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志力去火星是为了什么?火星适合人类迁徙吗?顶级火星专家如是说

北京时间2月19日凌晨消息,火星探测器“意志力”已经完成了最危险的一步。在安全度过7分钟的恐怖之后,它成功降落在这颗红色星球的杰泽罗陨石坑。虽然这是美国航天器第九次访问火星,但这次任务和意志力使用的“黑色技术”与过去不同。

作为登陆火星的“老司机”,美国宇航局早在2015年就试图为人类在火星的未来找到立足点。遵循早期人类聚集地和文明诞生地都靠近水源的原则,美国宇航局研究人员认为,只有有了水,我们才能在这颗红色星球上找到生命的迹象。因此,意志力选择了曾经盛水的高远湖作为立足点。

意志力能在火星上找到生命吗?为了成功度过“恐怖七分钟”,使用了哪些高科技?放置在意志力腹中的无人机有什么功能?为什么火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人类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移居火星的梦想?

2月19日,北京科普大使、科普节目制作人段玉龙应邀与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郑永春交谈,在腾讯新闻推出的第六期“星空对话”节目《天空计划》中,讲述了意志力对火星的使命及其背后的奥秘。

对于7分钟的恐怖,郑永春解释说,地球和火星之间的距离太远,导致信号传输到地球的时间延迟,科研人员无法指挥探测器进入火星大气层。因此,时间延迟可能导致不可预测的结果。然而,意志力的成功登陆,使人类在探索火星的道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郑说:“意志力将利用火星的二氧化碳产生氧气,它的任务之一就是探索这项技术的可行性。”。人们希望,未来人们去火星时不用携带氧气袋,而只需携带一台携带制氧装置的小型机器。“

以下为对话实录:

段玉龙:腾讯新闻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今天,我们要和大家谈谈意志力火星探测器。2月19日清晨,美国“意志力”火星探测器已成功登陆火星。今天,让我们来谈谈着陆的主角“意志力火星探测器”。我是段玉龙,科学节目的主持人。目前,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的一位天文学家正在这里与我们讨论这个话题。你好,永春。

郑永春:腾讯网友大家好!

段玉龙:据我所知,这个探测器从2020年7月开始发射,实际上去年7月发射的有三个探测器:希望号、天文一号和毅力号。现在毅力已经登陆火星表面,在毅力登陆火星表面之前,很多媒体都说有一个叫“七分钟恐怖”,为什么这么多人关注这七分钟?这7分钟有哪些技术内容和高科技亮点?

郑永春:其实火星探测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今天,根据不同的统计,大约有47次,将近50次。在众多的火星探测中,最困难的是登陆火星、盘旋、跳跃等探测方法,这些方法相对比较容易,因为它们不需要进入火星大气层。最困难的一点是进入火星大气层,需要7分钟。它从大气层外进入火星,然后坠落到火星表面需要7分钟。就像我们天空中一块流行的陨石穿过大气层。从它进入地球大气层,被我们看到,到它掉到地面,变成陨石,需要7分钟。因为地球和火星之间的距离很长,信号传输需要十几分钟,而且这个时间的长短也不一样。从火星与地球的距离来看,短时间是几分钟,长时间是十几分钟到二十分钟。

在进入火星大气层的7分钟内,我们在地球上没有办法实时指挥它。如果它有条件的话,比如说它的着陆点可能不适合着陆,或者在着陆过程中需要调整姿态,它必须自己调整,因为我们已经来不及从地球上指挥它了。这是7分钟不可预知的延迟的结果。美国航天局预测,意志力登陆火星的成功概率为40%,因为没有办法实时指挥登陆火星的过程。它只能依靠之前对火星的了解和飞船自身对减速时间的判断来减速。

段玉龙:地球离火星太远了。如果采用在线直接遥控的方式,我们会发现,命令发到火星后,可能火星车的动作已经完成,所以我们还是需要把火星车登陆火星的整个过程留给火星车自己独立完成。

我们知道,火星探测器在火星表面着陆和航天器在地球表面着陆有很大区别,因为火星大气的密度与地球不同,也就是说它也是一个降落伞。这个降落伞可以在地球上打开,可以根据以往的经验和数学方法计算出它需要多大的降落伞,什么时候可以降落在地面上。如果在火星表面打开降落伞,将与地球完全不同,因为火星的大气密度只有地球的1%,整个着陆过程也充满了意志力的风险。刚才永春说,美国航天局预计意志力的成功率是40%,但今天看来是100%。火星上的地貌和地质特征与地球上有什么不同?

郑永春:火星和地球的地貌有什么异同?事实上,我们说火星既不是地球的过去,也不是地球的未来。这是火星。火星和地球有相似之处和不同之处。我们称之为“熟悉的陌生人”;。你在火星上看到的地貌、地形和一些地质现象实际上可以在地球上找到一些类似的例子。这就是它们的相似之处。火星上有火山、峡谷、河流和海岸线的痕迹,这些都可以在地球上找到。地球上甚至还有一些微地貌特征,就是火星和地球的相似之处。

同时,火星和地球是不同的。区别在哪里?地球上有多种生物,包括有机体、动物、植物和微生物。然而,火星上没有发现任何动物、植物或微生物,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发现。火星和地球很不一样。它没有生命的功能。

第二,地球上每天都有江河、湖泊、海洋、风、霜、雨、雪和大气降水。水力的作用对地球地貌的形成有着重要的影响。直到现在,火星上还没有大规模的液态水,有些地方可能有液态水,但没有明确的证据,所以水力作用主要是过去的痕迹。对于火星地貌的形成,最重要的作用其实是风,也就是沙尘暴。玉龙,你是西北人。你知道风的力量。风可以塑造火星和中国西北的地形。

郑永春:火星主要受风的影响。在中国的青海、甘肃和新疆,我们可以发现一些类似火星的地貌。我们也叫它火星模拟基地。通过它,我们可以了解火星上的一些地质过程和地貌的形成过程。我们称火星为熟悉的陌生人;。

段玉龙:我们可以看到地球上和火星上一样的地貌。你刚才说西北地区有被风侵蚀的地貌。我想到了雅丹地貌。甚至我也想到了许多在智利阿卡塔马沙漠拍摄的火星主题电影。我们也许能在地球上看到火星的影子,但毕竟地球不是火星。据我所知,这次“意志力”探测器登陆火星,实际上进行了许多开创性的任务。其中一项任务是做一些与火星产氧有关的事情,并在火星上发现生命的痕迹。这次火星上意志力将要做的重大事件、新闻和行动是什么?

郑永春:从客观的角度看,意志力的使命不一定重要。科学探索不分大小。我们只是觉得很有趣。以前不知道,我们想知道。这就是科学探索的目的。

我刚才说地球上有很多类似火星的地貌,比如智利的阿卡塔马沙漠。电影《火星救援》是在约旦玫瑰沙漠拍摄的。同时,美国犹他州也有一些模拟基地,甚至宇航员也可以在那里进行实验和训练。在南极洲一些干燥的山谷里,温度非常低,与火星上的温度相似,因为空气太冷,空气中的湿度非常低。这些地方没有冰雪覆盖,还有一些干燥的山谷。那个地方也被用作火星的模拟基地。

青海省海西州德令哈附近还有冷湖、大柴旦等火星模拟基地。甘肃金昌还有一个火星模拟基地。在新疆克拉玛依附近的魔鬼谷还有一个火星模拟基地。其实,这些东西有的是流动的水和风形成的红色地质地貌,这些地方和地球上的相似,所以科学家会利用它们对火星和地球进行一些模拟和对比研究,主要是为了比较。这也是旅游业发展的一个很好的主题。许多电影和纪录片在那里拍摄,许多人将去那里学习、科普、教育和旅游。这就是火星和地球的对比。

回到意志力,这是美国第五个火星探测器。我想盘点一下前四个:第一个是20世纪90年代的火星着陆器,它叫“旅居者漫游者”。这个探测器被称为火星探路者(MPF)。事实上,它非常小。大约有篮球那么大,高20-30厘米。它的能力非常有限。它只能绕着着陆器转,走不了多远。

在21世纪初,大约在2003年,美国发射了一对名为“机遇号”和“勇气号”的火星探测器。很多人听说这两个火星探测器是一对仪器、设备和结构相似的火星探测器。然而,他们以不同的研究目的在火星上不同的地方着陆,并取得了很好的成果。这个探测器的设计寿命只有90天。原来,退休只需要工作90天。在火星上工作三个月并不容易。因此,它已经工作了十多年,并在火星上跑了一场马拉松。这也是人造航天器在地球上飞行的最长马拉松纪录。它总共跑了45.5公里。第二代火星探测器大约有半个人高。

2012年,第三代火星探测器“好奇”号与机遇和勇气相比取得了巨大进步。它的身高不止一人,体重也很大。它重近一吨。把一吨重的火星探测器放在火星上,相当于一吨重的陨石滑落下来,更为复杂和困难。困难在于在穿越大气层的过程中,必须经受高温、高压和高速,不能烧毁。逐渐减速后,它就不会在地面上打洞了。这是着陆过程中最麻烦的事情。

在很大程度上,意志力火星探测器与好奇号火星探测器有许多相似之处。它也可以看作是“好奇”号火星探测器的复制品,在“好奇”号火星探测器的基础上进行了很大的改进。例如,它的重量与“好奇”号相似,能量供应模式与“好奇”号相似,着陆模式也相似。最后,它必须使用天空起动器着陆。它的重量和街上的汽车差不多。它重一吨。它也由核能提供动力。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新的改进。这些改进也非常显著。刚才你提到了火星上氧气的产生。事实上,制氧装置在科学界已经研究多年,在地面上也相对成熟。但这是火星上首次产生氧气,火星大气中的二氧化碳被化学转化为氧气。这是火星上第一次产生氧气——一台小型机器产生的氧气足以维持火星上的生命。如果我们真的想去火星,人们不必携带氧气袋和机器。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段玉龙:这次,意志力会带来氧气设备。是为了科学验证,还是要在火星上产生氧气,为将来人类移居火星做准备?

郑永春:其实所有的火星探测都有两个目的。一是了解未知,二是为未来人类去火星做准备。这两个目的并不矛盾。这种方法称为原地资源利用。在月球、火星和天体上就地利用资源,是为人类在这些星球上的生存做准备。如果你感兴趣,可以在网上搜索关键字“ISRU”,你会发现很多相关的信息和研究成果。事实上,我们已经在其他行星上进行了大量的原位资源利用研究。火星原位资源利用主要利用火星上的二氧化碳制氧,目的是探索这一技术的可行性。

我们也知道,一些人有计划尝试登陆火星,并在未来移民到火星。生产氧气只是很早的一步。这样的技术需要在未来的航天任务中逐步验证,每一个技术环节都要保证安全。然后我们就能实现载人登陆火星的想法。

段玉龙:接下来请继续介绍意志力的探测设备,包括它的设计思想。意志力和以前的火星探测器有什么区别?

郑永春:除了制氧设备外,另一个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着陆精度更高。我们知道火星很大,面积相当于几个中国,是月球的两倍。科学家们选择着陆地点有明确的目的。例如,他们希望它去某个山谷,某个平原或某个平原。它降落得越准,离我们的调查对象就越近。当目标是调查某个山谷的岩石时,显然不宜在地面上长途旅行。着陆的准确性取决于我们对仪器的控制,我们对火星的了解,以及火星自身的机动和自主导航能力。

坚持不懈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它能在着陆过程中进行自主导航,并能高精度地控制与地面的距离。只有测量离地距离,确定着陆位置,才能更准确地降落在指定位置。坚持不懈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另一个改进是willpower有一种叫做dexterous的无人机,它是第一种从外星物体起飞的无人机。

段玉龙:为什么要派无人机去火星?

郑永春:无人机不仅在火星上非常有用,在地球上也非常有用。比如快递、灾害应急救援等。现在快递主要靠信使走在街上。在未来,它可以通过无人机交付。无人机有很多值得期待的地方,甚至很多应用场景都难以想象。如果火星上有这样的工具,它也将非常有用,不仅可以用于运输,还可以提高科学调查的效率和范围。我们知道,意志力重达近一吨,仅依靠其中一种放射性核动力源发电。发电能力非常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它只能开得很慢,调查的效率和范围都很有限。

另一个原因是,在未知的环境中,它与地球的时差仍在10分钟以上。越慢越安全。遥控车辆前方可能有许多未知障碍物,车速不可能很快。因此研发人员希望路虎开得越慢越好。有多慢?大约每分钟几厘米。

每一步都有明确的目标。研发人员希望它能调查我们想要调查的东西,比如前面的岩石或者一些特殊现象。在这种情况下,到达目标位置需要几天,甚至十几天。然而,一旦它到来,人们可能会发现,以前的现象是一种常见的现象,只是因为它之前的距离很远,导致误判。这种情况在过去经常发生,去下一个地方需要很长时间。无人机可以改善这个问题。它可以从火星探测器上起飞。起飞后,它将对周围环境进行调查,并设计最佳路线。

段玉龙:据我了解,火星车搭载无人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火星车速度非常慢,地面调查需要很长时间。现在如果有无人机,情况就不一样了。我们可以先发射一架无人机来调查周围的环境。科学家会对地球发出指令,然后意志力就会运动,然后进行相关的调查研究。这也是willpower火星探测器上搭载的小型直升机的一个非常有趣的角色。

据我所知,意志力上的小型直升机不如我们地球上的小型无人机效率高。地球上的无人机可以飞行半小时,但灵巧号在火星上的飞行时间并不长,可能只有几分钟,飞行距离也很短。

郑永春:是的,作为第一架在火星上起飞的无人机,最大的困难是如何让它飞起来。火星的大气密度只有地球的1%。同样的螺旋桨不能把同样的重型无人机带上火星。只有更大的螺旋桨和更轻的机身才能在火星上起飞。

在它飞向火星之前,即使在地球上也很难进行测试。地球上没有火星这样的实验环境。人工真空的体积很小,还没有达到真正的真空。要创造一个大空间,达到火星的大气密度,模拟火星上的重力,我们只能在机身上挂一根绳子,用这根绳子抵消重力的2/3,然后模拟火星上的大气密性。经过反复试验,我们可以使它在火星上成功起飞。

另一个问题是,灵巧是由太阳能,这是在火星上比地球弱得多。太阳和地球之间的距离是1个天文单位,1.5亿公里,而太阳和火星之间的距离是15个天文单位,2.25亿公里。太阳光到达火星需要十多分钟。距离越远,能量越弱。火星上的太阳强度不到地球的一半,因此需要更大面积的太阳能电池才能有足够的能量。从这个角度看,无人机在火星上起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进步。

段玉龙:想穷千里,可以上一个更高的台阶。只有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提高科考效率。“意志力”号火星车降落的地区是杰泽罗陨石坑,它去那里寻找生命的痕迹。在你看来,这次我们能找到生命的具体证据吗?

郑永春:科学探索正在逐步推进。我们对火星的探索和了解,不仅体现在技术能力越来越高,更体现在科学认识越来越深。这是火星探测的大方向。意志力的使命是在火星上寻找生命。以往火星探测器的主要目的是追寻水的足迹,看到水流的痕迹,找到水中沉积的矿物质,找到水作用的痕迹。这些都是以前火星探测器和遥感卫星的工作。

好奇心和今天的意志力将整个火星探测战略转变为寻找火星上的生命痕迹。早在上世纪70年代,维京1号和维京2号两个探测器就登陆火星。当时,一些气体是通过向少量火星土壤中添加试剂释放出来的。从这些气体中检测到有机物,表明火星上可能有生命。已检测到微生物释放的一些气体。但后来有人指出,在数据和仪器上存在一些误差,还有一些问题有待解决。结论不清楚,但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上世纪80年代,研究人员发现了一颗名为ALH84001的陨石,它于1984年在南极洲被发现。在这块陨石中发现了一些疑似微生物沉积的痕迹。

段玉龙:这是火星上的陨石吗?

郑永春:这块陨石肯定是火星陨石。陨石中类似昆虫的痕迹没有问题,但无法确定它是否是昆虫。我们也有一些研究指出,这些可能不是微生物,而是一些矿物遗骸,它们是由一些化学变化而不是生物反应形成的,就像形状上的昆虫一样。世界对火星上是否有生命的讨论由来已久。就连卡尔·萨根当时也写过一段话:“火星是火星人的火星,即使他们只是微生物。”;。地球人占领地球,火星人占领火星。即使它们是微生物,我们也不能打扰它们。这导致了我们迄今为止一直在执行的行为准则,即“行星保护原则”。我们从地球发射的宇宙飞船,包括意志力和好奇心,都不能携带地球上的生命。

段玉龙:怎么把你身上带的生物都除掉?

郑永春:需要彻底全面的消毒,比如紫外线照射,在120℃下煮24小时,才能消除飞船携带的微生物。要消灭地球上的微生物是非常困难的,完全消灭微生物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有些微生物会被带过来,只是为了尽量减少数量。

我们的仪器不能用消毒剂消毒,所以微生物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行星保护原则”意味着你不能带任何微生物去火星。如果这些微生物存活下来以后再去寻找生命,很难判断它们是陆地生物的大规模繁殖还是原生动物的大规模繁殖。接下来,在21世纪,火星探测取得了一些进展。美国和欧洲的宇宙飞船在火星大气中发现了甲烷。

段玉龙:甲烷的发现意味着生命?

郑永春:简单地说,如果地球上有甲烷,就会有生命。一般来说,地球上的生命会释放甲烷气体。例如,河底的淤泥也会释放出气泡,这是生命的证据。此外,一种矿物,橄榄石,与水反应生成甲烷气体。无法判断甲烷是由微生物反应产生的,还是由橄榄石与水反应产生的。现在我们无法确定。尽管我们到处都能找到甲烷,有高浓度的,也有低浓度的,但仍然很难判断它是否与生命有关。

说到意志力,着陆地点是精心挑选的。火星上已经列出了数百个值得探索的地方。人们认为这些地方特别奇怪。它们可能与生命、河流和各种特殊的地质现象有关。权衡利弊之后,他们认为杰泽罗是最有价值的地方,也是最应该优先去的地方。

段玉龙:为什么?

郑永春:因为着陆的地方是一个河流冲击扇,有点像我们的珠三角、长三角和黄河三角。它不是那么大。事实上,大量泥沙、矿物质和营养物质涌入三角洲,河口水产品非常丰富。如长江口、江苏启东、吕泗渔港、钱塘江河口、舟山渔场、广东、珠江三角洲、黄河三角洲都盛产海产品。事实上,这样的地方是最有可能有生命的地方。

看看最可能的地方有没有生命迹象。最后,我相信会有一些新的进展,但没有办法确保它有生命。现在我们不能直接看到微生物活动的现象。我们只看到一些微生物生命活动的产物,如甲烷气体。事实上,我们判断的是这个。事实上,要真正看到活的有机体,甚至是活的微生物,最好的方法就是采集样本,把它们带到地球上,在显微镜下和培养皿中培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确定火星上有生命。目前,火星表面肯定没有生命。

因为火星土壤有毒,所以有很强的氧化性,有点像过氧化氢,有很强的氧化性。同时,火星表面的紫外线强度也非常强。我们在地球上的安全生活有赖于臭氧的过滤,而紫外线并不是那么强。紫外线是一种消毒剂。如果紫外线能消毒火星表面超过10亿年,那里还会有生物吗?即使有机物也无法生存,更不用说生命了。目前仍无法确定火星上是否有生命存在。为此,意志力还有一项重要任务。这一次,将需要大量的样品管,每管大约有一到二十厘米长。有几十个这样的管子,会采集有趣的地质样品,采集土壤和岩石,把它们封起来,下一次还是下一次,我不知道是2026年还是2030年,实际上要看能力和具体计划。我希望在下一次火星探测中带回样品。每次的采样容量都非常有限,采样地点也非常有限。利用这段时间在它身上奔跑,让它收集尽可能多的样本,将来再带回地球。只要一克,我强调,只要一克样本,我们关于火星的许多谜团都可以得到解答。实物可以用地球上最强大的科技能力进行实验。这种精密的分析仪器可以对每一个粒子进行非常详细、多学科、360度的分析,只要有任何痕迹的检测没有死角,就可以在地球上找到它。为什么我们现在这么努力工作?有23个摄像头,这么多的摄像头,这么多的分析仪器对意志力的影响,但我们仍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这一切都源于我们地球上的分析设备太大,无法运送到火星。

如果你看一下地球化学研究专业的一些简单的仪器、大望远镜和各种显微镜,你就会知道每一台仪器都有一栋房子那么大,甚至有好几栋房子那么大,所以我们不能运输。这些仪器需要经过专业培训,科研人员需要进行一些非常复杂的加工程序,一步一个脚印,有很多步骤,每一步都非常精细,而这样的过程在火星上是无法实现的。单靠火星探测器无法回答是否有生命存在,但会有新的突破。

段玉龙:比如说,下一个去火星的是一个男人。人到火星后,不需要带回样本。他能得出火星上是否有生命的结论吗?

郑永春:事实上,随着航天和深空探测的发展,人的作用和价值越来越重要。当然,一直都有争议。人们常说,没有必要送人去载人航天,因为机器人可以做类似的工作。其实,让我们回过头来思考,人的作用和价值是不可替代的。人的经验、人的专业知识和人的专业技能是不可替代的。当我和你一起去看一场戏时,我可以很容易地判断这是什么,这是什么,这是什么痕迹。我们说,一个专业的地质学家可以很容易地认出它是什么样的石头在野外。这里有水、火山、风或生命。事实上,有很多信息和证据可以告诉你。如果你依赖机器人,他们没有专业的训练,技能和能力。有时你可以用眼睛看到它,用手触摸它。第一手的人对现场的感知仍然是不可替代的。

无论人们想登陆火星还是月球,一方面,人们都有主动权。我们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但机器不知道。第二,人有一定的专业积累和经验,这是机器所不能替代的。特别重要的是,人类登陆地球具有很强的象征意义,这代表着我们向前迈出了一大步。

下个月,中国空间站的核心舱将发射升空。在未来,中国人将长期生活在太空中。这是我们走向太空的一步。下一步是登陆月球,下一步是登陆火星。每走出一步,我们都有很强的象征意义,不是说中国人走出去,而是说人类走出去。如果中国人想做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代表全人类向太空迈出了这一步。人类登陆其他星球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和重要的象征意义。

段玉龙:你提到中国航天、中国“天文一号”和“坚忍不拔”是去年7月发射的。为什么“天文一号”在今年农历除夕夜变轨后绕火星运行,而“坚忍不拔”直接登陆火星。在这里我们也了解到为什么天文一号要等这么长时间。新闻报道将只在五月登陆火星。我们中间该怎么办?

郑永春:这个问题问得很好。天文和毅力有什么区别?事实上,火星很大,可以探测的目标很多,它们各自的发展阶段也不同。我们的技术能力和技术基础也不同。我们可以做不同的事情来了解火星。美国的意志力之所以这次可以直接着陆,而不是像我们一样在天空中搭载一个轨道飞行器,是因为它在天空中有不止一个轨道飞行器。它有一个名为MRO的火星探测轨道器和一个名为maven的轨道器,包括欧洲的轨道器。到目前为止,在火星上工作的航天器至少有8艘,这次将有另外3艘。此时此刻,它相当于11艘在火星上工作的航天器。

willpower拍摄的照片所获得的数据都被火星勘测轨道器送回地球,一些火星卫星也被送回地球。为什么会直接掉下去?因为以前天上有东西,它是很多年前,五六年前,七八年前送来的,一直在那里盘旋。没有办法缺少中继卫星。火星探测器无法直接与地球进行高速数据传输。它没有这种能力。虽然它有一定的通信能力,但无法将大量数据发回,因此需要中继卫星。

中继卫星是火星上的遥感卫星。他们已经有了。中国需要天文一号自己带。如果把“天文一号”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先发射卫星,另一部分是发射汽车让卫星坠落。其实,这也是可以实现的。这是两条路。我们必须分两次实施,每个启动窗口都非常有限。我们在780天26个月内只有一次机会。如果其中一个机会失败了,轨道器就不能去火星探测器,火星探测器也不能去轨道器。这些都是不可接受的结果,所以我们选择把这三件事放在一起。有轨道飞行器、遥感卫星、中继卫星和着陆器,它们是火星探测器和着陆器。这样,你的航天器将非常重,很难将火星车和轨道器带到火星。大卡车和轿车的刹车绝对不是一个数量级。当大卡车在十字路口刹车时,距离很长,声音很刺耳。

12月29日,“天文一号”抵达火星时,在火星上迈出了关键一步。现在它已经成功环绕火星运行。几天前,它从环绕火星的赤道轨道变成了环绕火星两极的轨道。它可以对整个火星世界进行遥感探测,获得大量的火星图像和数据。这个轨道需要调整很长时间。当它刚刚刹车时,它是一个大的椭圆轨道。近火点只有400公里,远火点超过10万公里。地球和月球之间的距离是38公里10000公里,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长的距离。收敛需要时间。它离火星越来越近了。在这个过程中,它没有多余的时间。每次,它都能得到火星表面的大量遥感图像。从这些遥感影像中,我们可以加深对火星的了解,考察我们选择的登陆地点,即乌托邦平原上的某个基点,这个基点大致相当于中国广东、广西地区的经纬度。

这样的地方需要天文一号进行巡查,以便收敛其轨道,找到合适的着陆时间。为什么“天文一号”在除夕夜抵达火星,并在5月着陆?其实,这是因为天文一号采用了不同的探测策略。

段玉龙:看,也有网友说,过去欧洲甚至印度、苏联、美国都对火星进行过很多探索。美国处于领先地位。美国有很多火星数据,为什么不能共享这些数据呢?为什么我们不能直接去火星?因为这些数据不是我国获得的第一手数据,要想在火星上顺利进行,就必须获得第一手数据。从2月底到5月,我们对火星有了更全面的了解。只有建立了自己的数据,我们才能有一个明确的目标,让月球车去预定的位置。而且,整个数据采集过程也将提高火星车登陆火星的成功率。

郑永春:欧洲两次火星登陆都失败了。火星快车首次搭载名为“头犬2”的着陆器,着陆时失踪。第二次是在2016年,一个名为“skiaparelli”的着陆器着陆后也失败了。欧洲和美国的关系很好。应充分共享数据和情报。当欧洲人失败的时候,美国人没有帮助。这表明,这些领域的核心机密和能力仍然是保留的,这是可以预料的。

第二,对于火星探测来说,第一手资料、第一手经验和技术能力的验证都是靠自己一步步掌握的。虽然火星探测是全人类的事业,但火星的科学数据,如火星的地形数据、地形数据、气象数据、环境数据等,都是向世界公布的。中国科学家长期以来一直在使用这些数据,并在中国发表了一些相关的论文。

总的来说,从技术和对火星的理解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自己迈出这一步。没人能帮你吃饭,没人能帮你走路。从这个角度看,我们从第一步走得非常快,不是一小步,而是一大步。

段玉龙:这一大步不是我们容易看到的。从火箭到卫星再到载人航空,再到天宫二号,天文一号的建设只是中国人的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有了这样的积累,我们已经看到天文一号抵达火星。我们正在对火星进行非常详细的观测并获得足够的数据。在制定可行方案后,天文一号也将按照原计划登陆火星。这对全人类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所以在这里希望包括今天的主角“天文一号”在内的火星探测器,以及其他火星探测器在前往火星的路上,一步步地收获很多,并带来更多的收获,因为这些收获是科学的进步,是全人类的进步。

今天的直播到此为止。非常感谢,永春。希望你以后有机会这样见面聊天。希望大家继续关注腾讯新闻,关注腾讯新闻中许多精彩科学内容的制作。我希望你们有机会和我们一起讨论火星、宇宙深处、恒星和海洋。永春有句话我特别喜欢。只有当我们心中有了星星和大海,我们才能看得更远,走得更远,对自己和世界建立新的认识。

郑永春:玉龙把我说的话说完了。现在这项技术使我们更方便了。我们可以经常在网上见面,也可以让我们实时了解世界的进步。一切进步都是人类的进步。中国人也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可以热切地期待其他国家和国家在火星探测之旅中取得成功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再次祝大家牛年好运,身体健康。

段玉龙:牛年好运,牛年好运,祝你万事如意。今天的直播到此结束。再见。

链接到本文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