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职业选手:有人参加电竞体验营后 哭着说不打游戏了

文/邓睿侃

近年,电子竞技市场火爆,相关行业迅速发展,深受年轻人喜爱。不过,一些社会问题也随之而来,被讨论最多的,就是如何让玩家,尤其是青少年玩家分清职业电竞和娱乐电竞的区别。

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Zz1Tai”(刘志豪)表示,自己亲眼见过电竞体验营中,“哭着求回家”的玩家。

事实证明,光有 1 天练习 16 个小时全年无休的觉悟还不够,你必须做到,才有机会。

3 月 6 日,@央视新闻发布了一则电竞短片,刘志豪等电竞职业人,为大家讲述职业电竞,即国家第 78 个正式体育项目的“不同”。

电竞是公平公正的,人与人对抗的一种机制,而不是一个单纯产品游戏的玩法。”皇族电子竞技俱乐部(RNG)赛训总监阮琛介绍到,“电竞人群,首先天赋是最重要的,还需要有高度的专注和梦想,这和传统体育一样。”

阮琛透露,电竞选手其实非常辛苦,每天要进行 10-12 小时的训练,从中午起床开始,一直到凌晨三四点,基本全年无休。

与此同时,这 10-12 小时并不是以普通玩家放松、娱乐的心态进行,选手需要做到百分之百的专注。

退役选手刘志豪分享了职业选手普遍的训练日程,“训练赛(团赛)穿插教练复盘,到凌晨一点半左右,继续个人练习,直到凌晨三点到五点,睡觉休息,隔天重复。”

“你再爱玩游戏也不可能一天玩 16 个小时,但职业选手这 16 小时必须要保持专注,你的动作都要在比赛水准左右。”

对于年轻人幻想自己可以坚持下来走进职业赛场,刘志豪坦言自己亲眼见证过“求回家”的梦碎场景。

他回忆称,此前参加一个电竞体验营活动时,发现普通玩家玩游戏和职业选手玩游戏,神情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全神贯注,一个是为了给自己放松。

“刚开始可能几百号人吧,然后最后留下十几个,”刘志豪说着说着笑了起来,“当时看到一名玩家在一个没人的角落,就哭得很凶的那种,和教练说‘不行,我不打了,我要回家受不了了’。”

刘志豪

RNG 市场负责人弓于钧说道,“网上很多网友说,这是一个电竞网瘾戒疗所。其实并不是说我游戏打得好,就一定可以成为电竞选手。职业选手的生活也罢、训练强度也罢,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电子竞技不等于游戏。”

电竞,这个时代的新兴产业,正朝着更职业的领域发展。也正因为它的“新”,而需要更多了解和认识。

“那些不太喜欢电子竞技这个行业的,大多数人应该都是不了解他,因为事实上了解电竞的,我觉得是会尊敬的。”刘志豪说道。虽然已经退役,但 2018 年代表中国大陆赛区获得洲际赛冠军的时刻,依旧历历在目。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年底,前英雄联盟职业选手“PDD”(刘谋)和中国乒乓球“初代大魔王”邓亚萍也就此问题进行过探讨。

邓亚萍直言不反感自己的孩子接触电竞,但表示走职业并不是随随便便的,“我说你真要想打好,我可以送你去电竞俱乐部试一试,我直接让人给你打吐了。干成一件事情,任何一件事情都不容易。但如果他真有那股‘要’的劲,那他就出来了。

刘谋认为,在对待这件事上,要做好一个区分,是兴趣爱好还是职业。“如果是兴趣爱好,就不能影响生活的主旋律,要控制。

“作为体育人,我们应该积极地拥抱电竞,它是一个竞技体育,我们应该更多地去普及,去科普,让大众能更容易接受这项运动。”邓亚萍说道。

相关阅读:

“电竞劝退”现身市场:你以为能当职业选手?冷水一盆奉上!

来源: 红星新闻

“在圈子里,我是打游戏最厉害的那个人,我觉得自己能打职业电竞……”你身边是不是有持这种观点的青少年朋友?

在成都一家电竞教育机构里,一年能招收 100 多位学员,其中 90% 都是此类“斗志昂扬”的青少年。他们中,多多少少存在厌学、沉迷游戏等问题。而经过专业培训与各类模拟比赛,大部分人最后都能认清自己与职业选手的差距,回归现实。

这样的培训有一个特殊的称呼,即“电竞劝退”业务,有网友戏称之为“青少年觉得自己水平可以打职业,不想上学,让家长送他们去打比赛当电竞选手劝退业务”。

据了解,目前“电竞劝退”业务市场前景良好,家长们对此呼声越来越高,近几年几乎成了电竞教育机构的主营业务。

少年痴迷游戏被疑自闭

培训后终于和父母说话了

“我的孩子有自闭症。”这是小帅父母这几年遍寻名医的原因,为此,夫妻俩前后花费了五六十万元。他们不理解自己的儿子,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不爱言语,为什么那么厌恶上学,为什么总是呆呆傻傻的,以及为什么只爱游戏。

让 14 岁的北京男孩小帅着迷的,是名叫“守望先锋”的游戏,一款风靡全球的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这个游戏,以未来地球为背景,讲述人类、守望先锋成员和智能机械的恩怨纠葛。每位对战英雄,都有各自标志性的武器和技能。

在中国众多青少年玩家中,守望先锋游戏分数大约达到 4200 分的青少年,就能参加国内青训(青少年专业培训),而小帅热衷于此,在大量时间与精力供给下,他的游戏分数能接近 4000 分。

眼看着孩子言行举止越走越远,夫妻俩再也没有办法。在最后一次尝试中,通过朋友介绍,他们找到了位于成都的翼之梦电竞教育(以下简称“翼之梦”),这是一家提供电子竞技培训的第三方教育机构。经过培训选拔的高素质人才,将有机会成为电竞职业选手。

其实,小帅能不能成为职业选手,夫妻俩并不抱太大希望。在夫妻俩和机构负责人侯旭的前期沟通中,双方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让孩子感受到自身与职业玩家之间的差距,认清现实,及时止步。

培训期间,一整天超强度的训练和模拟比赛,把小帅的时间塞得满满当当。同时,长时间的培训却没让他获得想要的成绩,这潜移默化让小帅慢慢对自己的“水平”产生了疑惑,开始质疑自己到底适不适合打职业。一盆冷水下去,小帅渐渐对自己以及这个行业有了清醒的认识。

↑培训现场。

改变不止如此。一次培训结束,小帅父母有了惊喜的发现。“孩子终于跟我们说话了!”他们这样向侯旭分享道,“孩子说上课的老师玩游戏很厉害,他从中学到了这样那样的诸多知识……”这对为了孩子四处奔波求医的夫妻,此刻一展愁眉,高兴地感谢着侯旭。

而侯旭则反馈,在和孩子接触中,感觉小帅并不像有自闭症或者抑郁症,有时候他还非常健谈。“之所以之前不爱和父母说话,孩子说是和父母有代沟,自己喜欢的东西父母根本不感兴趣。”侯旭认为,如果夫妻俩能了解一下孩子喜欢的东西,或许可以进一步打开他已经虚掩的心扉。

第三方机构:

9 成孩子达不到职业水平

如今,小帅已经回归课堂。而像小帅一样的青少年,还有很多很多。

网上,游戏博主@尤利乌斯·Alter 曾调侃道:“现在电竞教育有个特殊业务,职业战队训练体验服务,也叫青少年觉得自己水平可以打职业,不想上学,让家长送他们去打比赛当电竞选手劝退业务。”而梦之翼 90% 的业务就属于这种劝退业务,按照侯旭的话讲,这是一项“正确引导青少年电竞价值观”的业务。

电竞劝退业务的产生是一个意外。身兼成都电子竞技产业协会秘书长的侯旭向红星新闻记者回忆道,大约 3 年前,翼之梦的想法还比较简单,就是为有需求的年轻人打造一个专业的培训基地,提升普通人的水平,当时并没有意识到市场对电竞“劝退”的需求。

慢慢地他发现,大部分报名的人是 13 到 18 岁的青少年。他们普遍想通过一段时间的培训,达到俱乐部青训标准,从而走上职业选手这条道路。

“但实际上,电竞是很残酷的。你的生理条件反应、意识方面、团队合作能力、人的整体性格配合等,是一个综合素质的考验。”侯旭坦言,很多小孩的心态是——我在我的圈子(学校、小区等)是厉害的,但范围再大一点呢?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很多孩子不是很能明白这一点。

他认为,如果没有天赋而只靠系统化练习,是没有办法达到职业选手水平标准的,至少 90% 以上的孩子都是无法达到这个水平的。

“我们的作用就是让他接受一次社会的敲打,让他知道自己的定位到底是啥,让他正确认识自己确实是没有天赋的。”侯旭说道。

每年仅5% 的学员可进青训

“电竞劝退”市场需求很大

电竞劝退业务的出现,确实转变了青少年对于电竞的认知,让很多青少年认识到自己并不适合做职业选手。另一边,家长也可以通过这个过程,了解自己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可以打职业。

“我们主要做短训,两三个月内给一个类似体检的报告,给一个结论——这个孩子是不是真的适合打职业。时间不长,却能让孩子和家长都能认清现实,所以很多家长愿意来找我们。”侯旭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很多家长的心态是,自己的小孩喜欢电竞,便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有天赋就去,如果没有则希望他正确认识并选择自己正确的道路。

↑培训现场。

侯旭介绍,他们机构成立于 2017 年,每年招收学员 100 多人,其中青少年占 90% 以上,只有5% 的学员有机会进入青训。

在和大部分青少年家长沟通中他得知,这些满腔热情认为自己能够成为职业选手的孩子,多多少少有厌学、孤僻等问题,只是程度有别。经过“劝退”后,90% 的学员能够认清自己,成功率较高。“目前,很多家长都来咨询,可以说这个业务的市场需求量是很大的。”侯旭表示。

那些无法劝退的孩子

值得更多地加以研究和关注

然而,并不是所有学员都能在这种职业战队训练体验中认清自己,而这种学生存在更深层级的问题。

侯旭以曾经的学员小锰为例告诉红星新闻记者,22 岁的大学生小锰从小家境优越,很小便拿到过国外的奖项,不过在十六七岁他遇到了自己人生的第一个瓶颈——不管怎么努力,越来越没有办法回应父母的期待。

为了逃避现实,他开始玩游戏。父母要求严格,他第一次离家出走。当家人花了一整天时间把他找回来,这个孩子发现大家不仅没有骂他,反而好言相劝,不再要求他做这做那。之后,小锰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离家出走。最后一次,小锰消失了整整半年,最后父母在绵阳一家网吧找到了他。

后来,小锰来到翼之梦。培训中,小锰表现良好,最终也成功回到家中,但侯旭认为此次“劝退”并不成功:“这个孩子的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首先,22 岁的他心性已定。当他父母在网吧找到他时,他完全没有反抗,而是冷静地表示想要先整理下行李。在翼之梦的培训中,也感觉到他擅长应对不同的环境和人物,努力表现出对方期望的样子。”侯旭说,小锰很多时候的表现都是刻意为之,那都不是真实的他。

对于这种情况的学生而言,在游戏世界获得了更多的认同感,从而沉迷在虚拟世界中,逐渐逃避现实。然而,学生的这种情况所引发的成绩下滑等现象,让家长认为是玩游戏导致。“逃避现实导致孩子沉迷游戏,而不是沉迷游戏导致他逃避现实。这是很多家长本末倒置的一个误区。”

曾有一位从业者介绍:在他们的学生当中,有的父母离异、遭受学校霸凌、父母家暴等,从而引发逃避情绪的学生占所接收学员的 90%,而这也是“劝退”服务不能取得效果的真实原因。

但是不管么样,电竞都不是他们逃避现实的借口。随着电竞教育的不断完善,电竞教育培训不仅仅关注学生本身技术水平的提高,同时还加上了礼仪课以及交流课等内容,希望能够正确引导学生去面对职业和电竞。(文中部分人名为化名)

↑培训现场。

红星新闻记者戴佳佳受访者供图

编辑彭疆

本文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