆烂尾工程(诸如武汉弘芯项目),如此现实,我们或许更应该反思的是什么原因造就了这种尴尬的现实,而不是将芯片产业发展不足的锅给甩给资本投入少或是其他产业。

其二:我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并非茅台

许多批评者们都以所谓的“美国市值前五的都是高科技公司,我国A市值第一的是茅台”,以此来论证我国属于畸形市场,这事实上也是让人贻笑大方的。

一个最基本事实是,我国市值最高的公司并不是茅台,而是腾讯、阿里。

并且从整体市值来看,在我国市值前十的公司中,科技互联网公司占比也并不低——在腾讯、阿里,美团、快手、百度等科技互联网公司皆可在列。而未上市的华为,支付宝、抖音等如果上市,也将进一步提升科技互联网公司的排名比列。

所以在此说中国市值第一是茅台,并以此来说明我国市场公司市值不科学,其实这属于基本事实错误,根本站不住脚。

当然,在此更需要我们反思的是:为什么我国主要科技互联网公司未能登陆A股上市,而是选择了在港股、美股上市或者干脆不上市。

其三:正确的产业观是要承认不同产业的价值

退一步来讲,即使茅台市值第一,那么茅台就有错了、不正常了吗?

显然,这些人可能忘了决定一家公司市值的因素在于其所处行业市场地位、当下为股东创造价值以及未来发展空间这些因素所决定。

而当下在A股市场,茅台在白酒消费品市场所处的龙头地位,市场供不应求为股东创造的价值,以及我国整体的消费升级机遇,投资者看好其未来发展潜力,从而得到市场认可而获得高市值,自是理所应当。

而若让一家没有发展性,但却因为他是所谓科技互联网公司,就给予其高市值,那才是市场的悲哀。

并且更需要看到的是,市场资本追求的投资回报率,对不同行业给予不同的市场估值(市盈率),这不仅是在中国市场是如此,在美国市场亦是如此。并且一大规律是基础研究领域公司的市值就是比不过互联网公司的市值。

诸如在芯片领域十分强悍的高通,其当下市值也不足千亿美元,而互联网公司诸如 Facebook、亚马逊、谷歌早已超越了其数个段位,而即使是奈飞公司当下市值事实上也是远超高通当下市值。

这是一个行业普遍现实,在这样的现实下,抨击互联网公司市值不合理,其实是缺乏基本市场常识。

写在最后:

综上种种,不难发现将我国芯片产业发展不足的怒火发泄到消费品、互联网、房地产这些产业,认为是这些产业的成功影响了芯片产业的发展,显然是搞错了对象,是非蠢即坏。

事实上,对于一个健康的市场来说,我们应该尊重在法律允许范围内的每一个行业所具备的价值,而不是将不同属性的产业混为一谈,拔高一个产业,贬低另一个产业,制造产业对立、分裂,进行产业价值否定。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