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大疆北美团队被裁1/3,核心高管因内斗辞职

文/李水青  

来源:智东西(ID:zhidxcom)

受困美国禁令,大疆美国团队风雨飘摇。

智东西 3 月 8 日消息,今早,路透社报道称,大疆位于美国帕洛阿尔托、伯班克和纽约的办公处 200 多名员工中,去年有约三分之一的人被解雇或辞职。背后真相被大疆二十多名现任和前任员工道出。

在过去十年里,大疆无人机业务在美国所向披靡,打遍天下无敌手。然而,过去短短几周到几个月来,大疆由于受制于美国禁令,内部出现大量裁员和离职动向。

01.

该地区约1/3 员工离职

大疆未就此回应

有四名大疆前员工和现员工称,一些大疆主要的管理人员干到 2020 年底就走了,其中包括两名高级主管。这使得大疆在美国的境况雪上加霜,大疆正在被推下神坛。

据三名前员工和一名现任员工称,去年大疆在该地区的 200 多人团队中,约有三分之一被解雇或辞职,他们分别来自帕洛阿尔托、伯班克和纽约的办公室。

今年 2 月,大疆美国研发部负责人也离职了,还有十名帕洛阿尔托研发中心的 10 名研发人员也被解雇了。

大疆回应,做出裁员这一艰难决定是为了应对帕洛阿尔托“不断变化的需求”,北美地区销售增长强劲。“我们感谢所有员工的贡献,并继续致力服务客户和伙伴合作。”

“尽管竞争对手提供了误导性声明,但我们的企业客户依然对大疆的数据安全性保持认可。尽管有一些流言蜚语,但大疆仍然致力于北美市场服务。”大疆发表公告称。

大疆没有就美国员工离职发表评论,不过,路透社透露大疆曾在去年称,公司的全球结构正在变得“难以管理”。

02.

消息人士称

大疆不会立刻失去美国无人机市场

大疆自 2006 年成立以来就是中国创新的一大象征。类似于华为和字节跳动,大疆也成了美国禁令和反全球化动作中的受波及者。

消息人士和竞争对手说,该公司的品牌影响力、技术专长、制造能力和销售力量意味着,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国和全球非军用无人机市场上,它不会很快失去桂冠。

但据三名前高管和两名竞争对手称,12 月将该公司列入美国商务部的“实体名单”,并关闭其在加州的研发业务,可能就难以满足美国客户需求了。

美国商务部指控大疆启用高科技监控,禁止其购买或使用美国的技术或组件。

03.

大疆核心高管辞职

据称由于内部权力斗争

2020 年 12 月,大疆美国公共安全负责人 Romeo Durscher 辞去了职务,他在大疆美国业务方面发挥核心作用。

Durscher 是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前项目经理,在无人机行业颇有影响力。现在,他转向大疆的竞争对手,在瑞士 Auterion 公司工作。

大疆前美国公共安全负责人 Romeo Durscher
大疆前美国公共安全负责人 Romeo Durscher

他说,之所以离开大疆,是由于裁员以及对美国团队和中国总部之间的内部权力斗争。美国禁令也使中美关系更紧张,赢得政府业务变得更困难。

“离开行业领军者的决定并非易事。” 2014 年加入大疆的 Durscher 说,“但这些内部斗争分散了人们的力量,到 2020 年,情况变得更糟了……很不幸大疆失去了很多人才。”

现在与 Auterion 的 Durscher 一起工作的 Huang 坦言,过去一年的裁员是他决定离开的主要原因。据路透社 8 月报道,大疆全球销售和营销团队遭到裁员后,帕洛阿尔托、伯班克和纽约团队损失惨重。

Huang 于 2018 年加入大疆,在北美为大疆企业业务开疆扩土。他说:“在裁员中我们莫名失去了一些同事,这令人感到很沮丧。”

04.

大疆称禁令不会影响

美国客户购买使用其无人机

美国国防部估计,去年美国非军事无人机市场价值 42 亿美元。市场调研机构 DroneAnalyst 报告显示,大疆占据了北美近 90% 的消费市场和超 70% 工业市场。

大疆前企业业务资深负责人 David Benowitz 说,美国商务部禁令可能影响公司的移动应用程序、Web 服务器以及一些电池和音视频产品。去年夏天,他离开了大疆深圳总部。

大疆在 2020 年 12 月称,该禁令不会影响美国客户购买和使用其产品。

在此之前,美国还对大疆进行了其他打击。去年 10 月,美国内政部宣布,只会从国防部认可的公司购买无人机。去年 8 月,国防部公布了一份名单,列出了五家获准向联邦政府提供无人机的供应商,其中四家是美国的,一家是法国的。

大疆称:“美国政府没有全面禁止购买大疆无人机”。

大疆补充:“国会去年考虑过这个方案,但被否决了,因为……这样的禁令对许多依赖无人机的公司和政府机构来说是一个挑战。”

05.

大疆难被很快替代

竞品自称“产品还很原始”

大疆企业业务资深负责人前 Benowitz 称,尽管联邦政府在大疆创新业务中只占很小一部分,但禁令可能会产生“寒蝉效应”,其他买家也会担心以后的措施会更严格。

他说:“我们现在所处的市场机会太多,需要一家公司来主导。”

但他补充说,尽管政策支持和对中国无人机的安全担忧在去年推动了大疆替代品的增长,但它们相对而言微不足道。大疆的竞争对手包括法国的 Parrot 和总部位于加州的 Skydio。

Parrot 每周公司 CEO Chris Roberts 称,对于美国公司而言,2020 年是意义重大的一年。公司被国防部任命为认可的供应商,并赢得了紧急服务和安全机构的支持。

Skydio 上周宣布了 1.7 亿美元的D轮融资,并表示其估值超过 10 亿美元。

Skydio 的 CEO Adam Bry 告诉路透社:“大疆生产的硬件很好,但我们仍处于市场的初级阶段,与理想产品形态相比,产品还很原始。”

Skydio 的无人机产品
Skydio 的无人机产品

06.

结语:贸易斗争下

“寒蝉效应”波及科技公司

路透社探访大疆多名员工的所得让我们看到在美国禁令下,中国科技公司大疆在美国市场面临的裁员、人才流失的问题和夹缝中求生存的现状。

在大国贸易博弈中,企业命运的不确定性体现在微观层面是自身内部的人才、高管、团队与企业共进退成疑。尽管禁令只是限制官方应用,但在“寒蝉效应”的作用下,受波及科技企业在国外的处境更加艰难。

文章来源:路透社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