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蒸发近2000亿净亏损达27亿元 销量增速放缓的小鹏汽车还能行吗?

3 月 8 日下午,小鹏汽车发布了 2020 年 Q4 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财报。报告显示,小鹏汽车 2020 年总营收为 58.44 亿元,同比增长 151.8%,Q4 季度总营收为 28.51 亿(4.37 亿美元),同比增长 345.5%,超出此前海外机构 4.04 亿美金的预期。

营收的增长与其交付量不无关系。小鹏汽车兑现了其 Q4 季度交付过万的承诺,据财报显示,Q4 季度小鹏汽车共交付 12964 辆,2020 全年交付总量为 27.041 辆,环比增长 112.5%。随着交付量的增长,也使得小鹏汽车 Q4 季度毛利率为 7.4%,其 2020 年整体毛利率达到 4.6%,实现 2020 财年毛利首次转正。

尽管如此,小鹏汽车仍未达到整体盈利。2020 年小鹏汽车净亏损 27.32 亿元,同比收窄 24.2%。而同期的理想汽车净亏损只有 1.66 亿元,并于第四季度首次实现盈利,小鹏依旧任重道远。而在美股,情况依旧不容乐观,小鹏正在经历着上市后的首次大跌。截至发稿前,小鹏汽车最新收盘价为 26.92 亿美元,相比其最高点 74.49 亿美元,跌去了 63.9%,市值蒸发近 2000 亿元。

不仅仅是小鹏汽车,蔚来、理想的股价在一定程度上也几近腰斩。当资本市场逐渐回归理性,小鹏等一众造车新势力又如何在新一轮的竞争中拔得头筹?

躲不开的供应链投资

近几年,由于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快速发展,带动了一批材料、电池、电控等细分行业的深度探索。不仅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入其中,资本对此也尤为关注,纷纷将资金投入供应链相关产业,如汽车智能芯片企业地平线,仅仅 2 个月便先后完成 9 亿美元的C轮融资。更何况当比亚迪宣称拟募资 299 亿港元投入电动、智能化方向时,便吸引了近 200 家主权基金机构投资参与者。

三大造车新势力显然也不甘于落后。2021 年 4 月,小鹏汽车将首次一改三元锂电池版车型,交付磷酸铁锂电池版车型。尽管在 2020 年 Q4 财报电话会上,小鹏汽车 CEO 何小鹏表示,目前只有 20% 的 P7 订单和 10% 的 G3 订单来自磷酸铁锂电池版本车型,但最近 6 个月电池供应商将是关注点,“磷酸铁锂版本车型会提升公司毛利率,不过二季度的磷酸铁锂电池版本的产能也将会是一个爬坡过程。”

而小鹏的 P7 磷酸铁锂版也将与特斯拉的 Model 3 磷酸铁锂版进行正面竞争。何小鹏认为,基于此前在 G3 上推出的低于 500 续航里程来看,磷酸铁锂版车型将会逐步上量,尤其是在升级自动驾驶、自动领航系统后,产品的渗透率也将大幅提高,进而提高销量和边际利润。

截至 2020 年 12 月 31 日,小鹏汽车品牌的超级充电站已运营 159 座,覆盖 54 个城市;其销售与服务网络已包括 160 家销售网点和 54 家服务网点,覆盖 69 个城市。

蔚来也走出了自己的路径,从充电到换电,在供应链环节不断加深壁垒。不过李斌也曾在蔚来 2020 年 Q4 财报电话会议中指出,电池供应制约蔚来整车生产,蔚来在第二季度的交付量将会保持在每月 7500 辆,预计在 7 月恢复正常。“尽管芯片对供应链的影响很大,供应变得紧张,但应该不会太影响交付能力。”

理想汽车则是在城市纯电、长途发电的增程平台,以及超快充高压纯电平台等方面加大研发投入,预计 2021 年整体研发费用达 30 亿元左右,并在未来 3 年逐步达到每年 60 亿规模。

据财报数据显示,2020 年理想汽车年交付量为 32624 辆,蔚来汽车年交付量则达到 43728 辆,相比之下,小鹏汽车年交付量仅有 27041 辆。尽管在研发费用方面超过车企平均线,占总营收达 30%,但销量增速放缓仍是小鹏亟需解决的问题之一。

无法放弃的自动驾驶

据中汽协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 136.7 万辆,同比增长 10.9%。其中,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 124.6 万辆,同比增长 14.6%。预计 2021 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有望达到 180 万辆,同比增长 40%。

而《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资料显示,到 2025 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将占汽车销售总量达 20%,高度自动驾驶汽车实现限定区域和特定场景商业化应用;到 2035 年,纯电动汽车将成为新销售车辆的主流,高度自动驾驶汽车实现规模化应用。

而在财报会议中,何小鹏也提到,未来将着重在自动化相关领域投入研发资金,包括自动驾驶的软件、数据、算法以及自动驾驶的国际化、自动驾驶技术和自动驾驶相关软件驱动的硬件变革等等。“激光雷达与更高等级算力的智能汽车会是未来自动驾驶的标配。”何小鹏认为激光雷达可以与毫米波雷达、摄像头进行更好的融合,提供更好的安全性,实现更好的交互,以及更好的自动驾驶体验。

基于此,除了 P7 和 G3 新版本的推出,小鹏汽车还将推出具备城市主要道路 NGP 能力的 XPILOT 3.5,并计划在 2022 年推出的第四款车型上配备下一代自动辅助驾驶硬件平台,以及更高等级的 XPILOT 4.0。“在激活了 XPilot 3.0 软件的 P7 后,软件的渗透率在逐渐上升,产品的使用率达到 50% 以上,尽管 XPilot 3.5 的渗透率目前还很难预测,但由于新产品将搭载 XPilot 3.4 或 3.5 软件,也就是说,80% 以上的新车型会提升我们的软件收入。”小鹏汽车副董事长、总裁顾宏地表示。

在何小鹏看来,随着自动驾驶的软件跟数据能力的提高,以及硬件的规模跟技术整合的价格的下降,未来很有可能通过软件来进行收费,从而实现部分营收的增长。

财报数据显示,截止 2020 年 12 月 31 日,小鹏汽车拥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和短期投资共计 353.42 亿元。不仅如此,今年 1 月初,小鹏也获得了来自国内几家主要银行近 130 亿的信贷额度。这也意味着,相比蔚来、理想,小鹏手握更多的流动资金,暂无后顾之忧。

“作为长期战略的一部分,小鹏正在研发具有行业领先意义的技术和产品,包括下一代的自动驾驶系统和动力总成平台。这些前沿技术将会应用到我们未来推出的智能车型。”何小鹏表示。

话虽如此,但从 2021 年初开始,自动驾驶领域玩家们便频繁获得融资,自动驾驶系统研发商文远知行不到两个月便完成 3 亿美元B轮融资,同时启动C轮融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公司小马智行也在 2 月初完成了 3.67 亿美元的C轮融资。与此同时,华为也在 2020 年 10 月发布了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并打算将技术积累应用在汽车领域。

科技巨头的加入、初创公司的围攻,丝毫没有给小鹏们留下更多的喘息空间,若想在行业中赢得更大的空间,小鹏等三大造车新势力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